我、黄小桃以及王援朝立即来到扶风市局,见到了拘留室的李晋丰,王援朝激动地叫道:“兄弟,告诉你,你是不是还在当卧底?”

我在一旁察言观色,注意到他的眉梢稍微动了一下,看来卧底一事十有*是属实的。!

“不是!”李晋丰嘴否认道。

黄小桃道:“不必隐瞒了,这里都是自己人,我们不会把你的身份泄露出去。”

李晋丰自嘲一笑:“我一个古惑仔,好端端的,干嘛要冒充卧底,我有病啊?”

我用洞幽之瞳观察他的微表情,突然发现地有一些不易察觉的细小碎屑。因为他是重要嫌疑人,双手被反拷在背后,外面也有警员看守,我立即不客气地说道:“把手拿到前面。”

“小哥,你有没有搞错,我的手被拷在铁栏杆呢!”他说道。

我让王援朝代劳,他过去一拽李晋丰的手,发现对方已经把手铐给捅开了,用一根不知从哪里顺来的回形针,地掉的是在开锁过程,不小心刮掉的一层漆。

黄小桃说道:“嗬,你挺厉害的啊!”

李晋丰笑笑,猝不及防地用肩膀撞开王援朝,然后夺路而逃,咣当一声,我们身后的铁门被关了。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的瞬间,我们都惊呆了。外面看守的警察也惊呆了,还没把枪掏出来,被李晋丰一拳打在胸口,坐倒在地半天起不来。

“他要越狱!”黄小桃吼道:“回来,别做傻事。”

“老李,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女儿考虑一下啊!”王援朝大声恳求道。

一提到女儿,李晋丰的身形定了一下。走廊里正有大批警察赶过来,这里是公安局,外面又有特警把守,他如果想强行冲出去,很可能会被乱枪打死。

一名南方的卧底警察,出现在人贩子关押受害者的窝点,刚刚提到女儿时,他的反应明显有点反常。

难道……

我突然间有一个推测,眼下形势危急,我必须阻止他做傻事,便大喊道:“你女儿被拐卖了,对吗?”

“你怎么知道的!”李晋丰错愕的回头望着我。

我瞬间松了口气:“我猜的,你单枪匹马跑到扶风,正好出现在人贩子的窝点,找人的可能性很大!”

“你们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李晋丰自言自语道。

黄小桃连忙道:“老兄,警察都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何况你自己是一名卧底警察。”

李晋丰不烦恼地吼道:“为了调查我女儿的下落,我弄死了一个人贩子,你们难道敢拍胸脯保证,我会没事吗?我现在不能被捕,我必须找到她。”

我们同时一惊,原来有这样的隐情,黄小桃立刻掏出特案组的证件道:“你还真说对了,我们能拍胸脯保证,我们保你没事!眼下是我们和景王爷决战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每一分力量。”

“请相信国警察。”黄小桃说着对李晋丰扬手敬礼。

“景王爷?”李晋丰一愣。

这时一大批警察冲了进来,举起手枪把他团团围定,我大声阻止:“不要开枪。”危机总算是解除了,我们把李晋丰带到一间办公室,王援朝掏出自己随身带的扁酒壶,李晋丰也不客气,拿起来猛灌了几大口。似乎是压抑太久的情绪在酒精的作用下涌了来,他突然眼圈一红说:“

小失踪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这段时间我几乎要疯了,只要能把她找回来,我什么都不在乎!”

黄小桃安慰道:“慢慢说,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他向我们简要说明了他的真实身份,原来当年打掉那个黑社会团伙之后,有一批数额惊人的枪械和毒品下落不明,李晋丰虽然很想回归警队,但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主动请缨去监狱里接近团伙老大

99年他在夜总会因抢劫毒品伤人,实际是故意演出来的,他根本没有染毒瘾,被揍的也是几个手不干净的黑道分子。但这件事他不能对任何人说,即便是他的好兄弟王援朝。

周围人的误解他已经习惯了,从当卧底之日起,他已经作好这种觉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他的卧底生涯真跟《无间道》里的梁朝伟一样,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一直没断过。通过他提供的线索,警方成功端掉了几个沿海制毒售毒窝点,打掉了三四个黑社会团伙,这让他

感到无自豪和欣慰。02年的时候,因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同为卧底的女警杨雪儿,两人惺惺相惜,走到了一起,那是他人生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他觉得在这个充满谎言的世界,总算有一个自己可以卸下伪装的地

方,有一个可以吐露真心的女人。很快两人有了爱情的结晶,便是小,没想到的是,小10岁那年,她的母亲被黑帮发现卧底身份,死在枪下,广东警方秘密为她举行了一场隆重的葬礼,为她披国旗,让她以一名人民警察的身份

离开。她的死对李晋丰的打击是巨大的,相当长一段时间李晋丰都没有从阴影走出来,整日借酒浇愁,也疏于对小的照顾。

随着小长大,进入了叛逆期,父女俩经常处在冷战状态,无法好好沟通。大概半个月前,小留下一封信称认识一个友,去陕西玩个十天半个月回来。

17岁的女孩子独自出门,李晋丰哪里放得下心?但他因为工作无法抽身,只能利用自己掌握的刑侦手段定位到小的手机,好实时监控。

一个星期前,小的定位突然消失,李晋丰怎么也联系不。他不顾一切地跑到扶风,像疯了一样四处寻找,他不知揍了多少小混混,才打听到一丁点线索,小很可能是被拐卖了。

又花了几天时间,他找到了拐卖集团的一名下线,把对方绑起来,在身通电线,逼问他小的下落。那家伙嘴还挺硬,最后终于熬不住说出了一个地址,自己随后也咽气了。

那个地址是这家酒作坊,万没想到的是,赶到那里时已经人去楼空,随后一帮警察冲了进来。李晋丰怕暴露身份说不清,便从地捡起一个头套戴,打算强行冲出去。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他的兄弟王援朝,露了馅,之后又遇了我们。

说完这些,李晋丰把一壶酒全部喝完了,他的眼圈红红的:“因为我身份不便暴露,所以我本不想和警方合作,我现在仍然是这个态度,放我走,我会用自己的手段找到小!”

黄小桃严肃地说道:“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做的事情已经构成违法犯罪。”李晋丰愤愤地吼道:“我知道你们骗我!别跟我讲这些,找到小之后,我会来自首!”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