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一幕,我的心猛的抽动了一下,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宋星辰一刀将罩在手的血滴子砍断,身法像鬼影一样突进,出其不意地结果掉一名杀手。但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漫天血滴子从四面八方飞过来,笼罩住他。

与此同时,一个血滴子朝我的脑袋罩来,我想这一次恐怕在劫难逃了。

“都住手!”

一个声音突然喝道,我朝那个方向一看,只见刀神一手死死掐着李国泰的脖子,另一只手握着短刀顶着他的下巴,谁也没察觉到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停下来!”这一次是李国泰喊的,漫天飞的血滴子立即被收回。我赶紧跑到宋星辰身边,他半跪在地,那个血滴子内侧的刃深深地扎进了他的手腕,血流了一地。

这东西越扯收得越紧,我毫无办法,宋星辰咬着牙往自己的肩膀点了一下,似乎是封住了那里的穴道,血立即减少了许多。

此刻,这帮杀手的注意力全部在李国泰和刀神身,刀神力气很大,像擒一只小鸡一样拖着李国泰,慢慢后退,杀手们呈半圆型朝自己的主子聚拢过去。

李国泰冷笑一声:“你敢杀我,我的手下立即会把你们全部灭掉,一个人也休想活着离开!你这个江北残刀的叛徒,算你手段通天,也不可能同时对抗血滴子的精锐队伍。”

“诚然如你所言!”刀神说道:“所以必须由你命令他们撤退。”

“休想!”

刀神突然把匕首往腰里一插,左手捏开李国泰的嘴,右手飞快地把一样东西拍进他的口腔。李国泰挣扎着不肯咽下,刀神拿膝盖一顶他的脊梁,李国泰‘啊’的惨叫一声,那东西便咽了下去。

他脸色煞白地说道:“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蚀骨断筋丸,它不会要你的命,但是会在一个时辰内让你的骨骼软化,变成废人,你的主子景王爷会养一个废人吗?”刀神狞笑道。

“解药……给我解药!”李国泰恐慌地说道。

刀神从后面一脚把李国泰踢开,见主子被释放,杀手们个个剑拔弩张,等李国泰一声令下。

刀神从容不迫地说道:“带你的人跟我离开这里,我会给你解药。”

李国泰冷笑一声:“我有更好的方案,抓住他,严刑折磨,我不信撬不开他的嘴!”

刀神冷哼一声,似乎早已料到,他掀开面具的下部,快速地往嘴里扔了一个药丸,李国泰不解地问道:“你吃了什么?”

“慢型毒药,发作时间也是一个时辰,如果你自信能在一个时辰内撬开我的嘴,请便吧!”

“你……你简直是一个疯子!”李国泰震惊地说道。

刀神一声大笑,转身朝外面走,杀手们望着他的背影,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李国泰咬咬牙作了一个跟的手势,并对我说道:“宋阳,算你命大,下次再遇见你定取你首级!我们走。”

一帮人离开了,这一切都是在一片黑暗演的,黄小桃他们只闻其声,未见其人,听见脚步声离开,黄小桃焦急地问道:“宋阳,你在吗?”

“等我一下,我去打开电闸!”我说道。

“不必,大家把手机的闪光灯全部打开。”黄小桃命令道。一大片光线亮起,勉强提供了照明,当看见宋星辰的伤势时,黄小桃和孙冰心都吃惊不小。刚刚我一直在检查血滴子,发现顶部有一个机括,我不敢轻易尝试,毕竟宋星辰的手在里面,万一刀刃收缩

可怎么办。

宋星辰说道:“不要紧,按下去。”

我深吸一口气,掰动机括,只听见喀嚓喀嚓的声音,血滴子的口自动打开,刀刃从宋星辰的小臂里抽出来,他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我这里有一些消过毒的纱布!”孙冰心拿出一个塑料袋。

“赶紧包扎一下!”说着我把外套脱下来,用牙齿撕下一些细细的布条。

宋星辰自幼习武,危险意识常人敏锐不少。在血滴子罩下来的瞬间,他一伸手挡住了,而且让刀刃避开了手腕,否则这种三百六十度的划伤,恐怕左手不保。

我和孙冰心处理完毕,宋星辰低声道谢,黄小桃说道:“刀神把他们引开了,他会不会有危险,需要不要增援?……虽然这家伙也算不好人,所以我才不想欠他人情呢。”

宋星辰道:“不必,论心机、论身手、论经验,前辈都远在李国泰之,不会这么容易被--干掉的。”

孙冰心问道:“哎,大哥哥,你为什么要管他叫前辈呢?”

我打断她道:“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已经耽误了太久,我们赶紧去营救那个女孩!”

我们火速离开厂房,驾车赶往华鼎大厦三期,黄小桃拨通王援朝的电话问道:“老王,人救下来了吗?”

“正在!”

“什么叫正在……”

那边传来一阵打斗声,突然电话不响了,黄小桃一脚油门,其它警车跟在后面。我们这一路连闯了好几个红灯,终于,那栋未完工的大厦出现在我们所有人面前。

“快快快!有情况!”黄小桃大声招呼。

警察们跟着我们往里面冲,只见楼梯、地倒着许多人,我们正惊讶之时,一个人惨叫着从面摔下来,掉在台阶喀嚓一声摔断脖子。

黄小桃朝空处开了几枪,宣告警方的到来,然后率领着众人爬楼梯。

我们来到三楼,只见一片开阔的空地,王援朝、李晋丰背靠着背,正和一帮小混混恶斗,两人的拳脚都很硬,地到处是被揍趴的小混混。

黄小桃喝道:“不许动,警察!”

小混混一听是警察,吓得抱着脑袋蹲在地,动都不敢动,李晋丰火急火燎地说道:“楼楼下都跑遍了,没见到我女儿,你们快帮忙一起找找。”

黄小桃大手一挥:“赶紧找找,时间不多了。”

眼下只剩下四十五分钟了,女孩被注射了慢型毒药,算解毒的时间,我们几乎不剩几分钟了。我拉住孙冰心,叫她赶紧叫一辆救护车过来,说明一下情况,让医护人员带多种解毒的药物。警员们四下寻找,我记得那段录音里,关押李晋丰女儿的地方有不少鸽子,我记得鸽子喜欢较为清洁的环境,很少会在布满尘土的未峻工的大楼周围活动,而且它们飞行路线都是固定的,没有特别重

大的原因一般不会变更。我站在楼边环顾四周,周围的高楼实在太多了,这让我感到一阵心焦。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