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黄小桃一击得手,我忍不住大喊一声:“小桃,好样的!”

这一拳把花斑虎给打恼了,她暴吼一声,像发怒的狮子一样甩着脑袋,脑门的汗水像下雨一样甩出,一个扫堂腿朝黄小桃甩去。

可是黄小桃早已避开两步之外,她继续一边挑衅一边游斗。我明白了她的策略,硬碰硬黄小桃是绝对不行的,所以她采取游击战术,一边消耗对手一边寻找时机。

花斑虎不知又挥出多少拳,整个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黄小桃再次瞅准一个时机朝她的太阳穴狠揍一拳,然后故伎重施,躲得远远的。

花斑虎吼叫一声,张开双手试图去抱住黄小桃,她已经完全乱了章法。

黄小桃朝侧面一闪,立即摆向另一边,手指像电一样刺出,一声惨叫响彻整个楼层,花斑虎捂着眼睛后退,跪倒在地,眼眶里不断滴血。

黄小桃的食指和指红通通的,原来她把对手的眼睛刺瞎了,这一招真是狠,但也大快人心。

“好样的!”聂警官振奋地喊道。

“这样还不算结束吗?”我转头问道。

格格再次重复一遍:“必须一方死亡或者认输。”

“可是,她说的话我们也听不懂……”

格格一摊手,笑道:“那到死为止!反正她已经废掉了,活下来也是一死。”

“真卑鄙!”我怒骂。

这个时机黄小桃自然不会放过,她冲过去想一招结果掉花斑虎,可是花斑虎竟然猛的向前一扑,把黄小桃的双腿抱住,两人一起摔倒。

花斑虎全身的重量压在黄小桃身,她重重摔在地,那动静听得我冷汗直流。

然后花斑虎像疯了一样连续挥拳,拳头有如暴雨般落在黄小桃身,黄小桃举起双手护住面部,死死地防御住。

花斑虎暴吼一声,抓住黄小桃的腰带,把她在地拖动,然后扔向铁笼。黄小桃重重地摔在面,掉在地挣扎不起,我心里默默地说,快起来啊,快起来啊!

局势突然之间的转变令我们大吃一惊,每个人都替黄小桃捏了把汗。

花斑虎冲了过去,这时黄小桃才刚刚爬起来,被她一脚踢在腹部,整个人飞过半个擂台,撞向铁笼。黄小桃抓着铁笼爬起来,额头一滴滴淌下血。

花斑虎趁胜追击,连续出腿,在个危急关头,黄小桃竟然在铁笼边站着不躲开。

我以为她丧失理智了,内心绷得紧紧的。

结果花斑虎一记鞭腿扫过来,黄小桃突然一弯腰,花斑虎的脚落在铁丝,发出很大的一声动静,然后竟然维持着这个姿势不动。仔细一看,原来她踢了之前踢坏的地方,脚被卡住了!

决胜的时机往往在一刹那,花斑虎使劲想把脚抽回来。黄小桃像条泥鳅一样灵活地绕到她身后,双手抓住她的脑袋,一错,只听见喀嚓一声,花斑虎的脖子被扭断了,她软软地倒在地,死掉了。

黄小桃扶着膝盖长长地喘息,她全身被汗水浸透,衣服沾满了鲜血,皮肤紫一块青一块。

格格慢慢地鼓起掌来,笑道:“精彩绝伦,第二场挑战,你们胜!”

黄小桃出来之后,大家立即一拥而,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双脚一软便倒下来,我及时扶住她,接过王援朝递来的外套替她披。

“宋阳……我表现如何……”黄小桃喘着气问道。

“太棒了!”我攥着她的手说:“接下来交给我们吧。”

格格说道:“请各位移步第三层。”我扶着黄小桃进了电梯,然后我们来到第三层,这是一个布置成日式武馆的地方,一个武士打扮、蓄着仁丹胡的男人威严地跪坐在场地央,他的双眼蒙着一块布,身后放着刀架,墙挂着一副墨宝

,写着‘居合’。

格格介绍道:“这位是大坂的苍井澜大师,是日本清心一刀流的传人,是景王爷邀请来的客人,他听说今晚会来一位使刀的好手,主动要求把守第三层!”

宋星辰前一步:“看来他回不了国了。”

刀神伸手道:“等下,此人我听说过,他的居合斩天下无双,如果你躲不开第一刀,没有机会了。”

居合斩是拔刀术,听说是一种瞬间拔刀制敌,一击必杀的刀法,霸道非凡。

宋星辰点头:“除我之外,也没人可以应战了吧!”

宋星辰走前去,脱了鞋踏橡木地板。苍井澜站起来行礼,说了一句日语,可能是打招呼的话,宋星辰也鞠躬回礼,然后苍井澜转身从刀架抓过两把刀,将其一把掷给宋星辰。

黄小桃问道:“这个人,不需要用眼睛看的吗?”

格格听见了,笑道:“苍井澜大师十岁时双目失明,但他练了一双可以洞悉一切的心眼。”

刀神不屑的冷哼一声:“故弄玄虚的小日本!”

格格拍了下巴掌,突然整层楼全部暗了下来,只有窗外传来的点点亮光,格格说道:“忘了说明,苍井澜大师特别要求,这场试要在黑暗进行,现在后悔的话已经晚了。”

我错愕地张大嘴,心说你是在逗我?黑暗对宋家人毫无影响,不但没有影响,反而能够看得更清楚。

但对方是个瞎子,双方是处在同一起跑线的,这场试结果如何,仍是一个未知数。

苍井澜压低重心,一只手攥着刀鞘,另一只手裹住刀柄,摆出了居合斩的动作。他迈着小碎步接近宋星辰,突然大喊一声,像闪电一样出刀斩击。

宋星辰也在同一瞬间还击,双方的刀在半空碰撞出一道火花,只听见叮的一声,一截刀身飞了出去。

仔细一看,是宋星辰的刀断了!

苍井澜双手握刀,飞快地横劈竖砍,竟然把宋星辰逼得只能后退。

“太卑鄙了!”我骂道:“又在武器作手脚。”

“这次应该不是。”刀神说道:“是小日本用自己的力量砍断的,拔刀斩威力非凡,势若雷霆,国刀法几乎没有可以抗衡的招术。”

“那岂不是赢不了了吗?”我担忧地道。

“武,拼的是很多因素,并非只是一招一式。”刀神自信地说:“他得了宋鹤亭的真传,不会轻易输给这小日本!”

我突然有一个大大的疑问,刀神怎么也能在黑暗视物,我问道:“你为什么能看见?”他沉吟数秒,含糊的回答道:“心眼。”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