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今天发生的情况,黄小桃觉得回酒店可能不安全。!晚我们是在局里过的夜,大家睡在床、沙发,甚至还要睡在空的拘留室里的,警员们办案的时候经常凑和,所以也不介意。

次日一早我爬起来的时候,全身都不自在,活动了两下,黄小桃叫了豆浆油条的早餐,大家一边吃一边开一个案情讨论会,把手头的情报汇汇总。

出乎意料的是,平时从来不迟到的聂警官今天竟然缺席了,没来的包括他手下的一大批人,我猜会不会是因为他们昨天办案太晚。

八点钟,突然一大批警员走进会议室,我注意到他们的神情都不太好,似乎有什么坏消息,这帮老警员竟然不顾秩序,七嘴八舌地开口说话——

“黄警官,帮帮我们!”

“我们的家人出事了。”

“求你一定要找到他们。”

在场诸人都愣了一下,黄小桃拍了几下桌子,大声叫道:“别乱,一个一个说!”

众人面面相觑,打算派个代表来发言,这时从后面传来一个声音:“还是我来说吧!”

人群立即分成两半,只见聂允忠警官走了出来,几天睡眠不足加奔波劳苦,他的模样也跟所有人一样憔悴疲惫,两眼布满血丝,下巴多日未刮的胡茬子。

他告诉我们,昨天他们和我们一样,是在局里过的夜。今天早有一名有家室的警员抽空回去送孩子学,却发现家里被人破了门,孩子不见了。

他回来报告之后,聂警官意识到哪里不对劲,叫本地的警察全部回家看看,结果令人震惊,二十多个警员里面,有十三人全家失踪。

这消息让他们一下子炸了营,一时间不知所措,所以才来向我们求助!

听完之后,我感到一阵恐惧,我们对付的是人贩子集团,拐卖是他们最拿手的事情,而且他们毫无底限,做出这种事并不意外,不,应该说是我的错,我忽视了这一点。众人议论纷纷,尤其是有家有室的警员们,一下子士气全无,黄小桃作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环顾大家说道:“家在本地的警员,我限你们两小时之后回家确认,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必须回来报告,这无

疑又是景王爷的卑鄙手段,所以我们现在更加不能自乱阵脚!”

我补充了一句:“大家放心,你们的家人一定还活着,我们特案组在此保证,接下来暂时一切工作,全力营救你们的家属!”

说到这里,黄小桃递给我一个坚定的眼神。

警员们立即各自回家去了,我们在这里焦急地等待着。半小时后,便有家较近的警员已经赶回来了,哭丧着脸说道:“黄警官……宋顾问……我家人被绑架了!”

每听到一个这样的信息,我们的心便沉重一分,但是我仍然确信他们还活着,因为景王爷如果杀害了这帮警员的家人,等于断了大家的后路,我们会和他拼个鱼死破、同归于尽。

景王爷老奸巨猾,我推测他以警员家属为砝码,和我们谈判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把这个告诉黄小桃,黄小桃默默点了点头。

这时孙冰心拿着一份化验报告过来,见大家一脸愁闷地坐在会议室里,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立即把她拽过来,小声说明,孙冰心吓一大跳,随即道:“那我这个化验结果你还要吗?”

“念一下吧!”我说道。

“现场发现的血迹竟然是一名嫌犯的……哦不,他现在已经是监狱里的囚犯了。”

我一阵讶异,这也稀了,犯人的血怎么会跑到现场,显然是有意为之,我问道:“血氧蛋白浓度怎么样?”

“正常水平,是新鲜血液。”孙冰心答道。

难道钟表匠想告诉我们,有一名犯人已经不在监狱了,这个手法真是隐晦又大胆,我立即给监狱打电话,叫他们清点一下新进来的囚犯,我说我不挂电话等他们回音。

焦急地等了大概十五分钟,狱警着急地叫道:“宋顾问,出事了,其它囚犯都在,唯独那个囚犯和另外一个不在。”

“哪一个?”

狱警告诉我名字,这两个是组织里普通的层干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不过,他俩有一个共同点,都没有任何家人。”狱警说道。

这句话好像提醒了我,我迅速对黄小桃道:“不行,出了点情况,我们得去趟监狱。”

黄小桃道:“囚犯的事情放一放吧,你刚刚答应大家,要不惜一切救他们的家人。”

我点了点头:“我会遵守承诺的,而且我隐隐感觉到,这两件事是有联系的,极有可能是第三场考验。”

黄小桃说道:“我不去了,我在这里守着,你和孙大小姐快去快回。”

但有一个问题,我和孙冰心都不会开车,而且公安队伍里有个《警车使用规定》,我俩都不算真正的警察,不能单独把警车开走。

眼下大家家里都出了这档子事,我去哪找个司机?正发愁的时候,王援朝和李晋丰从外面进来,李晋丰毕恭毕敬地敬了个礼:“黄队长、宋顾问,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想加入特案组。”

李晋丰虽然一脸疲惫,可是精神格外高涨,我关切的问道:“你女儿好转些了吗?”

“经过一宿的抢救,总算脱离危险了,总算是平安无事了。”这个四十多岁的大叔笑得像孩子一样灿烂:“你们几位对我有大恩,我什么可报答的,从今往后听凭你们差遣。”

我说道:“不必把话说这么重,大家联手摧毁景王爷集团,我们便是战友!”

李晋丰点头:“你说的没错,我希望再也不要有这样的悲剧发生在其它父亲身。”

他俩来得正好,我让王援朝留下来,李晋丰和我一起去趟监狱,当然还有宋星辰。一小时后,我们来到位于南郊的扶风市监狱,手有特案组的证件,进出这样的地方如同开了绿灯。我们找到管理那批囚犯的狱警,他汇报了一下情况,和刚刚那名狱警说得大同小异,两名囚犯像

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因为这帮人过去是团伙,所以进来的时候为防止他们拉帮结派,全部像洗牌一样打乱了。与这两名失踪囚犯在同一间牢房的囚犯反映,他们前天晚睡觉的时候还见到两人,一觉醒来不见了,因为

事情太蹊跷了,怕怀疑到自己头,所以当时没敢汇报。

一名囚犯提供了一个细节,昨天早起床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头晕乎乎的,好像喝醉了一样。

这话提醒了我,这又是江北残刀惯用的手法,景王爷果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本地仍然拥有根深蒂固的黑恶势力,从监狱里捞人如同探囊取物般轻松。留在现场的血迹仿佛是在向我们炫耀,这世根本没有什么能够拦住他们魔爪的地方!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