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表匠用手指碰碰帽檐,转身离开,我对黄小桃说道:“抓住他!”

“可是……”黄小桃一阵犹豫。

我掏出一部无线讯号屏蔽仪,这是我托老幺替我准备的,我料想到今天可能会派用场。

黄小桃一挥手,大家便冲了过去,钟表匠正慢悠悠地离场,看见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连忙举起手的遥控器,厉喝道:“你们想让她死吗?”

“随便!”黄小桃道。

钟表匠按下按钮,却失效了,他吓得脸色煞白,转身逃。

他的机械义肢走路倒还可以,跑步不那么灵便了,没跑多远便摔倒在地,一名警察愤怒地骑到他身,举起拳头要揍他,我认出来正是那女孩的父亲。

“不要伤他!”黄小桃喝道。

女孩的父亲咬咬牙,最终还是默守了一名警察的本分,慢慢把拳头放下,掏出手铐从后面铐住了他的双手。

“你们……太粗野了!”钟表匠气急败坏地说道。

我前说道:“你错了,钟表匠,推动人类社会的才不是恶,恶让人类走了许多弯路,但最终还是善战胜了恶,才有明的发展。人类正是不断打败自己的兽性,才会渐渐走向明,才成其为人!”

“孰对孰错,用胜负来争辩吧。”钟表匠一阵狞笑,喀嚓一声,他右手的义肢突然断开了。

我意识到不妙,下意识地使用了一次冥王之瞳,可是眼球却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然后一股*辣的液体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我的视线旋即一片鲜红,只见钟表匠的义肢分为两截,他像壁虎自断尾巴一样扔掉了‘手’,从小臂里喷出一股呛人的烟雾,周围的警察立即咳嗽起来,捂着眼睛不停流泪。

“宋阳,下次见面,我们再好好切磋一番。”钟表匠大笑着,他的身影快速消失在烟雾。

“开枪!”黄小桃大喊一声,不少警察朝那个方向开枪,可是烟雾太浓重,谁也不知道打没有。

浓烟突然飞来一些飞盘状的东西,队伍后面的一名警察被那东西罩住脑袋,然后那东西猛的一收,那名警察的头颅便消失了,从腔子里喷出泉水一样的鲜血。

“小心后面!”我大喊。众人立即回身,朝那里不断开枪,一群黑衣人像鬼影一样在浓雾移动,不断抛出血滴子,其一只再次罩住了一名警员的脑袋。只见一个影子快速冲过去,一刀把链条斩断了,险施救的人正是宋

星辰。

宋星辰相继救下三名警察,虽然他们的脑袋仍罩着这件怪异的兵器,可却保住了性命。

激烈的战斗仍在继续,突然一队戴着防毒面具的重装特警从另一侧的观众席齐唰唰跳下来,手里端着95式突击步枪和88式狙击步枪,仿若天降神兵一般列成两排,在杀手的后方进行狙击。正所谓神仙难躲一溜烟,这帮人虽然武艺高强,却也没料想到会从后面杀来援军,瞬间被包了饺子。特警们默契地把枪口压低,以防伤到对面的同伴,只见那帮杀手纷纷被射双腿倒地,然后被乱枪

打死,大快人心,慌乱不少杀手举起血滴子当护心镜使,可是这东西根本防不了弹。

顷刻间,血滴子暗杀小组被英勇的特警全部击毙,连黄小桃都没闹清楚援军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她惊喜地朝我看来,突然发现我脸满是血泪,惊叫一声道:“宋阳,你怎么回事,你的眼睛流血了?”

我用手擦拭了一下道:“没事,不影响视力。”

我的眼球隐隐作痛,心里一阵后怕,差点双目失明。

“宋阳哥哥!”孙冰心的尖叫声突然从侧面传来,正沉浸在胜利喜悦的众人急忙转身,只见李国泰一手掐着孙冰心的脖子,一手握着刀。

“都别过来!”李国泰恶狠狠地说道,他的脸挂了彩,一副斗兽犹斗的狠相。

“别执迷不误了,你以为你还有活路吗?”黄小桃冷冷威胁道。

“谁过来,我割了她的喉咙。”说着,李国泰往后退去。

两侧观众席埋伏着狙击手,李国泰很狡猾地左右移动脑袋,实际这种情况,狙击手是不可能开枪的。

“宋阳哥哥,小桃姐姐,对不起。”孙冰心满脸泪痕地说道。

“别害怕,我们一定会救你的!”我说道。

李国泰劫持人质是为了逃跑,而不是为了拉一个垫背,所以我觉得仍在周旋的余地,可以试着谈判一下。

“李国泰……”

我刚喊了他一声,他便暴吼道:“所有人把枪放下,踢到我面前,还有那个宋星辰,把刀放下。”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视线,这时李国泰身后出现一个穿着黑斗篷的面具男,竟然是刀神,他大步流星地穿过体育馆,可是脚步却像猫一样没有一丁点声响。

我知道他下手狠,真担心他会采取过激的举动,可是这个节骨眼,我如果说作一个表情或者动作,被李国泰察觉到背后有人,那孙冰心性命不保了。

刀神的出现被所有人看在眼里,不少特警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唯独李国泰不知道,至少他现在不知道。

我得想法子转移他的注意力,便说道:“李国泰,你需要车吗?”

“你想说什么?”

“我们所有人后退,为你准备一辆加满油的车,这个条件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要一架直升机,人质我带!”

“那不行。”我故意皱眉道,这时刀神距离李国泰只有十步之遥了:“万一你了直升机,把人质推下来怎么办?”

“选择权在我手,你们……”

李国泰话没说完,刀神突然一个箭步从后面接近,这时李国泰才察觉到被人偷袭了,他没来及作出任何反应,刀神便手起刀落,那柄透明的短刀如同劈开空气一样掠过他的脖子。

李国泰定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可是脖子一点伤也没有,一瞬间我甚至以为没砍。

但我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刀神出手,必死无疑!刀神从雕像一样的李国泰手里拽过孙冰心,好像没事人一样拉着她往前走了几步,这时身后的李国泰才朝一侧摔倒,摔落在地的震动将他的脑袋从脖子震落了下来。切口平滑如镜,鲜血像开闸泄

洪一样汩汩涌出,瞬间浸染了大片草地。人群愣怔了片刻,下一秒,众人为这神乎其技的刀法大声叫好……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