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我们动身返回南江市,在粗犷的北方呆了一阵子,当看见山清水秀的南江市时,大家心情都格外激动。!

下了火车,黄小桃苦笑道:“忙完这一阵,可以忙下一阵了,肯定又有一堆工作等着我!”

我说道:“你已经是特案组组长了,局里的工作辞了是,脚踏两只船,不怕哪天过劳死吗?”

黄小桃道:“你以为我想当工作狂啊,还不是现在人手不足,蒙孙局长厚爱,一直不放行。不说了,我先回去了。”

孙冰心笑嘻嘻地道:“我和宋阳哥哥一起去大力的店看看。”

“少来,你帮忙分担下工作!”黄小桃把她拽着走。

孙冰心抗议:“我是法医哎,你的工作我参与干嘛。”

“特案组需要的是全能型人材!”

老幺叹息道:“唉,我仿佛看到了我的未来……不说了,我回学校炫耀一下我的勋章,小宋宋,你记得来看我哦。”

我回到久违的店铺,一切还是走时的样子,王大力兴奋地说道:“哎呀你可回来了,我整天盼得望眼欲穿……卧槽,你的手怎么了?”

“骨折而已,没啥大碍。”我毫不在乎的答道。

“走走,下馆子给你接风。”王大力热情的道。

我笑道:“下啥馆子,煮碗方便面吧!我不在的时候,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没有,一切好着呢。”王大力嘴这样说,可是神情却好像有所隐瞒似的。

回来呆了一阵子,老实说闲下来我还有点不太适应。

前阵子王大力微信告诉我他要开分店,可是回来之后发现一直没动静,我每次提起的时候,他闪烁其辞,说什么时机还不成熟,我心想开分店还需要什么时机。

这天王大力出去进货,我在店里呆着,洛悠悠走了进来,我好久没见到她了,自然是喜出望外,问道:“找王大力吗?”

“不找他,我写了封信给他,宋阳学长,你能不能帮我转交一下。”说着她取出一个信封,是二毛钱的那种,面什么也没写。

走的时候,洛优优冲我说道:“谢谢学长一直以来的照顾。”

我立马觉出哪里不太对劲:“回来!你这是要和他分手?”

洛优优咬着嘴唇不说话,似有隐情。

难怪我最近总觉得王大力不在状态,有一天晚他作梦还哭了,我把他踹醒问他怎么了,他说梦见妈妈了,简直是胡说,他母亲还在世呢。

凭我对基友的了解,我觉得肯定是王大力干了什么对不起洛优优的事情,虽然感情问题是他们的私事,可我实在不忍心看王大力又单身。

于是我说道:“找个地方坐坐吧!”

洛优优默默点头。

我们去了附近一家咖啡厅,点了两杯卡布其诺,我开门见山地问:“你和王大力吵架了?”

洛优优低头搅拌着咖啡,过了许久才说道:“宋阳学长,你和你女朋友最近关系好吗?”

“挺好的,怎么了?”我皱了皱眉。

“有件事情我想不明白,是不是男人真的一有钱变坏。”

“这也分人吧!”话一说出口,我觉得说错了,这好像无形否定了王大力的人品。

我知道王大力本性不坏,是经不住诱惑,我更加肯定他是干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洛优优突然哭了,周围的客人都朝这里看,搞得我很尴尬,忙递纸巾。哭了一会她才道出实情,原来那天她的同学在街看见王大力和一个打扮得很妖艳的女人进了酒店,后来她问起此事,王大力非

但不承认还发火,洛优优难过极了,背地里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今天下定决心来提出分手。

可想而知我听到这些是什么反应,心说,大力啊大力,你能更没节操吗?

可他毕竟是我好兄弟,我只能解释道:“这里面恐怕有什么误会吧?”

“有什么误会,如果是普通的谈生意,他为什么不说呢,而且他最近对我脾气越来越差,肯定是移情别恋了。”洛优优搅拌着咖啡道。

“你别想那么多,我去问问他。”我说道。

洛优优摇摇头:“不用了,谢谢你,我感觉我是瞎了眼。”

回到店里,店员告诉我刚刚王大力回来了一趟,看见柜台的信突然整个人不好了,跑出去了。

我居然忘了把那封分手信拿走,我心里一阵万马奔腾,这叫什么事!为什么我要掺和这种事。

我给王大力发短信问他在哪,他回了一句:“人生,是多么的无趣。”我气得笑了,打开语音吼道:“死哪去了,报告方位!”

“家……家里。”

我立即来到住处,只见王大力坐在地,手里拎着一瓶酒,整个萎靡得跟个人生失意的大叔似的。

我一把夺过他的酒瓶,问道:“咋回事,你真劈腿了?”

“我倒希望是这样……酒给我。”

“滚!”我骂了一声。

王大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我以为他要抢酒,没想到他突然号陶大哭地扑到我怀里:“阳子,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被人骗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骗了多少?”

“我拿来开分店的所有资金全被骗了,里面有一部分是银行贷款。”说罢,他哭得更凶了。

我拍着他的后背:“哭能解决什么问题,坐下来好好说。”

“泪水至少可以暂时抚慰我受伤的心。”

我笑着爆了句粗口:“你要转行当诗人啊?给我坐好。”

王大力坐下来,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抹着眼泪,告诉了发生的一切。

那天他出门办事,在徐州路遇一个打扮时髦、气质高贵的女人,操着一台港台腔向他打听一个酒店地址。酒店在附近,王大力出于好心带对方过去了。

到了酒店,女人千恩万谢,请他去房间喝一杯。王大力是个老实人,也没太多提防,想也没想答应了……

来到房间,没想到还真是喝一杯,女人叫了一瓶特别贵的香槟,一边和他碰杯一边神秘地说道:“靓仔,你知不知呀,我最近搞投资挣了好多钱,没想到钞票这么好挣。”

王大力话赶话地问道:“什么投资?”

女人不肯透露,王大力觉得有点扫兴,正要告辞,女人接到一个电话,交谈王大力听到‘炒蝎子’、‘百分之五十红利’之类的话,心潮澎湃。

等女人把电话挂了,王大力央求她一定要告诉他,到底是什么投资。

反复恳求了许多遍,女人才透露,并要他千万别告诉外人,知道的人越多,挣钱的机会越少。原来最近市面有一种药用蝎子,本来是不值钱的东西,但是最近科研发现里面有一种可以抗癌的物质,国家怕消息公布后引起市场动荡,正通过秘密渠道大批量收购,知道内幕消息的人大量买进

,再卖出,一进一出是丰厚的获利。听到这里我笑了,‘国家政策’、‘内幕消息’,这不是骗子是什么?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