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警官和浪里白条在水下死死僵持着,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一串细小的泡沫从聂警官的鼻孔里冒出来,他看去已经快要憋不住了。!

突然他张嘴咬住浪里白条的耳朵,一些血珠从水滴滚了来。浪里白条发出一声惨叫,随即呛了一大口水,手舞足蹈地挣扎起来,他使劲挣脱开聂警官的束缚,迅速地游了来。

水面泛起一阵水花,浪里白条露出水面剧烈地咳嗽,然而聂警官却没有来,我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在这时,聂警官在浪里白条后面钻了出来,嘴里咬着一把匕首,不等对方反应过来,迅速地摘下匕首朝浪里白条的脖子一扎。

刹时间,水面像炸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鲜血将其染红了大半,浪里白条使劲地挣扎,他竟然一转身掐住聂警官的脖子,朝水下潜去。

我冲到铁笼边,看见浪里白条困兽犹斗,死死地按住聂警官,他打算同归于尽!

被掐住脖子的聂警官表情痛苦,死命地试图掰开浪里白条的手指,两人一直坚持了一分多钟,聂警官突然张开嘴,大口地呛进水,身体抽搐起来。

“聂警官!”我大喊。

血染红的水面,浮来一个人,是已经死去的浪里白条,接着聂警官浮了来,他俯身向下,一动不动。

“开门,胜负已分。”我说道。

格格不情愿地皱眉,用手机碰开感应器,我迅速冲进去。这池水看去要深,我一只脚下去根本淌不到底,一只手从后面抓住我的手,回头一看,是刀神。

我几乎探出半个身子,才把聂警官拽到岸,我和刀神合力把他提起来,聂警官的身体僵硬,翻着白眼。

“赶紧抢救!”我急道。

我费力地把他抱起来,从后面挤压他的胸口,一下、两下、三下,聂警官突然咳出一口水,深吸了口气。

“谢……谢。”他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是我大意了,差点去阎王那里报道了。”

“没事好!”我庆幸地答道。

格格平静地宣布:“你们赢了,请移步下一层吧!”

我们赶往第七层,在电梯里的时候,我低声地对刀神说:“最后两关,看来凶多吉少,我怕待会没有时间说,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谁?”

刀神淡然地回答:“等我死了,你可以揭下我的面具。”

我笑了:“恐怕我死的可能性更高吧!”

刀神摇头,肯定地说道:“你不会死,以我的刀发誓。”

我们走进第七层,这一层竟然没有铁笼子,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像一个试炼场,倒像是一个豪华的会客厅。

地铺着实木地板,墙有一个壁炉,周围全部是一色的西式家具,场地正央放着两把舒适的单人沙发,以及一张桌子。

一个男人背对着我们站在那里,他穿着一身金黄色的西装,戴着牛仔帽,在灯光下格外耀眼,手还夹着一根雪茄。

我的第一反应,这个打扮得像暴发户一样的人,莫非是黄泉买骨人!

“哈哈,老朋友。”男人笑着转过身,他的年龄大概在五十岁左右,是一张欧洲人的脸,头发向后梳得整整齐齐,他的神情给人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

“好久不见。”刀神说道:“赌圣。”

“赌圣?”我错愕,这人是七天王的赌圣,那个嗜赌如命、从来没输过的传说级人物。

赌圣咧嘴一笑:“我听说你今晚会来,所以我主动要求把守这一关,是为了会会你。我不在乎你是否背叛了组织,也不在乎咱俩各自的立场是什么,你我之间有一场胜负还没有揭晓!”

格格说道:“容我介绍一下,这位是……”

她话没说完,赌圣突然一扬手,一个亮闪闪的东西飞过来,掠过格格的脸颊插在后面的墙。定睛一看,那是一张金属扑克牌,面是小鬼,格格的脸颊突然裂开一道伤口。

“我容许你插嘴了吗?”赌圣狰狞地说道。

“对……对不起……赌圣大人,我只是例行公事。”格格诚惶诚恐地弯下腰道歉。旋即,赌圣又恢复了和颜悦色的表情,他伸出戴着皮手套的右手:“我赌博一生,从无败迹,是你打破了我的神话。”说着,他扯下手套,右手小拇指的地方是空荡荡的,他继续说道:“那一次在公海的

邮轮,我输掉了这个,我说过,这笔债我早晚要讨回来!”

刀神淡淡地问道:“你一直在恨我?”

“恨?不。”赌圣大笑:“好不容易碰一个棋鼓相当的对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老朋友,玩一把热热身吧。”

刀神走了过去,坐在一张沙发,赌圣在另一把沙发落座,从桌子下面取出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两个骰盅,和十二个骰子。

他把骰盅放在桌,骰子分成两排放在间,托盘扔在一旁。

“客人先来!”赌圣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刀神不客气地拿起一个骰子盅,从桌子快速掠过,便把六个骰子装了进去,在手里飞快地摇晃几下,往桌一墩。

刀神摇骰子的时候,赌圣一直闭着眼睛,难道他是在听骰子?

“你的身手没有退步嘛。”赌圣微笑,一把抓过桌剩下的骰子里,另一只手抄起骰盅。他看都没看,便精准无误地把骰子扔进骰盅,迅速地摇了几下,墩在桌。

两人一起打开,我倒吸一口气,六个骰子全部是六朝,码成一条直线,两个人都是这样。

赌片里描述的这种神技,竟然真的存在!

宋星辰低声说道:“其实这已经不是赌技了,是武功,此人也是个练家子。”

赌圣好似很失望地摇头笑笑:“瞧,无论咱俩赌什么,最后都是平手,太没意思了。”

刀神阴沉的说道:“那你想赌什么?要不咱们来猜拳。”

赌圣大笑:“你还是那么幽默……赌博嘛,不确定才有意思,今晚我不打算和你拼赌技,我想和你拼运气,完完全全的运气。”

“洗耳恭听!”

赌圣一指我和宋星辰:“这两个年轻人是你的同伴吧,我们各自选择一个当自己的代理人,由他们替我们来赌,如何?”

刀神冷冷地答道:“不,这是你我之争,不要牵扯到其它人。”赌圣突然露出狞笑:“这里,我说了算!”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