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陷入绝望之际,王援朝突然从胸膛里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暴吼!

他抱住悍将的双腿朝侧面翻滚,悍将猝手不及地摔倒在地,紧接着王援朝使出一套地面擒拿技,把全身的重要压在悍将身,锁住他的关节,把他的脑袋死死地按在地,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能在这种绝境下克服烧伤的疼痛,绝地反击,需要钢铁一般的意志力,我顿时对王援朝充满敬佩。

尽管王援朝把悍将垫在下面,但他的膝盖仍然跪在铁板,灼烧的疼痛让他的面孔扭曲了,脸布满汗珠。

悍将的半张脸瞬间被烧焦了,吱吱作响,他的一条眉毛烧了起来,可是他却完全不在乎,脸仍带着癫狂的笑容,一只还可以活动的手在不停地戳王援朝的侧肋。

我注意到被戳的地方开始涌出鲜血,原来悍将戴了一枚锋利的戒指,王援朝在各种疼痛的交攻下,已经快要忍耐不住了,我大声说道:“这是作弊!”

“无限制格斗,顾名思义,本来没有任何限制,哪怕场外扔一件武器进来都是允许的。”格格笑道。

我气得想宰了这个女人,这时刀神突然半跪下来,用拳头朝地面猛砸,仅仅两拳,大理石地板砖便碎裂了,他拾起一块碎片,大步流星地走过去。

“你想干什么?”格格大声阻止。

“你说的,这场试没有任何限制。”刀神冷冷地说道。

“拦住他!”

几名保镖冲过去,刀神的斗篷一扬,谁也没看清他的动作,登时有两名保镖脖子被割开。

“作弊,你们想让人质死吗?”格格喊道。

“一切都是你们说了算吗?”黄小桃狠狠地道。

剩下的六名保镖施展拳脚围攻刀神,刀神左闪右避,这时宋星辰冲了过去,抱住一名保镖的脖子,身体转到保镖背后,在扭断保镖脖子的同时,飞脚踢开另一名保镖。

宋星辰的支援使刀神从左右夹攻的困境抽出手,迅速击退了另一侧的保镖。

在激烈的混战,刀神一步步朝铁笼子走去,这一幕被王援朝看在眼里,这一线希望支撑着他的精神,使他没有放弃。最终刀神走到了铁笼边,扬手一抛,那块锋利的瓷砖碎片便扔到了王援朝脚边。王援朝抓起来对着悍将的脖子狠狠一扎,然后抽出,悍将停止了手的攻击,徒劳地想捂住飙血的大动脉,最后瞪着双

眼死去了。

王援朝赶紧踩到他身,他已经快要晕倒了。

“胜负已分,开门!”我说道。

这时七名保镖倒了一地,在那里打滚"shenyin",格格举起手机,咬牙切齿地说道:“公然作弊,我不允许,人质和挑战者都得死。”“你试试!”刀神冷冷威胁道:“我们还在遵守你们无聊的规则,是因为你们有人质。如果你想鱼死破,那我们奉陪,首先我会用最残忍的手段弄死你,然后外面的特警会彻底杀光景王爷的走狗,一

个不留。”

格格吓得面无人色,她迟迟没有动静,黄小桃说道:“开门,混蛋!”

格格按下了一个键,铁笼的门打开了,刀神把自己的斗篷扯下来,铺在地。王援朝迅速踩在面冲出来,他身后悍将的尸体已经快烤熟了。

一走入铁笼,王援朝便无力地跪下来,刀神一把扶住他,道:“是条汉子。”

看着这一幕,我心百感交集,这个戴面具的男人明明是杀害我爷爷的凶手,可我此刻却对他充满感激之情,我已经开始糊涂,刀神,你究竟是正是邪!

大家奔过去,把王援朝抬回来,他的样子简直惨得不行,后背整个被烧焦了,不及时抢救只怕会感染而死。

我掏出一小瓶入梦散,道:“这里面有颠茄和曼陀罗,有轻微的止痛功效。”

我把入梦散凑到王援朝的鼻子下,让他嗅了嗅,王援朝的瞳孔剧烈地扩张了一下,看来疼痛减轻了几分,我说道:“咱们要加快速度,不然郑队长和王援朝会死的。”

黄小桃说道:“我留在这里守着他们俩,你们去下一层,这场游戏结束后,我第一时间送他们去医院。”

我点头:“千万小心!”

格格不服气地咬着牙,面无表情地说:“请移步下一层。”

我们来到第六层,这一层竟然有一个巨大的室内游泳池,池边坐着一个只穿了泳裤的男人。他的样子很怪,手长过膝,双腿很短,全身都是白花花的肌肉,看去像一只人型青蛙。

聂警官突然低呼了一声:“这一层看来得我来了!”

格格说道:“这一层的守关者浪里白条,是水下格斗的高手,水下格斗是种很罕见的格斗……”

“别废话!”我说道:“我看见池子里面藏了东西,说下规则吧。”

格格慢吞吞地说:“别着急,我还没说完。为了增加这场试的精彩程度,我们在水下放置了一些武器,挑战者和守关者都可以随意取用,规则和之前一样,直到一方认输或死亡。”

聂警官脱下外套道:“游泳是我长项,交给我吧!”

我担忧地问道:“可这是水下格斗,你会吗?”

聂警官摇头:“眼下已经没的挑了,我曾经跟随维和部队去索马里打过海盗,所以这次只能我来,我会尽力争取胜利,之后两关交给你们了。”

我点头,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最后两层是两位天王把守,或许我将死在这里。

聂警官走过去碰开铁门,站到泳池边,浪里白条二话不说,一个猛子跳进水里,像一枚鱼雷似地飞快地潜入水底,去取下面的武器。

聂警官也紧跟着跳下去,水下的武器是固定在皮带的,浪里白条正准备取下一把匕首,聂警官突然飞快地接近他,紧紧地搂住他的腰,用双手锁住对方的双手。

突然被制,浪里白条喷出一股泡沫,在水底使劲扑腾着,试图挣脱。

我突然明白了,聂警官知道自己水下格斗打不过对手,采取了另一种策略。他用擒拿技锁死对手的身体,两人一起沉在水底,那么,谁先憋不住呼吸谁输。格格突然大笑:“你们输定了,浪里白条能在水下闭气五分钟,无人能及!”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