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骗子谁和他们有仇,骗子回忆半天,说了一堆名字,我全部记下来。

然后骗子忽然道:“对了,还有一个等个头,长得傻不拉唧的小伙子,叫王大……”

我停下笔:“你所谓的仇人全是你的诈骗对象吧?”

骗子两手一摊:“我一个与世无争的骗子,平时除了干好自己的份内工作,从来不招谁惹谁,能和谁结仇呢?”

我挥手道:“行了行了,你继续回拘留室蹲着吧!”

骗子突然哭了:“政府,我媳妇被人杀掉的事,你不会不管吧?”

我安慰道:“一码归一码,命案我们肯定会认真查的,你放心,会给你一个交代。”

“谢谢政府,谢谢政府!”说着,他被警察带走了。

我离开审训室,一名警察来找我,说开个案情讨论会。

我来到一间会议室,大家都在这里坐着,黄小桃站在一个白板前面,道:“都来齐了。孙冰心刚刚化验出来,死者脸的液体是玻尿酸。”

“那朵花化验了吗?”我问道。

“面有一些农药和染色剂,应该是普通花店买到的,从枯萎程度判断应该是两天前留下的。”黄小桃回答。

说到这里,任警官突然举手起立:“等下,什么花?”

“一朵雏菊。”

任警官作了一个震惊的表情:“前阵子的空姐遇害案里,犯罪现场也有一朵雏菊。”

此言一出,大家都十分惊讶,难道这是一桩连环杀人,我问道:“那朵花是在哪发现的?”

“死者旁边,好像被人随手扔在地的,所以当时我们也没有作太多联想,是当成普通证物收起来了。”任警官回忆道。

黄小桃大叫道:“立刻去把卷宗取来!”由于并不是每个人都参与了空姐遇害案,所以我让任警官大致说明一下。他说那案子发生在一个星期前,一名空姐下班后叫了一辆约车,途被司机骚扰,她用微信告诉朋友,说司机特别讨厌,还

说想和她处朋友之类的话。

之后空姐突然音讯全无,为了寻找她的下落,她的亲人朋友在微博呼吁大家帮忙,所以那条微博的转发量一下子升到几百万!

次日晚间,有人在空姐下车处不远发现了她的尸体,衣冠不整,脸部被毁容,但是体内没有精斑残留。毫无疑问,这个司机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加之该空姐年轻美貌,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公愤。经调查发现,司机注册的身份证不是自己的,由此在引发了关于约车安全性的争论,不少女性站出来

声称自己曾在约车被司机性骚扰,于是舆论矛头又转向约车APP“小熊打车”,引发社会各界热议。

一星期后,警方在护城河里找到了司机徐某的尸体,又是一次舆论高-潮,此案至此宣告结案。

听完之后,黄小桃说道:“空姐失踪、空姐被杀、凶手自杀,三次舆论高-潮,这案子怎么有一股被舆论绑架的意味。老任,是你负责的吗?”

任警官慌忙道:“是老刑负责的,因为这案子舆论影响很大,面责令尽快破案,我只是协助调查而已。”

孙冰心插了一句:“难不成咱们冤枉好人了?”

她这句话纯属无心,可是在场不少警员都面色一凛,如果这么大的案子被证明是冤案,恐怕整个市局都要倒霉。

这时档案送来了,黄小桃说道:“咱们事论事,先看看这两个案子有没有共同点,也不能因为一朵同样的花断定是连环杀人。”

我自言自语道:“手法也很像,毁容,年轻漂亮的女性……小桃,你把两名死者的照片挂。”

黄小桃把四张照片放在白板,分别是死者的照片,和她们的证件照,这一较立即看出问题所在,我说道:“你们看刀口,像不像整形手术的切口?”

黄小桃点头:“这么一说还真像!”

我眉头一皱:“看来这案子和整形有关,死者脸的玻尿酸……对了,查查两名死者是不是都整过容,最好能搞到她们以前的照片,打听到她们在哪里做的整形手术。”

一名警察提问:“那这么说,确实是连环杀人了?”我怕打击大家的士气,便说道:“不要担心,徐某的死目前还不能算冤案,他是自杀的,我想这里面有其它隐情吧。络舆论总是会把一些事情简单化、象征化,但咱们不能受舆论影响,我们的目的

是找到背后真相。我们特案组去查案子,任警官,你再进一步地调查一下徐某,看看他是为什么自杀。”

于是,大家各自忙活去了,屋里只剩下我、黄小桃、孙冰心,王援朝因为烧伤还在修养,宋星辰也没来。

孙冰心骂道:“又是整容?怎么都和整容的女性过不去,女性-爱漂亮是天性好不好。”

黄小桃道:“好啦,别发牢骚了,咱们想想下一步要怎么查。”

我要过卷宗看了一下,面没提及整容一事,看来得去空姐家走访一下。空姐尸骨未寒,警察又刚刚宣布结案,现在警方突然跑去重新调查,我感觉她的父母不会有好脸色。

这根难啃的骨头,由我和黄小桃去解决,我派给孙冰心一个简单的任务,继续从骗子那里打听情报,正好让她锻炼一下审训能力!

空姐的家在南江市,我们去了那里,果然和料想的一样,她父母对我们的态度格外冷淡,差没当场轰我们出去。

尤其是她母亲,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不停地斥责我们:“你们警方是怎么搞的,明明结案了,为什么又说弄错,人命难道是儿戏吗?难道我女儿白白死了吗?她还那么年轻……”

虽然这不是黄小桃的过错,但她还是不停道歉。在她的诚恳态度下,空姐父亲终于提供了一条线索,她是在一名叫韩国丽人的整型医院做的手术,并且我们要了一张她未整容之前的照片。

出来之后,黄小桃长松了口气:“虽然说这话不太应该,不过在里面真的是汗流浃背、喘不气,难受死了!”

我说道:“受害者家属应该是受舆论影响最深的人,他们肯定每天都在看微博的消息,所以打心眼里认定徐某是凶手了,有时候家属想要的只是一个交代而非真相。”

“难道家属不想抓到真凶?”黄小桃看向我。

“肯定谁都想,但他们需要一个具体的仇恨对象,你否定掉了这个具体对象,换一个未知数,而且还有可能永远抓不着,他们自然接受不了。”我解释道。

“哈哈,你对人性了解得越来越透彻了,以后要不转行当心理医生吧。”

我也笑着回应:“咱们知道的心理医生,好像都是变态吧!”

“你也有一点哦!”黄小桃摇了摇手指。

这时孙冰心打来电话:“宋阳哥哥,我从那个骗子那里打听出来了,死者是去一家叫韩国丽人的整形医院做的手术。”

“行,你现在打车过去。”挂了电话,我对黄小桃道:“想不到线索来得还真快!”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