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朝血鹦鹉看去,她歪着脑袋媚笑道:“我输了,你们走吧!”

“可是……为什么。!”我心里有个声音在说,你不是敌人吗?“我是一个无情无意的女人,这世只有一样东西是我最珍惜的,那是我的女儿,你救过她两次,还帮她完成了遗愿,这个人情做母亲的必须要还。”说着,血鹦鹉纤细的手指朝我伸过来,轻轻触摸

了一下我的脸颊:“你可别会错意哦!下次见面,我将会是你的敌人。”

“血鹦鹉大人!”格格大声叫道:“你怎么敢欺骗王爷,你以为王爷会放过你吗?”“女人唯一不变的,是善变。”血鹦鹉慵懒地伸了个腰:“我想怎么样怎么样,那个满清老妖算什么东西,老实说,我对他的生意打骨子里厌恶……说起来,我女儿差点死在他手,这笔帐我还没算

。”

“这些话,我可以视作你公然背叛的证据,即便你是七天王之一,届时也会被整个组织追杀!”格格威逼道。

血鹦鹉一扬手,只见银光一闪,一只梭标钉在格格脑门,她错愕地瞪大眼睛,慢慢倒下。

“我血鹦鹉平生最讨厌两种人!”血鹦鹉竖起两根手指:“一个是臭男人,一个是甘愿为臭男人当奴的女人。”

“宰了这娘们。”一名保镖喝道,他们齐唰唰掏出枪。

血鹦鹉一把将我推开,在一片子弹闪转腾挪,像一个鲜红的妖精,她一扬手,手里出现了四只梭标,扬手掷出,每一只都带走了一条命。

宋星辰和刀神也在同一时间动手,宋星辰抓住一个保镖的胳膊用力一甩,然后一脚踩断他的脖子。

刀神双手各提起一个,用力一撞,两名保镖登时脑浆迸裂,惨死在地。

这场战斗仅仅持续了几秒钟,三人都展现了无以伦的实力,我心有余悸地看着遍地尸体,血鹦鹉露出一抹狞笑,她的模样像一个勾魂摄魄的妖姬。

这时,楼层里突然警报大作,血鹦鹉走到格格的尸体边,把她的手机拿在手,操作了几下,说道:“不好意思,刚刚一时兴起坏了规矩,景王爷的人正在冲来。”

“景王爷的人?”我惊讶地道:“可是我们一路走来,什么也没看到。”

“这栋大楼另有玄机!景王爷在面,进行他那恶心的仪式……”血鹦鹉看向刀神:“大哥,咱们下去对付追兵,顺便把人质救了,没有我带路你根本找不到藏人质的地方。”

我说道:“等下,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帮到这个份?”

血鹦鹉娇媚一笑:“因为,我想叫你爱我,方便以后除掉你。”

我的心脏一阵悸动,我竟然不知道她这句话是真是假,刀神催促道:“不要磨蹭,赶紧行动!”

血鹦鹉走到墙边,按下一块砖,墙竟然打开了,后面是一条隐蔽的楼梯,她打了个响指,示意刀神跟她,两人消失在楼梯里。

我看了一眼宋星辰和聂警官,说道:“楼!”

宋星辰从墙取下一把唐刀,聂警官从保镖的尸体拿了两把枪,我们进了电梯,宋星辰低声说道:“这女人的身手只在我之,不在我之下,我觉得她会是一个危险的敌人。”

我说道:“可我觉得,她更像在帮我们。”

宋星辰摇头:“正邪不两立,组织的人都不能相信。”

我们来到九层,这里的空间十分巨大,前面是一条又长又宽敞的走廊,走廊尽头竟然是一个类似皇宫的房间,装潢得极尽奢华,我暗想,这个老妖怪,躲在这里做皇帝的梦吗?

我们刚走出电梯,突然嘀的一声,电梯的指示灯全部熄灭了,似乎是被锁死了,我们已经被断了后路。

然后走廊两侧的墙自动裂开,从里面走出两列西装保镖,他们的西装颜色和质地都很怪,感觉像是清朝的大内侍卫的服装改成了西装样式,而且他们都拖着大辫子。

这帮辫子男齐唰唰地从袖子里抽出兵器,不由分说便朝我们冲过来。

“保护好你自己!”宋星辰大喊一声,迎面冲过去,他一刀横斩,便葬送了两个辫子男,然后在他们间左冲右突,如同一只猛虎杀进羊群。

聂警官在他后面断后,一枪一个结果掉落单的辫子男。

眨眼之间,走廊里便横尸遍地,血流成河,宋星辰把沾满血的刀在尸体擦了一下,纳进鞘内。

我们继续前进,来到那个皇宫里。这是一个圆形的房间,周围全是盘着金龙的红漆柱,正前方有一段台阶,台阶顶是一张金碧辉煌的龙椅。

我没心情细看,因为每根红漆柱都绑着一个年轻人,有男有女,他们被剖开身体,每个人掏走了一样内脏,这里总共有七根立柱,也是有七具尸体。

“七星大阵!”我倒吸一口凉气:“我们来晚了,景王爷已经完成了……八条无辜的性命这样葬送了。”

“因为老天爷站在我这一边。”一个声音从方传来。

我们急忙回头,只见一个穿着龙袍的人从房梁一跃跳下,他落下的位置正好在聂警官正方,我大喊:“快闪开!”

幸亏聂警官也是一名高手,迅速闪避开来,但胳膊还是被抓掉了一块血肉。

来者正是景王爷,他披头散发,满头白发像雪一样飞扬着,他的五指分别戴着一个像爪子一样的护指,面沾满了鲜血。

宋星辰拔出刀,严阵以待,景王爷舔了舔铁爪面的血迹,狞笑道:“想不到你们能活着走到这里,喜欢我安排的挑战吗?”

“恶心透顶!”我骂道。“宋阳,我很佩服你的勇气,竟然敢来挑战我,但你注定一败涂地!你听说过鹰的传说吗?据说老鹰活到四十岁,身体会严重老化,它必须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它要找到一处悬崖筑巢,把自己的喙在岩石敲碎,拔光自己的羽毛,拔掉自己的指甲,才能获得重生,重新遨游天际!你以为你是在扳倒我的势力,不,你恰恰是在帮我,正所谓尾大不掉、积重难返,我的势力已经太过庞大,庞大到被警方盯的死死,那帮手下也早已不再忠诚,一个个阳逢阴违、唯利是图,我早已厌倦这一切,可是这个帝国是我亲手缔造的,我无法毁掉它,我需要一个外力来将它推倒重来,你的出现简直是天意。”景王爷说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