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埋伏在医院旁边一家牛肉面馆,之前已经和医生通过气,那人来了会短信通知我们。!

等了大约两小时,医生发短信说:“他来了,穿一身酒红色西装,打着黑白相间的领带。”一会功夫,果然有一名酒红色西装的年男子从医院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袋药,站在路边打车。我准备去,却被任警官按住肩膀,他叼着烟道:“现在收是可以,但是这些骗子一般背后都有团伙

掩饰,恐怕取证阶段把资金转移了,再来一个给力的律师把人保走,没有机会了。”

“你的意思是,抓贼抓赃?”我灵机一动。

“没错,抓个现行!”任警官老谋深算的点点头。

我思量片刻,道:“盯紧他,我去换一身行头。”

我立马回到住处,把黄小桃送我的欧米茄手表带,穿王大力的迪宝皮鞋,他的鞋我穿有点挤,然后戴一副平光眼镜,把头发梳了梳。

任队长不断向我汇报骗子的具体位置,使我得以顺利堵截他,骗子走进了一家咖啡厅,似乎是在等人,又或者是单纯地来此物色猎物,因为这是一家消费水准较高的咖啡厅。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怎么让他钩呢?主动找他是不行的,我必须炫下富,让他知道我人傻钱多。

我点了一杯咖啡,服务员端过来的时候,我掏出钱包里唯一一张一百块,拍在桌,轻描淡写地道:“不必找了!”

然后我假装打电话:“紫襟,晚去哪玩?枫津会所?卧槽,那么low的地方你也去,哥带你去个地方,保证你乐不思蜀。”

骗子开始朝这边看了,我继续打电话:“老王,死哪去了,从美国回来也不联系我,明天出来吃个饭呗,把嫂子带……什么,又换女朋友了,卧槽,你真花心。”

骗子走了,我一阵灰心,难道是我的演技太差了?

我站起来准备走,心想这种活还是让黄小桃来了,刚起身,突然一个人和我撞个满怀,他手里的咖啡撒了我一身,我一看,正是那个骗子。

我的演技完全应付不来这种突发情况,正不知所措间,骗子陪着笑脸替我擦咖啡:“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看见,要不我赔你一身衣服吧?”

我皱眉道:“算了算了,下次注意点。”

“那怎么行,一套衣服我还是赔得起的,我用微信转给你吧!”

骗子果然高明,用这种方式套联系方式,于是我们交换了一下微信,他很豪迈地转了一千块给我,说了句道歉的话走了,其实我这身衣服也值两百多。

骗子走后,任警官发来消息,问道:“继续跟踪吗?”

我回复:“不用了,暂时收队,他会来找我的。”我平时很少发朋友圈,也是晒晒美食,我想应该不会露出马脚,为了显示我‘有钱’,加圆刚刚的谎,晚我从找了一张去会所玩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好多朋友在下面问:“卧槽,宋阳,你堕落

了!”还有一个久未联系的同学跑来寒暄半天,然后找我借钱,搞得我哭笑不得。

骗子的朋友圈里,净是一些投资和励志的话,看得人十分乏味。

过了两天,骗子突然联系我说:“小哥,在哪发展?”

我回道:“没在哪发展,在家呆着呢!”

“哦,看你朋友圈,也是个怪有生活情调的人……”

我一阵想笑,忍着恶心和他闲聊,成了朋友,他这才婉转地透露,有一个投资项目不知道我感不感兴趣。我问什么啊,他说你千万别告诉别人,最近有一种药用蝎……

第二天,我还是那身装束,来到一家公司。走进里面,只见一帮职员忙忙碌碌,前台小姐十分客气地询问:“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我心说还真是敬业,为了骗我一个租下这层楼,搞得和真的似的。

他们还不知道,此刻这栋大楼已经被二十几名便衣警察包围,我身也装着窃听器。

接下来的行动,和计划的一样顺利,我‘老老实实’地听骗子讲了半个小时市场分析和投资前景。当我准备把钱打过去的瞬间,一大批警察破门而入,喝令他们全部蹲在地不许动。

得知真相,骗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了好些悔不当初的话,我恶心地骂道:“得了吧你,四肢健全的大男人,干点什么不好,非要干这行,说说你害了多少人!”

骗子一脸诚恳地道:“政府,其实我刚刚入行,只骗了你一个,我如果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如果没有人举报,你觉得我会找你……你那个女同伙呢?”我冷笑一声。

“没有,我一个!”骗子保证道。

我叫任警官查他户籍资料,一查查到了,刘凯麒有个妻子叫温婷,与王大力描述的‘气质高贵的女人’完全符合,敢情还是一对雌雄大盗。

回去一路,任警官都在夸我办案雷厉风行,听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们把骗子带回局里,平时审惯了杀人犯,区区骗子算得了什么,我稍微拿出一点审训手段,一吓一哄,他把什么都召了。

这对雌雄大盗也是游击作案,在南江市作案三起,本打算挪个窝继续行骗,但是遇了我,结果栽了。

我问道:“你妻子呢?”

“她失踪了。”

他的神情不像是在撒谎,但也不一定,毕竟此人演技精湛,于是我又问道:“为什么不报警呢?”

骗子笑了:“我们哪敢和警察扯关系啊。”

我说道:“那她卷款潜逃了?”

“是的!”骗子点头。

这句话我立马看出是在撒谎,一拍桌子吼道:“你给我老实点,看看我身后这八个大字,再问你一遍,她是不是卷款潜逃?”

骗子被吓得面色铁青,支支吾吾地说:“没有,钱一直被我存在一个秘密帐户里。”

他说出了帐户和密码,王大力的钱总算被追回来了。从电话里得知,王大力兴奋得喜极而泣,说:“宋阳,认识你这个哥们真是我的造化,大恩不言谢,我请你吃三天饭!”

“吃毛饭!你去给洛优优买个礼物,跟她道歉吧。”我骂道。

“不用,我们已经合好了。”

我一阵苦笑,分分合合的速度还真快。

剩下的那笔钱,任警官会根据骗子的口供慢慢寻找到受害人,把钱退还给人家。后来还闹出了一个笑话,他联系好几名受害者,开口一提钱,对方立马把他当成了骗子。

这桩诈骗团伙案对我而言简直像一碟小菜,至此差不多算结了,可是女骗子还逍遥法外。我本来是不想再管了,但任警官为了能够顺利交差,说尽好话求我送佛送到西,把案子办完。

了贼船,我也是没辙,只能一口答应下来,当是为基友作出的牺牲。没想到这一查,却是一桩大案子!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