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力像个傻王八一样,立马咬了钩,赶忙问道:“姐姐,能不能带我一个?”

女人好像特别为难的样子,说她认识的经理只接一百万以的订单,少了不做。她现在手头有五十万流动资金,打算再投,准备找银行借五十万,王大力立马道:“我可以拿出五十万!”

于是女人留了一个联系方式,过了几天,王大力带准备开分店的钱美滋滋地去了那家公司。

当然喽,他之前也想过,这种天掉馅饼的事情会不会是假的,可是当看见那家正规的公司,心疑虑立马打消。经理和他说了许多云山雾罩的话,又分析市场又讲解风险,听得他一愣一愣的。

那女人也在一旁敲边鼓,暗示他如果投资成功,他是大老板了。

在种种包夹下,王大力毅然决然地掏出了自己的血汗钱,然而第二天,女人和经理都没联系他,微信被拉了黑,电话打不通,他跑到公司一看,已经人去楼空。

“我当时真是感觉天崩地裂,差点想找个天台算了,我怎么这么傻!这么傻!这么傻!”说着,王大力揪着头发自责地说道。

我真想当场把他骂个狗血淋头,看他这么痛苦还是算了,王大力又说道:“有件事我真想不明白,骗子为什么找我?”

我有些哭笑不得:“我要是骗子,我也找你!”

“为什么?”王大力问道。

“你看看你的手表、皮鞋、腰带,一看是较有钱,再加一张天真无邪的脸,显然涉世未深,你走在街简直是举着牌子说:快来骗我!”

王大力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表,尴尬地说道:“这真不是我有意炫富,平时老见客户,总得撑点门面,我这都是搞活动打折的时候买的。”

“我知道。不过遇到这么大事情,你也不和洛优优商量,还冲她发火?这是你的不对了吧?”我训斥道。“我那两天心情差到极点,她又没来由地问我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出去约会了,我发火了……事后我很后悔,可是一想我马要破产了,看来这段感情也留不住了,要不分手算了,但我心里很痛苦

啊!”王大力答道。

我听到这里,想揍他一顿的心都有了:“你觉得洛优优是喜欢你的钱……话说回来,你是一个自主创业的小个体户,也没多少钱。”

“可是,我连以后请她吃饭、逛街的钱都没有了。”王大力尴尬的道。

“这么严重?”我大吃一惊。王大力又痛苦地揪起头发:“我不光存款全搭进去了,现在还欠着银行的贷款,搞不好下个月工资都发不出。唉,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我本以为自己能够摆脱吊丝的命运,看来我命注定是一个los

er!”

我沉默了好一会,这事要放在别人身我可能真不想管,可是它发生在王大力身,而且这家店有我的一份呢。

我说道:“别难过了,哥给你把钱找回来!”

“可是,那帮骗子肯定已经跑了。”王大力苦恼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安慰他说:“什么时候都别放弃希望!”

王大力感动地抓着我的手:“好哥们!”

我说道:“你现在也别消沉了,去学校找洛优优解释清楚,态度坦诚一点。”

王大力垂头丧气地说:“她会看不起我吗?”

“会!不过我相信也会原谅你。”

我让王大力回忆一下骗子的相貌,并找王大力要了那家公司的地址,打车来到那里,此时出租车的广播里正播着一条新闻:“昨天南江市警方在护城河边找到了嫌犯刘某的尸体,宣布本案结束……”

我一惊,问司机:“师傅,这是什么案子?”司机笑道:“你不晓得啊,空姐被杀案啊,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那么年轻漂亮一个女孩子,晚打了一辆约车,路被司机骚扰,后来失踪了,然后被人发现了尸体,脸被刀子给毁容了,那叫一个

惨呐!你说她父母得多难受,这凶手简直禽兽不如,所以说这个约车……”

接下来司机一直喋喋不休地批评约车的种种弊端,我只能尴尬地笑着附和。

我当时以为这是一个小案子,没想到之后我竟然会和它扯关系!

来到那个写字楼,我了十五层,果然已经搬空了,其实租这种办公室一个月也几万块钱,随便找几个人扮成职员,是骗子的惯用伎俩。

而且骗子都是天生的演员,扮起成功人士来,真正的成功人士还像成功人士,总会给你一种自信满满、朝气蓬勃的感觉。

不过说来说去,被骗还是自己的问题,稍有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种天掉馅饼的事情,归根到底是利令智昏。

我闭眼再睁开,试图用洞幽之瞳从这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走了一圈我挺失望的,除了灰尘和头发什么也没有。我捡起一根头发,发现发质较差,发丝纤细,第一感觉是女人的。

这是自然脱发,面验不出dna,算能验出来我国也没有dna信息库,除非此人在90年代以后有过案底。

我来到卫生间,对着马桶沉默了一会儿,心里一阵犹豫,真要做到这个份吗?

想了半天,还是先挑简单的开始。我用嘴咬着给左手戴一性次橡胶手套,右手养伤之后,发现好多事单手还真是不方便,我把洗手池下面的管口拧开,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残留物,没什么发现。

然后我又拧开下水道的口,一股恶臭喷来,我后悔没含一粒辟秽丹,果然骗子都不讲究卫生。下水道里积了一堆头发,已经变质而且结成一大团,散发出人类毛发腐-败后的恶心气味。

我把头发抠出来仔细察看,和刚刚见到的头发相似,这个脱发量稍微有点反常,应该是一个患有脱发症的人。

然而王大力之前对我说,那个经理有着一头浓密的头发,或者这个脱发的是其一名职员。

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线索,我把毛发放进证物袋里。

然后我去了物业那里,出示证件称正在调查一个诈骗团伙,物业并没有什么印象,而且监控每半月便清一次,早找不到了。

不过物业倒是给了我一份骗子签的合同,面有他的签字和指纹拓印。

好吧,这勉强算是第二条线索!能不能帮王大力追回被骗的钱,我此刻感觉有点希望渺茫……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