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随后去了市局,先来到技术科拜托一名混的熟的警察帮忙查下指纹,然后直接来到法医实验室,孙冰心正一边戴着耳朵听歌一边……给一具尸体的内脏称重。

从她哼出来的调调听是一首恋爱少女系的歌,我差点没笑出来,这心理素质也是没谁了。

我从后面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孙冰心吓了一大跳,转身看见是我,脱下手套,摘掉耳机。

孙冰心笑嘻嘻地说:“你怎么来了,又有案子了?”

我看了一眼铁床那具已经被解剖的男尸,说道:“我这边没有,你们有案子也不叫我?”

“普通溺水案,你要不要复查一遍。”

我笑了:“不用了,溺水你还判断不出来吗?咦,溺水,这人是自杀吗?”

“是啊,这人是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空姐被杀案的凶手,昨天畏罪自杀,尸体被送到这里解剖。”孙冰心答道。

铁床的男人年龄大概四十来岁,相貌普通,是一张普通的路人脸。

出于好我还是看了一下,是自杀无疑,孙冰心吐槽道:“现在女孩子晚一个人出门真不安全,居然会被约车司机杀掉,以后我可不敢叫约车了……宋阳哥哥,要不你买辆车以后接送我吧!”

我答道:“我们平时坐黄小桃的车,又不是特别挤,干嘛还要买一辆。”

“切,小气!找我有事?”孙冰心撅起小嘴。

“你继续忙,我借点仪器使使。”

说是仪器,其实是酒精,因为这坨头发太难闻了,我用酒精把它们冲洗干净,用洞幽之瞳反复观察,光看头发是很难判断出男女的,可是这么短的头发,一般女性不会留。

然后我用镊子夹了一簇,放在酒精灯燃烧,仔细闻那股味道。头发里有一股烟草味,证明此人是个烟民,男性的概率较大。

我问孙冰心:“一般脱发有哪些疾病引起?”

孙冰心望着天花板,像背书一样地说道:“很多种啊……内分泌紊乱、免疫功能障碍、遗传性、不良饮食,如过于油腻,酗酒,还有是脂溢型。”

我补充道:“还有血虚肾亏!”

孙冰心咯咯一笑:“你有这方面的经验啊。”

“去你的,你看我这张帅气健康的脸,是肾亏吗?对了,这些病症可以化验出来吗?”我问道。

“几乎不可能,对了,你好端端地化验头发干嘛?”孙冰心一阵好。

我漫不经心地回答:“我回来之后,在王大力枕头发现了其它男人的头发,所以勃然大怒,想知道这人是谁。”

孙冰心好一会没说话,我转头看她,只见她的嘴张得大大的,问:“真的?”

我差点吐血:“你还真信了!”

这时技术组的警察敲了下门,手拿着那份租房合同,道:“宋顾问,这个指纹没查到。面的姓名和身份证号也是假的。”

我点点头:“谢谢了。”

果然,骗子既然敢留下指纹,说明他没有案底。

我一阵发愁,线索一下子断了,看来王大力这笔钱只能当作人生的学费了。

孙冰心突然凑过来,盯着我手的合同,我问道:“怎么了?”

她指着指纹道:“这个指纹是头发主人的吗?面可以验出皮脂含量,至少可以排除掉一种可能。”

我不是很确定指纹和头发是否同一个人,死马当成活马医吧,当下说道:“麻烦你了。”

孙冰心拿到显微镜下去看,叫我过来,我发现指纹面有一些鳞状皮屑,相对于正常人皮屑剥落的水平,有点多过头了。

王大力之前回忆了一个细节,他说经理在伸手递合同的时候,看见他手腕有一个红斑。

我心念一动,迅速从架子取下一本《病理大全》翻看起来,当翻到风湿皮肤病一章时,我兴奋地叫道:“这个人有红斑狼疮!脱发、红斑、鳞状皮屑脱落,特征完全符合。”

孙冰心凑过来看:“可是这面说,这种病多见于育龄期女性,男性很少。”

我笑道:“那更好找了!”

我立即冲出试验室,孙冰心在后面喊:“喂,你到底在查什么案子,带我。”

我去找黄小桃,结果她出外勤了,于是我打电话给她,叫她拨几个人手给我,黄小桃说道:“干嘛,你要拍电影啊?”

“胡说八道,我办一个小案子,一个诈骗团伙。”我答道。

黄小桃立马反应过来:“王大力被骗了?”

“要不要这么一针见血!”我哑然失笑。

黄小桃说道:“我这边没有多余的人手,这样吧,我师兄最近闲着,叫他陪你去。”她给任警官打电话,过了一会,走廊里飘来一团烟雾,任警官嘴里叼着烟,一路走一路放毒,和他擦身而过的女警官个个咳嗽不止。见到我,他格外兴奋地道:“好久不见,小桃说你要打一个诈骗团伙

,走起!”

我笑道:“你怎么这么兴奋,是不是以前被骗过?”

“没有没有,我哪有钱让人骗,宋顾问找我合作,我肯定又要立功,所以很兴奋。”说着,他拿手的烟头又点燃另一根烟,我心想这人哪天死于肺癌,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

任警官立马把任务分配下去,去各医院皮肤科调查。

我真后悔和他一起查案,和他同坐一辆车,简直是刑,车里烟雾缥缈,如同置身‘仙境’,我差点没把肺咳出来。

抽烟的人气管粘膜会皮质化,我怀疑任警官的气管已经跟汽车排气管一样又黑又硬了,我劝道:“任警官,你还是少抽一点吧,我印象你的形象是叼根烟,你这个样子女朋友都找不到。”

“何以解忧,唯有玉溪。”任警官神往的答道。

“年纪轻轻的,有啥可忧的?”我不禁好笑。

“祖国尚未统一,世界尚未和平,一想到这里我忧从来……”他掏出两根玉溪:“来一根试试?”

“不了不了,谢谢,二手烟我已经吸饱了。”我连忙拒绝。

“抽烟像人生一样,还是应该自己体验较好。”说着,这位哲学家又点一根,继续放毒。这一下午,我的肺被摧残得快要不行了,但是这代价还算值得,因为我们查到了那个人。医生和王大力描述的相貌特征一致,此人名叫刘凯麒,患有严重的红斑狼疮,脱发较严重,平时总是戴着假

发。医生说,今天他会过来取药,我们打算在此守株待兔!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