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后,黄小桃骑着一辆共享单车朝劳动体育馆赶去,我们路顺便解决了午饭,顺路买的快餐。手机端

抵达体育馆附近,看到一些便衣警员已经位,黄小桃打开无线电,在公共频道说道:“黄桃小组已经位,黄桃小组已经位。”

为了方便行动,黄小桃临时将大家分成十个小组,并起了临时代号,现在已经有六个小组位。黄小桃停了车,我们在车里呆着,车里很安静,但是我知道每个人的心都紧绷着。对手选了一个好地方,体育馆整个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型建筑,从外面完全看不进内部的情况,且只有两个入口,一

前一后,不管从哪里进入都很容易被发现。

所以宋星辰说先进去侦查一下,被我回绝了,最保险的手段是一起冲进去,届时算被发现也无所谓了。

黄小桃突然叫道:“什么?聂警官说有事来不了了。”

我说道:“那这样行动吧!”

黄小桃无奈地点头,在无线电里吩咐一声,大家开始朝体育馆接近,我们选择从后门进入。大家绕到后面,只见四周是一片玻璃幕墙,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这里是运动员训练休息的地方,正门紧锁。

我驾轻熟地把门锁撬开,大家整齐有序地冲进去,用手势相互交流,进入之后迅速确认各区域。偌大体育馆竟然没有人,按理说总该有保安,后来我们在一间监控室里发现了两名倒在血泊的保安,尸体已经冷却多时,监控室的闭路电视仍在运作。控制台插了一台开着的笔记本电脑,我解

除了电脑的锁屏,和老幺接通手机视频对准它,老幺研究片刻说道:“这是一个远端遥控程序,闭路电视的画面被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了。”

如此说来,我们进来时已经被对方看见了,我问老幺怎么解除,他答道:“多简单的问题!把传输线拔了是。”

我问道:“你没有更高智商的手段?如说定位到对方的位置。”

老幺叫道:“我靠,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依赖我了,得得,我给你露一手,你用那台电脑登录一个址,120.xxx.xx.xxx……”我照做之后,跳出来一个啥也没有的空白址,又迅速消失,原来这是老幺设置的一个木马站,面的木马是他独立编写的。只需要用任何一台电脑登录这个站,木马程序会自动下载到该主机

,主机变成了任由他摆布的‘傀儡’,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行物理渗透。

即便我对软件编程什么的一窍不通,也知道这是一个极聪明的招术,真亏老幺能想出来。

黄小桃道:“你该不会渗透过公安局的电脑吧?”

老幺在视频那边一边忙活一边矢口否认:“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干这种没下限的事情。”对此我是表示万分怀疑的,但现在可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五分钟后,老幺开口道:“让各位欣赏一个较炫酷的技术。”我们面前的笔记本电脑突然跳出一个远程窗口,面出现一幅类似地图的东西,原来老幺把局域ip落地和谷歌地图叠加在一起,竟然能精准地定位到对方的物理位置,监视我们的人在体育馆东

南角。

黄小桃一挥手,道:“记你一个大功,咱们走!”

我们一行人朝那里走去,穿过空荡荡的运动场,我们发现四周躺着三具保安的尸体,每个警察都握紧手枪,严阵以待。

“爸爸!救命!”

一个尖细的声音从方传来,众人抬头一看,只见观众席方的横梁,用绳子吊着一个女孩。一名警察当即失控,大喊:“媛媛,别乱动,爸爸这来救你。”

这时绳子突然松了,女孩的尖叫声响彻场馆,宋星辰像豹子一样冲了过去,但是距离实在太远了,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绳子滑到一半,顿在那里,女孩被巨大的惯性坠了一下,疼得呜呜大哭起来。

她的父亲几乎要疯狂了,我们每个人也咬紧牙关,简直太卑鄙了。

“下午好,各位!”

一个戴着高礼帽的男人从观众席的阴影里走出来,他的右手和左腿都是机械义肢,他穿着一件古怪的西装,面装饰着许多小零件和齿轮,这些装饰是‘活’的,还会不停转动。

我知道一个词叫蒸汽朋克,这男人的装束便是这种风格,如此鲜明的个人风格,毫无疑问,此人是一直和我捉迷藏的钟表匠。

几十把枪齐唰唰地指向他,钟表匠抬起右手,手里握着一个遥控器。他轻轻一按,女孩被提了去,原来控制绳子的是一个机械滑轮。

我不动声色地把手放进口袋里,握住一个东西。“各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的手指轻轻一按,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会变成一朵玫瑰花。”钟表匠摘下帽子,向我们行了一个礼:“原本我应该躲在幕后的,但是出于我个人对宋先生的尊重,我决定

亲自露面!”

“你究竟想干什么?”黄小桃咬牙切齿地说道。钟表匠又戴帽子,摇晃着手指:“no,no,no!黄小姐,不要着急,容我把话说完。我为景王爷效命,也深深认同他老人家的观点,景王爷对人命有独特的见解,他认为每一条人命都应该得到合理利用,才能发挥它的最大价值。人类社会的进步,是靠无数人的牺牲换来的,伟大的万里长城,雄壮的埃及金字塔等等人类观,都是无数人用血汗搭建出来的;推动科技发展的二次世界大战,也消耗了大量人命,从某种层面来说,明正是用人命缔造出来的。你们认为我们只是利欲熏心的人贩子,不,我们是在将人命的价值最大化,试想一颗健康的心脏在乞丐身毫无价值,可是把它移植到一位商

人身,却可以拯救无数失业者,造福社会。”“无论你们承认与否,人类的恶才是推动时代发展的真正源泉!没有人可以真正消灭人类的恶,一味约束它是目光短浅,不如建立某种制度,使其合理有效地发挥作用,从这个层面说,景王爷远你

们对社会的贡献更大。”

黄小桃冷笑一声:“真是高见!你一定会喜欢监狱的,那里到处是你喜欢的恶,让那些恶人好好教教你做人的道理吧。”钟表匠无动于衷地笑道:“闲话说到这里,我为大家准备了一场精彩的游戏,希望你们喜欢,此告辞!”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