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摇头道:“不,请相信我们,我以特案组组长的名义向你担保,在找到你女儿之前你仍然是自由之身,之后也可以戴罪立功!前提是你必须听从我们的指挥。!”

李晋丰有些不敢相信:“你们特案组有这么大的权力?”

王援朝把一只手搭在他肩膀,道:“兄弟,请相信我们一次!”李晋丰眼的疑惑这才慢慢消散,我向他要了一张他女儿的照片,让聂警官帮忙查查。此前的行动我们解救了不少失踪妇女、儿童,其有一大半都是外省人,因为人数实在太多,被临时安置在附

近一所职高的宿舍楼。李晋丰说他之前弄死了一个人贩子,这件事由我和黄小桃去处理。我们找到那个地址,是一间临时租来的地下室,打开门一看,屋里有个被烤焦的人坐在椅子,大张着嘴,双眼鼓突,身缠了一圈

又一圈通电的铜丝,我和黄小桃都微微一惊,这家伙手段够狠的啊。

我们把尸体带了回去,路和黄小桃商量了一下,要怎么帮助李晋丰?一种是公事公办,等他女儿找到之后再走正常法律程序,但他是一名资深卧底,如果被捕的话,对广东警方是一个重大损失;还有一种变通的办法,是把他吸纳进特案组,此次斩狼行动,公安部赋

于了我们极为宽泛的权力,在执法过程使用了过激手段也是可以弹性处置的。

回到局里,李晋丰和王援朝坐在一间办公室里闷闷地抽烟,看他们的表情知道,在解救的人员里面没有他女儿。

我安慰道:“大叔,别气馁,这次的行动规模很大,警方已经把各交通要道封锁了,你女儿一定还在此地。”

李晋丰咬牙道:“刚刚老王把景王爷的事情告诉我了,你别瞒我,我女儿会不会落在器官贩子手了?”

我肯定地说道:“不会,尸体里面没有你女儿!”

“你怎么能肯定?”

“因为是我验的尸,每一具我都看过,没有符合你女儿相貌特征的。”我解释道。

李晋丰这才放下心,王援朝拍拍他安慰道:“还有希望!”虽然我们这样说,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连我都有点怀疑能不能找到小?我们这次行动几乎把景王爷的十二个山头全端了,可是却没有遇他那支神秘的暗杀小组,我怀疑他正在积攒力量,准备反

扑。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盘据此地长达三十几年的景王爷如果这么容易覆灭,那才是了怪了。

转眼到了庭审这天,一大早,郑队长便率领最精锐的特警队伍,押送嫌疑人来到扶风市高级人民法院,这一路我们提心吊胆,生怕会发生什么不测的情况。这场审判震惊了全省乃至全国,法院门前拥挤着全国各地赶来的记者,以及自发赶来的群众。他们的一大部分都是被拐妇女儿童的家属,手里举着标语牌表示对公安部门的支持,看见这个恶贯满盈

的拐卖集团得到审判,不少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那场面真的令人热血沸腾,我想起楚嫣临终前的话,拉着黄小桃的手含泪道:“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这个世界确实变的更美好了。”

黄小桃道:“这一切都是你的努力!”

我摇头:“不,是我们所有人的。”

庭审很漫长,但也很顺利,警方花费许多时间精力收集到的证据足以给这帮罪犯定罪,那些人贩子一个个双手沾满鲜血。

审判长给予他们的判决几乎都是情节极其恶劣,手段极其残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每当听到一个判决,大家便集体站起来鼓掌喝彩,虽然这场审判从早晨一直持续到深夜,但是气氛一直没有冷却过。

当晚十一点,最后一名人贩子被宣判死刑,早已疲惫不堪的众人站起来拼命喝彩,审判长敲着法锤说道:“肃静!肃静!我宣布,今天的庭审到此结束,请各位……”

“啪啪啪!”

一阵干巴巴的鼓掌声从后方传来,伴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干得漂亮!”众人一起回头,只见一个老态龙钟的驼背老人,他穿着一身金黄色衣装,戴着瓜皮小帽,背后拖着一条花白的大辫子,手里杵着一根雕成龙头的核桃木拐杖,慢慢从台阶走下来。他虽然老迈不堪,

可是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却透着一种凶狠、阴鸷的表情,一双混浊的双眼放出精光。

在他身后跟着十来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男男女女,从他们走路的架势看,似乎一个个都武功高强。

我感到脊背一阵恶寒,好像动物感应到天敌的到来,一种身体的恐惧慑住了我的心脏,我无确定,眼前这个老人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景王爷!

此前我设想过无数可能性,他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如此猖狂的,在庭审当日公然露面。

审判长敲了一下法锤,呵斥道:“什么人,这里是法庭,你们……”说到这里,审判长突然捂着脖子说不出话,全身抽搐,拼命地吐着舌头,从嘴角漫出一股殷红的鲜血。

两旁的审判员吓得不知所措,有一个人拿起了审判长喝水的杯子嗅了嗅,叫道:“有人往里面下了药!”

记者们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吓呆了,这才想起来拍照,但是他们刚刚举起相机,听见砰砰砰的碎裂声,只见老人的保镖双手飞快地甩出什么东西,精准地打碎了记者的相机镜头。

黄小桃打开对讲机,道:“郑队长,你为什么放这些人进来?郑队长,请回答!”

过了好几秒对讲机里才传来一个声音:“我是郑队长的手下,走廊里面都是怪的烟,守卫的兄弟全部招了……”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你是景王爷?”李晋丰跳到过道,双目圆瞪:“把我女儿小还给我。”

景王爷毫不理睬,嘴角浮现出一抹轻蔑至极的冷笑。

“妈的,老子在问你话呢!”李晋丰怒吼着,冲过去一拳揍向景王爷。在他的拳头碰到景王爷之前,一侧的保镖突然冲出来,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卸开了李晋丰的劲力,然后一拳打在他的胸口。李晋丰踉跄地后退两步,他满脸义愤,准备再往冲,被王援朝及时阻拦

住了。

景王爷笑着看向我们:“黄警官,正当防卫不犯法吧?”

黄小桃站起来,咬牙切齿地骂道:“你们也太猖狂了,法庭也是你们敢闯的?”

“黄警官,你用词不当吧?老夫和你们一样,是来旁听的,这场斩狼行动真是好,好得很,大快人心!”说着,景王爷又鼓起掌来。

我知道他既然敢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手肯定有筹码,我站起来道:“收起你这套无聊又恶心的表演吧,你到底想干嘛。”

景王爷双手抱拳,拱了几下,道:“你是宋阳,果然少年才俊,久仰久仰。”

我冷冷地道:“少来了,有话直说吧!”“快人快语,我喜欢!”景王爷阴森一笑:“我想和你们玩一场游戏。”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