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韩国丽人医院出来,黄小桃气得踢了一脚路旁的垃圾桶,骂道:“叫老幺用黑客手段把这家整型医院弄臭!”

我苦笑一声:“你别情绪失控啊,此路不通,想想别的招吧。手机端 ”

“对了,老幺从第三名死者的电脑里找到什么没有?”

我打电话过去问,老幺好像正在忙,慢悠悠地回答:“这妹子可真能聊,几个G的聊天记录,看得我累死了。”

“别废话,有线索吗?”我严肃的道。

“好像跟朋友提到什么整型的事情,她说是有一个介介绍的,有优惠,朋友劝她说不要相信整型介……目前找到这一条线索。”老幺答道。

我挂了电话,亮着眼睛道:“没跑了,是整型介!”

黄小桃苦恼地用手指按着太阳穴,望着街头来来往往的路人:“可是这帮整型介都隐藏得很深,怎么把他们找到呢?”

孙冰心问道:“要不花钱办事?”

黄小桃道:“怎么花钱,贴告示说征集整型介?”

孙冰心笑道:“咱们可以假装电视台拍记录片嘛,找这些介来采访,给一点采访费,并且和他们承诺会对他们的身份保密,你们觉得怎么样?”

黄小桃打了一下响指:“你这个主意太好了,说干干!”

我说道:“我觉得不必假装,联系真的电视台来拍是了,咱们各取所需,这样连钱都省了。”

黄小桃称赞道:“好想法!”

她当即打了一个电话,三言两语那边同意了,如此雷厉风行让我们都震惊了,孙冰心问道:“电视台是你爸开的啊,怎么那个人一直‘好好好’、‘没问题’。”

黄小桃笑道:“是一个以前追过我的采编,现在都已经是副台长了,小小利用一下他。”

孙冰心鄙视地说:“太险恶了!”

对此我无话可说,黄小桃在破案面向来是不择手段。

我们回局里时,一辆电视台的车停在门口,一个戴着变色眼镜、体形微胖的副台长见到黄小桃,整个人像打了鸡血一样,不管黄小桃说什么都是“好好好”、“没问题”。

聊完记录片的话题,他顺便问了一句:“这位是……”

黄小桃把我的胳膊一挽:“忘了介绍,我男朋友!”

一瞬间,我仿佛听到心碎的声音,强忍住没笑出来,副台长尴尬地找着台阶:“哦哦,这位小哥真是一表人材!”

他答应下来的事情只好照办,其实从他的角度没亏着,正好他们台最近想拍记录片,整型介这个题材又廉价又新颖,但我还是有一种利用了别人的罪恶感。

拍摄记录片一事以最快的速度进行着,黄小桃在市局旁边租下一间房子,被采访的整型介全部被带到这里来,通过一个人找到两个人,两个人找到四个人,像滚雪球一样,人数不断扩大!我和黄小桃扮成端茶倒水的工作人员在旁边监视,采访期间我也顺便知道了不少整型界的黑幕,大开眼界。一些整型介自己是整型成瘾者,每介绍十个人去做手术,自己可以接受一次手术,

那些人全身都是整型后遗症,却仍然乐此不疲,简直是欲海轮回。

采访,记者会让他们看三名死者的照片,顺便提一些不相关的问题。几天下来,采访费花了近两万多,却一直没找到符合特征的人,这让我们都有点灰心。

任警官那头倒是找到了一段模糊的监控录相,可以看见车身,但是没有拍下车牌号。

破案最痛苦的是这个时候,连续死了好几个人,线索却仍旧不明朗,仿佛前途一片黯淡。

这时采访接近尾声,看来我们要找的目标没有来。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这名为凶手提供情报的整型介应该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所以听说有采访,他们绝对不会来!

我让黄小桃向电视台的人要来没有联系的整型介,总共有十几个人,我提议干脆挨个走访一遍,毕竟这是我们手唯一可靠的线索了。

为找到这些人算是费了大功夫,他们藏得黑社会还深,我们花了一整天时间才找到六个。

这天傍晚,我和黄小桃通过派出所的档案资料找到一个名叫丁香的整型介的住处,走进那片老旧的住宅楼,黄小桃抱怨道:“我感觉一直在做无用功!”

我说道:“别泄气,这好像吃烧饼,吃七个烧饼饱了,不代表前六个没有意义。”

黄小桃笑道:“你一顿能七个?”

我们在一个小卖部打听丁香的详细住址,突然听见一下剧烈的撞击声,紧接着是一阵汽车警报声,小区里有人尖叫一声:“不好了,有人跳楼了!”

我和黄小桃立即赶往那里,只见一栋楼下停放的轿车躺着一具女尸,车顶已经被砸得扭曲变形。

我拿起手打印的资料看了一眼,瞅了瞅死者,又看看资料,难以置信地道:“这也太巧合了,死者是丁香!”

我抬头看见一扇打开的窗户,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说道:“这可能是杀人灭口,快楼!”

“我立刻呼叫兄弟单位支援。”

冲进楼道的时候,黄小桃给附近派出所打了电话,让他们有多少在岗民警、协警全部派过来,把这栋公寓楼通通包围住。

我们来到丁香坠楼的那个房间,黄小桃掏出佩枪一脚把门踹开。我注意到桌放着烟灰缸,里面的烟头还在燃烧,地有一个脚印,与当时在案发现场看到的凶手脚印尺寸相似。

果然是杀人灭口,凶手可能在这栋楼里,甚至有可能在这个房间里。

我们把每个房间搜了一遍,连卧室里的衣柜都打开看了一下,一无所获。当我走到阳台,无意朝下面看一眼,看见一个穿着卫衣的男人正在阳台快速往下爬行,快得像只猿猴。

我朝下面看的瞬间,那男人也朝我看了一眼,短暂的对视,我从他眼捕捉到了许多信息,直觉告诉我,他是凶手!

“人在那!”我大喊。

黄小桃冲到阳台,对天鸣枪,一是威慑他,二是给民警们指明方位。

但这男人不慌不忙,快速地爬到楼底,远处一队民警正在冲过来,黄小桃大喊:“抓住这个人!”

那人速度很快地甩开了民警,借着助跑的力量从围墙旁边一跃而过,消失在我们眼皮底下。黄小桃懊恼地砸着阳台栏杆,骂道:“该死,要是老王在好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