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独自去了一趟骗子家,进到屋里我不禁感慨,这么豪华的家,不知道是骗了多少人才挣来的,这还只是他在南江市买的房产。

我在房间里翻翻找找,发现冰箱贴了不少便签纸,女骗子打算去做什么,会提前写一张便签来备忘,如‘下午三点去做头’、‘晚六点约人吃饭’等等。

我核对着日期,女骗子留下的最后一条信息是‘晚九点去美容院’,日期为十一月二十三号,前天的。

我一阵头疼,我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情?

我想起卧室的书架有一些美容院的宣传页,看来女骗子很注意仪表,于是我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酸奶,坐在沙发给这些美容院挨个打电话。

问了一圈,一家美容院称温女士确实在他们家办过会员,每周都会过来作美容,但前天预约之后没有来。我道谢之后挂断,此前骗子说他妻子把车也开走了,任警官正在查询丢失的车辆。刚刚我看了衣柜,女骗子并没有要外出的迹象,她冰箱里放着拿来敷脸的蔬菜泥,从新鲜程度判断是两三天前准备的

,这证明她的‘失踪’是没有预谋的。

我把喝完的酸奶扔进垃圾桶,离开这里接着调查!

我手机里有女骗子的证件照,我在小区里找了几个人打听,对方都没什么印象,只有保安说见过,但并不知道失踪一事。从手掌握的线索看,女骗子很可能是在去美容院的路失踪的,只能用笨办法,把这条线路找一遍。老实说这有点刻舟求剑,一个大活人总不可能站那两天不挪窝吧,但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别的招

,毕竟我不擅长此类案件。

我把任警官叫来,让他开车载我去那家美容院,路我一直在扫视周围,一直来到美容院门口,都一无所获。

我说道:“换一条线路接着走!”

第二条线路,也没有发现,这时都已经午了,任警官不好意思的说:“真不好意思,让你查这些,实在是大材小用,待会请你吃顿便饭吧。”

我摆摆手:“吃饭都无所谓了,你干嘛非要逮这个女骗子,跑了跑了呗?”

“那可不行,我这人做事是喜欢尽善尽美,要么不做,要么做到极致!”任警官答道。

第三条线路相当较绕,我感觉女骗子不大可能走这条路。开着开着,任警官突然一个疾刹车,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对着一个方向看了又看,一拍大腿叫道:“那辆车是嫌疑人的!”

这是一条重大发现,我心头一喜,这坑爹的诈骗案终于可以结束了,我们下车来到那辆车前,任警官拿手摸了一下排气管,道:“还热着,说明刚刚还有人开过。”

我说道:“我们在这里等车主来吧!”

“咱去旁边那家川菜馆吃饭吧,这家有特别服务。”任警官轻车熟路的道。

“特别服务?”我一阵好。

我们来到川菜馆,点了几盘菜,然后‘特别服务’来了,竟然是一支大水烟,任警官噗噗地抽了起来,一脸享受地道:“别有一番风味,宋顾问要来一口吗?”

我翻了下白眼:“我劝你改抽电子烟吧,可以死得慢一点,岂不是多享受几年了?”

任警官摆摆手说道:“那个抽起来没劲。”

跟一个活脱脱纪晓岚转世的烟鬼一起吃饭,实在没啥乐趣可言。我们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看见几个杀马特造型的年轻人了那辆车,我们立即丢下筷子跑出去。

任警官拦住车头,吼道:“都给我下来!”

小伙子下了车,一头雾水地看着我们,任警官道:“老实交代,这辆车从哪来的。”

一个黄毛说:“我爸送我的生日礼物!”

我一阵想笑,还挺会编瞎话,任警官道:“说的跟真的一样,要不要我打个电话到车管所查一查,给我老实交代。”

几人相互交换了下视线,用嘴型说着什么,我看他们似乎是想跑路,于是安慰起来:“别怕,我们不是抓你们,只是在找一个人。你们老实交代,这辆车是不是捡的?”

我发动洞幽之瞳盯着黄毛,黄毛尴尬地搔搔头:“警察叔叔,你可真厉害,这都能猜着……那天晚我们出来玩,看见这辆车扔在马路边,面还插着钥匙,开走喽,这不算犯法吧?”

“什么地方,带我们过去!”我立刻叫道。

黄毛笑嘻嘻地道:“不好意思我们准备去K歌,要不我告诉你们位置,你们自己去吧。”

“小子,你是不是想跟我回局里坐坐?”任警官威胁道。

我跟这类年轻人打过交道,知道他们都较油滑,我只想早点把这件事结束,于是效仿黄小桃,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这是提供线索的奖励。”

黄毛跟我讨价还价:“警察叔叔,我们四个人,你给一张啊!”

我心骂娘,又掏出三张,他们这才答应。

车的时候,任警官说道:“宋顾问,不是我批评你,你这种做法实在有损人民警察形象!”

我答道:“第一,我不是警察;第二,你以为我闲着没事啊,天天找一个女骗子,赶紧结束吧。”

他们开车在前,我们跟在后面,半小时后来到一片荒地,前方大约五十米是一座化工厂,黄毛笑嘻嘻地说:“警察叔叔,是这里,我们可以走了吗?”

望着这片荒凉地带,晚九点这里应该一片漆黑,我嗅到一股命案的味道。

我转身从他们车里把车钥匙拔了,说道:“不好意思,你们暂时不能走。”然后大步朝枯草丛里走去,那四个年轻人追在后面喊:“把钥匙还给我们!”

走了一阵,我发现一片泥地有一个脚印,脚印还有一根长长的头发,我叫后面跟来的人别动。

我掏出手机拍了一下,突然一个个子最高的杀马特尖叫道:“哇,前面好像躺了一个人!”说着他们尖叫着逃回路,我同任警官错愕地对望一眼,小心翼翼地避免踩坏现场。来到那片地方,当我拨开草丛,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具女尸赫然躺在地,尸体已经有一定程度的腐烂,最严

重的部位是她的脸,几乎无法辨认。

我对任警官叫道:“让黄小桃过来吧!”

任警官回头一看:“哎,那几个兔崽子丢下车跑了,我去追……”“算了,他们不可能是凶手。”我毫不在乎的摇摇头。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