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椅子拿起那部随身听,按下了播放键,伴随着一阵刺啦刺啦的杂音,里面传来钟表匠沙哑的嗓音:“宋阳,人命是否是等价,我把最终的答卷放在你面前,来证明给我看你有多正义吧!临街的这面墙

贴的全部是警察家属的照片,另一面墙,则是囚犯家属们的照片,找到他们的线索在照片背面,但你只能选择一边!我郑重地提醒你,这次别想两边同时救,否则你一个人也休想救出来。品書網()”

“王八蛋,简直无耻至极!”李晋丰怒骂道。

其实在我走进这屋子之前,我大概猜到了。之前审问嫌犯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守口如瓶,我猜测景王爷捏着他们的软肋,毫无疑问,这软肋正是他们的家人。

现在他们又拿这软肋来威胁我们,囚犯的家属和警察的家属,都是无辜的人命,都是同样重要的,选择任何一方等于杀死另一方。

我深吸一口气,问大家有什么意见,宋星辰说道:“既然是两难选择,那么两害相衡取其轻,救自己人!”李晋丰道:“当时那个选择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想的是,哪怕是拿一百个人和我女儿交换,我也要救我女儿,我什么都不在乎。失去家人是非常痛苦的,我希望这帮警察兄弟不要像我一样,品尝到这

种痛苦。”

孙冰心犹豫道:“呃,我说不好,要不等小桃姐姐来再做决定吧!”

我深吸一口气:“走的时候我答应过大家,会不惜一切代价救大家的家属,这代价也包括我自己的良心!”

说着,我走向左手边的墙,朝一张照片伸出手,我不确定撕下它之后会发生什么,可以肯定的是,会有人因我的选择而死。

但我只能这么做,难道叫我回去之后,大言不惭地告诉大家,为了救那帮囚犯的家属,所以我牺牲了你们的家属,请你们打起精神,不要把个人的得失放在心。

我做不到!

钟表匠,你想逼我当混蛋,那么我当这个混蛋,一切由我来承担。

话说回来,我内心深处有一个侥幸的想法,我认为钟表匠不会杀害囚犯家属,这样等于置他们自己于死地。

那帮囚犯仍然在隐匿景王爷的情报,正是因为他们有软肋被景王爷紧握在手里。试想囚犯知道景王爷过河拆桥,肯定会将自己知道的一切情报统统抖出来,从这一点判断,我认为钟表匠是在耍花枪。

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钟表匠知道我有很大可能作出这个选择,两面墙贴的照片对我来说全部是陌生人,会不会他把双方的照片对调了?

想到这里我迅速打开视频通讯,把情况飞快地告诉黄小桃,让那边的警员指认一下照片的人。

我把手机摄相头对准墙面,警察们挨个辨认,结果这张墙没有一个是他们的家属;我又走到另一扇墙,立即有警察叫出来:“没错,那是我女儿。”

“这是我的妻子!”

“照片的是我的父母!”

我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果然差点招,我对着摄相头说道:“大家放心,我会救你们的家属,说到做到。”我收起手机,撕下一张照片,背面有一个用油墨画的图案,不知道是什么。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高温,孙冰心吓得叫了一声,我回头一看,另一面墙熊熊燃烧起来,那些照片纷纷扭曲变形,在烈焰迅

速化作乌有。

孙冰心呆呆地说道:“这些人要死了吧?”

“不。”我肯定地说道:“这是一颗诡雷,他绝不会杀囚犯家属!来,帮我把照片全部撕下来,注意别弄坏了。”

我们四人把墙的照片一一揭下来,后面的图案各不相同,而且画得很模糊,我瞧不出个所以然,孙冰心问道:“会不会是张拼图呢?”

我恍然大悟:“有道理!那我们赶紧带回去拼。”

我们驱车回到局里,大家都在翘首以盼,我来到会议室,把照片扔在桌,让大家帮忙拼。

一听说这和他们失踪的家人有关,原本沮丧的警察们顿时打起十二万分的干劲,与此同时,我把刚刚带回来的随身听和磁带给了孙冰心,让她化验一下有没有别的线索。

照片多达三百多张,背面的图案有不少雷同的,拼起来格外费劲,众人一张讨论一边绞尽脑汁,失败数次之后才得出一个答案,那可能是个建筑。

我说道:“假如是建筑的话,一定是一个非常有特征的建筑,而且能够容纳许多人,且较隐蔽。”

大家一听,又推倒重来,在场不少老警官都是扶风通,在我的建议和他们的经验下,效率终于快了起来。

趁此机会,我把聂警官叫到外面,交代了一些事情,黄小桃走过来道:“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不能让我知道吗?”

我笑笑:“没什么,我问聂警官老家是哪的。”

黄小桃将信将疑地看我一眼,看了下手表:“糟糕,都午了,我叫点外卖来吃,吃饱了好干活。”

屋里突然传来一阵欢呼:“拼出来了!”

我们走进去一看,三百多张照片拼成了一个巨大的椭圆型图案,准确来说是一个体育馆的俯瞰图,这一次没有一张拼图是多余和缺失的,毫无疑问,是这个图案。

“这地方远吗?”黄小桃问道。

一名警员回答:“劳动体育馆,离这里五公里左右。”

另一名警员接茬:“这家体育馆有些年头了,一年也租不出去几次,这个季节一没有大型运动会二没有演唱会,一直闲置着,完全符合宋顾问所说的条件。”

黄小桃道:“事不宜迟,赶紧走!”我说道:“等一下!别的我不敢肯定,但体育馆里会有埋伏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我们一大帮人开着警车,浩浩荡荡地赶过去,岂不是通知对方我们来了,咱们还没吃够‘老实’的亏吗?依我的建议,大

家全部换便装,分批次离开,打的、骑自行车、坐公交车,用各种低调的方式赶往那里,来一次突击。”众人个个信服,夸我的建议很好,我笑道:“各位小心!注意保持联络。”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