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孙冰心继续验尸,死者年龄大概二十五岁左右,瞳孔轻度混浊,手指、脚趾僵硬,身血荫指压不退色,死亡时间应该在十二小时左右。!

死者喉咙又一道紫绀色勒痕,周围出现了大量出血点,从各处勒痕强度看应该是从后面使劲勒死的,这是直接死因,看来凶手对杀人方法并不太拘泥。

死者脸除了被注射了大量融化的猪油外,我还发现鼻梁部分被切开了一个小口,整个鼻梁往下塌陷,孙冰心说道:“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鼻梁里的硅胶填充物被取走了!”

我扫视了一下尸体全身,发现乳-房侧面也各有一道刀口,血流得并不是太多,我说道:“其它地方的硅胶也被拿走了,这凶手究竟有多恨整型人士……”

“是这个吗?”黄小桃走过来,手拿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三片血淋淋的硅胶,她说道:“刚刚我们在路旁的垃圾桶里找到的。”

“有没有找到衣服和随身物品?”我问道。

黄小桃摇头,大概是被凶手拿走了。

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死者的内脏,然后翻过死者的手指查看了一下,她的手指很干净,看不出来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说道:“看看胃容物吧!”

孙冰心剖开死者的腹部,胃里竟然没有多少食物,我发现了一些透明的粘稠液体,还有没消化干净的芹菜。我用手指蘸了一点,凑近鼻子闻了闻道:“是蛋清,这个量至少有十枚鸡蛋。”

“吃这么多生鸡蛋清?不怕闹肚子吗?”孙冰心一阵无语。“健身的人会大量摄入蛋白,从她的饮食看,好像是在减肥……”我再次用洞幽之瞳检查了一下死者全身皮肤,发现一些细小盐晶,这是生前大量出汗的证明,在手腕有一个轻微的勒痕,似乎是戴过什

么东西,计步器或者手表?

我恍然大悟:“死者死亡前应该正在夜跑,被凶手盯,我想她家应该在附近。”

黄小桃点点头:“拍张照片,到附近小区挨户询问!”

警员们拿着死者照片四处走访,三小时后死者身份便弄明白了,她叫胡佳丽,是住在附近的一名无业女青年,据物业反映她每天有夜跑的习惯。

凶手对死者信息的掌握实在太精准了,我建议兵分两路,任警官他们去周围找找有没有目击证人,我、黄小桃、孙冰心去死者家找找线索。

我们来到死者家里,推门一看,屋子乱糟糟的,架子放满了动漫手办,墙贴了许多海报,垃圾桶里扔着一些零食包装。

黄小桃一口断定:“是个宅女!”

我沉吟道:“空姐、骗子、宅女,三个女死者的身份毫无交集,所以我觉得本案应该不是报复。”

孙冰心拿起一本日记翻看,道:“她好像喜欢一个男生,去年做了整型和抽脂手术,今年体重反弹,但实在没钱再去抽脂了,于是开始健身。”

日记本画着许多可爱的小人,写了许多给自己加油鼓劲的话,每到看到这类死者对生活充满希望的遗物,我们总是难免会动恻隐之心。

黄小桃问道:“能搞清楚是去哪家整型医院做的手术吗?如果还是那家韩国丽人,那我觉得这里面大有章了。”

我说道:“死者没有收入,钱肯定是向家里要的,可以向家人打听一下……这里有一本通讯录,要不要打个电话?”

黄小桃道:“这么残忍的事情电话里说太没有诚意了,还是当面拜访吧!”

虽然我们都最不情愿拜访死者家属,但也别无选择。

临走的时候,我把电脑主机抱走了,想叫老幺看看有没有线索,虽然我也没抱啥希望。

离开公寓楼,任警官走过来说:“有重大发现,小区对面有个废品收购站,一个收破烂的老头说昨晚看见一辆黑色SUv把一个女的拽车了,特征与死者相符。”

我问道:“当时车是开着还是停着的?”

“停在路边!”任警官回答。

我这么问是想确定,凶手是几个人,看来一个人的可能性较高。我让任警官去找找监控,看能不能找到这辆车的车牌?孙冰心把主机带给老幺,我和黄小桃去了胡佳丽的父母家。得知女儿死讯,可想而知父母的反应有多么伤恸,虽然有些残忍,但我们不得不向他

们询问一些情报。

让我们大失所望的是,胡佳丽做整型手术的地方是另一家叫做都美丽的医院!

离开的时候,我一直在试图整理思绪,前两名死者去过韩国丽人,仅仅是巧合,凶手的情报源究竟是什么,越想越觉得惆怅。

黄小桃碰碰我道:“怎么又陷入焦虑了?走,大午了,找地方吃顿饭吧。”

我和黄小桃找了一家饭店,席间我去了一趟厕所,回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女人和黄小桃正在聊天,见我过来,那女人说:“哦,你男朋友来了,不打扰了。”

我问谁啊,黄小桃笑了:“一个没眼力的推销员,向我推销减肥产品,你说我胖吗?”

我好像受到了启发,突然默不作声,黄小桃会错了意,失望地说道:“不是吧,你真以为我胖,看来我得节食了!我决定午这顿饭不吃了。”

“不不,你哪里胖了,明明是纤秾适……”我连忙解释。

“哈哈,算你会说话。”黄小桃笑出声来。

我沉吟道:“其实,我只是想起来,整型是不是也有介。”

“整型介?对啊,是有这种人,不过这是非法的。因为整型再怎么说也是手术,有风险和后遗症,但是到了这帮介嘴里说的百无一害,好像只要拉一刀能变成范冰冰似的。”黄小桃说道。

“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把三个受害者联系起来的,是一名整型介!”我的脑子越转越快。

黄小桃沉默片刻一拍桌子:“完全有可能,赶紧吃饭,吃完饭我们立即去查!”

吃过饭我们打算近先去韩国丽人,顺便把孙冰心叫,结果和我们料想的一样,一提到整型介的事情,该院负责人便矢口否认:“没有没有,我们这里没有整型介,你们找错地方了。”

黄小桃再次强调:“院长,我们是刑警,只是来调查命案线索的,并非干涉你们的生意,希望你予以配合。”

院长狡辩道:“没有的事情我怎么帮你们,不好意思,爱莫能助,你们请回吧!”

黄小桃气得咬牙,掏出午那条他们院发的微博称:“这是你们官微发的吧,向公众泄露破案进展,这已经构成了严重的妨碍司法罪,我们会不会付诸法律手段还得看你们的合作态度。”拿来威胁的手段,黄小桃也是迫不得已,谁料这院长脸皮厚如城墙:“这……这可能是临时工干的,跟我无关!”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