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出他话里有话,问道:“这么说,你已经准备好了后路?”景王爷大笑:“不错,你很聪明!我手下的那帮废物随你抓好了,我已经把全部资金转移到国外,另外实话告诉我,我是暗最大的投资人,我会打造一个井井有条、繁华昌盛的器官王国,任何人都

可以随意地买卖器官。手机端 说不定哪一天,你也会成为我的客户……或者货物。”

“恶心的老妖怪!你哪里也别想去,这里是你的葬身之处。”宋星辰低吼一声,一刀刺向景王爷。

景王爷的龙袍无风自鼓,竟然轻飘飘地向后避开,宋星辰无论怎么攻击,他总是能游刃有余地躲闪。突然他一爪袭来,宋星辰下意识地用刀挡了一下,铁爪掠过刀锋,划出一道火花。

宋星辰反手一刀,景王爷把脑袋一低便让过,右手向前一推,宋星辰向后连退几步,他的胸口被爪出四道深深的血痕。

宋星辰勃然大怒,继续冲过去攻击,他在兵器吃了大亏,手的刀经过之前的厮杀,已经变得豁豁牙牙。景王爷鼓动着龙袍,身形如同鬼魅一样左右穿梭,一边狂笑一边反击。

顷刻间,宋星辰的肩、手、腹部都划出了数不清的血痕,他向后趔趄一步,用刀杵着身体喘息,说道:“这老妖武功相当精湛,不好对付。”

我悄悄说道:“我用冥王之瞳给你创造机会!”

“不行,你的眼睛会瞎的!”宋星辰阻止道。

“那也死在这里好。”

说着我发动了冥王之瞳,可是眼球却一阵刺痛,顿时淌下两行血泪,我攥紧拳头,努力想要发动,眼球的刺痛越来越强烈。

“谁也救不了你们了!”景王爷笑道:“不过能走到这里,你们已经很厉害了,我会记住你们这两个对手的。”

这时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我意识到震源是在背后。回头一看,只见那个台阶,以及面的龙椅从正间裂开一道缝,向左右滑开,那竟然是一扇巨大的暗门!

暗门后面涌出一片海浪似的浓雾,雾气是一片血似的红光,一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场面甚为妖异。

走出来的是一个穿着黑袍的老者,身沾满鲜血,他看去老态龙钟,脸布满了像枯树皮似的皱纹,同样是一头银发,只是鬓角有一缕细细的黑丝,他也蓄着满清的大辫子。

这个人的长相和景王爷十分相似,我一阵错愕,有两个景王爷?

“傲天,你的废话太多了。”老者倨傲地说道。

景王爷突然单膝跪下,一抱拳:“恭喜父亲完成器官更换,顺利出关!”

“父亲?”我瞪大眼睛,一时错乱。

难道景王爷还有一个父亲?不对,我突然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个自称‘景王爷’的其实是景王爷的儿子景傲天,黑袍老者才是真正的景王爷!

真正的景王爷看去竟景傲天还要年轻一些,甚至出现了白发变青丝的迹象,难道那器官更换的技术真的有效果?

景王爷说道:“飞机要起飞了,速战速决。”

“遵命!”景傲天答应一声,更加凌厉地向宋星辰发起攻击,铁爪和唐刀不断擦出耀眼的火花。

景王爷突然从袖子里滑出一根钢鞭,从后面接近宋星辰,宋星辰招架景傲天已经焦头烂额,如果被两面包夹,后果不堪设想。

我闭眼,集精神,猛的睁开,伴随着眼球剧烈的刺痛,这一次我顺利地发动了冥王之瞳。

“啊!”

景王爷低呼一声,向后一撤,他的脸浮现出狞笑:“这是……冥王之瞳?我已经有快一百年没见过了,想不到竟然会在这个时代见到,宋阳,你果然非同一般。”

可惜我只发动了一瞬,太久没用,全身仿佛快被抽空了一样。

光凭一双眼睛是打不赢这老妖怪的,我让聂警官给我一把枪,然后一起瞄准景王爷。

他丝毫不显慌乱,笑道:“你以为你能杀死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

我扣下扳机,景王爷倏的一下从我眼前消失,当我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出现在我侧面,一脚把我踢飞,聂警官也在招架一招后被打趴下。

我感觉像被一辆汽车迎面撞,身体腾空而起,一直滑行了三四米才停下。

但是我仍然紧紧握着手枪,我对准他的方向连开几枪,景王爷忽左忽右地冲过来。我心头一阵愕然,这是什么样的武学修为,恐怕宋鹤亭在这里都只能打个平手!

他迅速欺身近前,一巴掌扫在我的手腕,我听见喀嚓一声,小臂以匪夷所思的角度弯折了,一阵钻心的痛向我袭来,手的枪也飞了出去。

然后他用另一只手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提了起来,窒息的痛苦让我下意识地挣扎起来,景王爷冷笑道:“我以为你会让我更惊喜一点,原来只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

“小少爷!”宋星辰大喊着冲过来。

景王爷一转身,把我扔向宋星辰,我重重地摔在他身,我感觉全身快要散架了一样。

在这时,下面传来一阵爆破声,看来人质已经被顺利解救,大批警察正在冲来。

景王爷挥挥手:“傲天,撤。”

景傲天举起铁爪道:“父亲,容我结果掉这三只小老鼠!”

“不必!他们能捡回一条命,也是命数,命这么硬,看来这小子确实是修罗血煞的候选人,留他一条命吧。”

说罢,景王爷背着手朝暗门走去,景傲天冷笑一声:“算你们走运。”

我使劲翻过来,喘着气道:“星辰,跟他们!不能让他们得逞。”

宋星辰抓住我的衣服:“不行,他们太厉害,会死的!”

虽然我也怕得不行,可是我想起我是怎么走到这里的,想到楚嫣的死,还有那么多朋友的牺牲,我怎么能容忍自己此放弃。

他们离开之后,很快会东山再起,甚至会和国外倒卖器官的暗勾结,那么这场斩狼行动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笑着对宋星辰说道:“还记得楚嫣吗?那样一个小女孩都不怕,我们为什么要怕。”

宋星辰的眼再次燃起希望,他点头:“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们!”于是我们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追了去……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