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员们将男人团团围定,黄小桃喝道:“放下武器,别做傻事!”

但对方根本不理会,高速转动的圆锯离姚清雪苍白的脸越来越近,突然血肉横飞,圆锯已经切开了一道深深的血口子,男人高喊道:“你这个小偷、骗子、娼妇,你根本不配拥有她的脸。手机端 ”

我感到后背一阵恶寒,他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要伤姚清雪的命,而是毁掉她的脸。

我小声地在无线电说:“想办法阻止他,他想毁掉姚清雪的脸。”

“让我来!”

我一下子没听出来那是谁,突然一个人从背后接近男人,把他的右手死死抱住。男人激烈反抗,争斗圆锯飞了出去,落地之后不断将周围的碎石弹飞,看得我心惊胆寒。

抱住男人的正是任警官,站在前面的警员迅速把姚清雪拽开。两人死死地缠斗在一起,让其它人无法开枪,这男人毫无疑问是徐江,他曾经练过武术,身手丝毫不弱于任警官。

突然两人一起摔倒在地,徐江掐着任警官的脖子,把他的脑袋朝圆锯推过去,被圆锯弹飞的石子擦破了任警官的额头。

“想阻止我,一起死吧!”徐江歇斯底里地大喊。

在任警官要丧命的瞬间,一声枪响,徐江的身子怔了一下,借此机会任警官一脚把他踢开,站起来长出了口气。

倒在地徐江还活着,但却站不起来了,原来刚刚黄小桃一枪打了他的脊椎,这也是在任警官面临生命危险,迫不得已的办法。

任警官把徐江脸的呼吸面罩摘了,说道:“徐江,你被捕了!”

我走过时,见徐江突然露出狞笑,迅速地从口袋里掏什么东西。我立即发出冥王之瞳,恐惧让他慌乱了一瞬,趁此机会,我朝他的右手踢了一脚。

一个小小的遥控器似的东西滑在地,任警官把徐江的衣服撕开,在场众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他的身绑满了雷管,这家伙是打算与我们,还有姚清雪同归于尽的。

危险解除之后,黄小桃立即派出几个人:“赶紧去把电力恢复,这里观众太多,别搞出群死群伤事件。”

在警方和工作人员的协力下,五分钟后,电力恢复,黄小桃走到舞台向观众致歉,说刚刚有一名罪犯冲了进来,但已经被警方逮捕了。

外面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听见这掌声,我感到一阵踏实。

姚清雪的一条腿被撞断了,但她最先关心的并不是自己的腿,她恐慌的叫道:“给我一面镜子!给我一面镜子!”

我犹豫了一下,从地捡了一面镜子给她,姚清雪照着自己的脸,松了口气:“还好,没有毁容。”

“臭表子,那张脸不属于你!你这个骗子!”被按在地的徐江破口大骂。

我挥挥手:“把他带走!”

危险解除之后,我们从现场撤离,虽然有惊无险,可黄小桃出来之后却一直阴沉着脸,质问任警官:“你本来应该在后台守着,为什么擅离岗位?”

任警官尴尬地说道:“我……我……”

“说!”

“我当时正抽烟来着,那个女主角说我烟太冲叫我出去,我心想一会功夫不会出事吧,谁成想出事了……”任警官汗颜地承认道。

“一根烟不抽你会死啊!”黄小桃恨铁不成钢。

我说道:“不过幸亏任警官当时在外面,我们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开一辆卡车来袭击,如果不是他及时发现,恐怕还会有人受伤。”

黄小桃余怒未消地道:“看我回头怎么处分你!”

事后我们调查,那辆卡车面装满面粉,是徐江偷来的,而他身的炸弹是假的。

三天后,我们在审训室见到了徐江,他的下身已经瘫痪,只能坐在轮椅接受审训,我敲了敲桌子道:“你的动机真的是前无古人,我们一开始真的没猜到。”

徐江冷哼一声:“要杀要剐我无所谓,晓颜死的那天,我的心已经死了……劳驾,给根烟!”

我给他点一根烟,徐江呼出一口,说起整个案件经过。过程和我们推测的基本一致,他发现当年害死心人的女人竟然顶着心人的脸,便怒不可遏。

他找到一家整型医院,却发现在整型医院的整型范本面有自己心人的脸,医生介绍说,这是全国著名芭蕾舞艺术家姚清雪的脸。

徐江听罢,便仰天大笑,何等讽刺,这张脸竟然成了那个骗子的脸!

于是他有了一个疯狂大胆的想法,他要让这张脸从世消失,要让它带着诅咒,没有任何人值得拥有孙晓颜的脸。他原计划杀掉五个人,最后的高-潮是当众揭下姚清雪的脸皮,却不杀她,要让她在痛苦终此一生。

但因为警方的介入,他的计划没有顺利进行,只杀了三个人,也没能达成最终目的。

说到这里,徐江把烟头一扔,指着黄小桃道:“你,是你!从第一眼我发现你的眼睛和鼻子和晓颜有点像,你tm是不是也照着她整出来的!早知道我连你也杀了。”

黄小桃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说道:“这家伙已经丧心病狂了吧?别以为你做的事情有多高尚,孙晓颜原本是个好女孩,可是因为你干的事情,她的名字、她的脸都和你的罪恶绑在了一起。”

“你胡说!你胡说!”徐江在椅子激烈地乱动起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这些爱慕虚荣的女人,如果不是你们,没有晓颜的悲剧,也不会有今天的我。”

黄小桃叹息一声,低声说道:“我不敢疯子聊人生观。”

我感觉徐江已经被怒火吞噬,已经有点燥狂症的迹象,我说道:“但是有一件事你弄错了,姚清雪并没有害孙晓颜,那真的是巧合。”

“巧合?”徐江冷笑,这表情让我很不舒服:“那个表子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把孙晓颜推下去的是那个指导老师。”

“你怎么知道的?”我大吃一惊。

“我杀掉他的时候,他亲口承认的!”徐江狰狞的瞪着眼睛道。

我和黄小桃一阵错愕,原来他的复仇计划早开始了,但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当事人已经不在了,谁也说不准。

我承认,孙晓颜的遭遇是一场悲剧,可是却被徐江无限放大,发展到仇恨一些整型人士的地步。

黄小桃挥挥手,让警员把他带下去吧。

我们没有马离开审训室,黄小桃掏出手机问道:“看微博了吗?”

“怎么了?”我好的道。

“那家臭不要脸的韩国丽人整型医院又开始借着命案大肆宣扬,这几天他们一下子接了十几个客户,全部要求整成孙晓颜的脸。”

我一阵苦笑,谁会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我说道:“本来这张脸知道的人不多,经过这次事件,加韩国丽人的炒作反而人尽皆知,也许不久以后,咱们能在街看到更多人造孙晓颜吧!”

黄小桃无奈的耸耸肩:“谁叫咱们生在一个凡事看脸的世界呢。”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