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栋建筑我们想象的要大,格格领着我们穿过一条走廊,来到一个地方。!当看清前方的场景时,众人的错愕实非语言能够形容,那竟然是一个室内的小森林,山石、溪流、树木全部营造得惟妙惟肖。我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它被一块巨大的钢化玻璃隔开了,面

只有一扇紧锁的小门。

格格冲一名保镖递个眼色,保镖走进侧面一个小房间,一会端来一个衬着红缎布的托盘,面放着八个手环。

格格说道:“请各位带!”

黄小桃询问:“这是什么?”

“仅仅是来监控各位,防止各位乱来的装置而已。”格格礼貌一笑。

手环面有镏金的数字,从01到08,我们一人挑了一个,戴之前我想到一件事,便问:“这是我们的序号吗?是不是代表着我们要面对的挑战?”“宋大神探多虑了!”格格笑着解释:“我简单说明一下今晚的规则,你们将会面临八场挑战,由你们每个人分别完成,每人只有一次机会,至于具体怎么分配挑战……如果我方赢了这一场,下一场便由

我方主动选择对手;如果你们赢了这一场,下一场便由你们自行决定谁来出战,还有什么疑问吗?”

“输赢怎么定?”我问道。

“一方死亡或者认输。”

“如果我们输了,人质会死吗?”我又问。

“会!哪一位挑战失败,对应序号的人质会死。”

果然不出所料,我指着前方的室内森林说:“第一场挑战,由谁主动选择呢?”

“你们是客,第一场由你们主动选择人员!”格格微笑道。

黄小桃道:“谢谢你们的客气,但是这空荡荡的一片,究竟是什么挑战呢,我们至少要知道详情吧!”

“抱歉,我不能说,但我可以透露一件事,这个室内森林里藏着一位守关者。”

我们同时向森林里望去,什么人也没看到,我用了洞幽之瞳也没能找到。这个人实在隐藏得太好了,虽然不清楚具体内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挑战一定是危机四伏、你死我活的。

大家沉默不语,一直站了五分钟,郑队长突然站出来说道:“这场景有点像我当年训练的场地。”

“什么训练?”黄小桃好的问道。“狙击手特训!和环境容为一体,是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必备的素质,实不相瞒,我当队长之前,曾在边疆部队当过五年的狙击手,所以我很熟悉这种感觉……眼前这一片死寂,让我本能地感觉到了杀

机。”郑队长答道。

刀神突然走过去,一脚踢在玻璃,保镖被他的举动惊到,一个个摆出要攻击的姿势,刀神收回脚,说道:“这是一层防弹玻璃,看来你猜的没错。”

郑队长哈哈大笑:“没想到在这里会有狙击手对决,第一场我当仁不让了。”

黄小桃道:“请千万小心!”格格确认了一遍,便吩咐保镖去取来一个长箱子,打开来,里面是两把狙击枪,一把木质把柄的手动狙击枪,一把纯黑色的m21自动狙击枪。郑队长依次拿出来掂了掂,最后他选了那把手动的,他说

道:“自动步枪虽然好用,但容易卡壳,也不能人为控制退弹时机,退出弹壳的一瞬间是很容易暴露方位的,所以行家都用手动步枪。”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对方拿出两把枪让他选择,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呢。

郑队长准备进去,我说道:“等一下,试一试准不准。”

格格立即阻止:“不行!”

我说道:“这也在规则以内?如果你们给的是一把刀,难道在使用之前,挥几下都不允许?那我要怀疑这武器的质量了。”

格格哑口无语,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郑队长转身,采取蹲姿射击,瞄准大厅里的枝型吊灯,一发子弹打出,吊灯毫无动静,一侧的墙壁却被射出个洞,他说道:“多亏了宋顾问警惕性高,这把枪的瞄准镜不准!”

他放下枪,拿起另一把,仍然是蹲姿射击,砰的一声,枝型吊灯正下方的水晶坠饰被击个粉碎,这枪法让我们所有人深感佩服。

原来如此,对方知道行家都会用手动步枪,所以在面做了手脚。

黄小桃说道:“还是用这一把吧。”

“不必!”

郑队长飞快地拧下自动步枪的瞄准镜,替换到手动步枪,然后微调了一下准心道:“我准备绪。”

格格脸色煞白,生硬地说:“用你的手环碰一下那扇门!”

郑队长前,用手环一碰,嘀的一声,玻璃门打开了,他冲我们竖了一下大拇指,走了进去,门在身后关闭。

进去之后,郑队长抱着枪迅速闪到侧面的灌木丛,之后一直在灌木丛移动,好像遁形了一样,只是偶尔能看见树叶轻轻摇晃一下。

狙击手对决,谁先开枪谁暴露,胜负只在一念之间,我们每个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我用洞幽之瞳来回巡视,突然发现西南角的树叶动了一下,原来那层‘树叶’是一个人,他披着伪装服,手里抱着一把自动步枪,对准一个方向瞄准。

“当心!”黄小桃失声叫出来。

子弹的声音我们根本没听见,只看见枪管冒出火光,被射的地方没有动静,一秒、两秒、三秒,大家的心紧绷着,我感觉全身的血都冻结住了。

“郑队长人呢?”黄小桃问道。

“应该还活着,否则这场挑战结束了。”我答道。

狙击手担心自己已经暴露方位,突然快速移动,他一跃冲一棵树,像猿猴一样矫健地向攀爬,爬到一半的时候,树干被射裂了一块,郑队长开枪了。

狙击手加快速度,蹿到树冠,迅速瞄准一个方位。我朝他的对面看去,只见郑队长蹲在那里,毫不掩饰,他竟然打算和对手对拼!

两人几乎同时开枪,狙击手的脑袋向一仰,后脑腾起一片血雾,身体向后摔去。

与此同时,郑队长好像被人重重揍了一拳,仰面摔倒在地。

由于树木遮挡视野,我们看不清郑队长的伤势如何,只能看见他的两条腿露在草丛外面,一动不动。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狙击手已经死透了,他倒在树下,眉心被开了一个洞。

“郑队长受伤了!”黄小桃焦急地叫道:“胜负已分,把门打开。”“不!”格格说道:“第一场挑战,是平局。”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