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之后我思考了一阵,说道:“带我们先看看尸体吧!”

“好的,您跟我来。手机端 ”崔警官连连答应。

我们来到一处停尸间,铁架床并排躺着两具尸体,均为男性。第一具年龄大约在二十岁左右,脖子皮开肉绽,血已经凝固成紫红色,双眼圆瞪,仿佛死得格外痛苦。

第二具尸体年龄约在三十岁左右,他的死状更加凄惨,大张着嘴,眼睛瞪得快要鼓出眼眶,双手向前伸,仿佛死前在拼命抗拒什么似的。

我听见黄小桃倒抽了口气的声音,她嘀咕道:“这种表情的尸体还真是少见。”

“是啊,吓死的尸体咱也是见过的,但却没有这两具看去那么恐怖!”我点点头。

崔警官问:“两位认为他们是吓死的吗?”

我说道:“不要先入为主,我想先检查一下。”

我先验那具年轻男人的尸体,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他的内脏,内脏倒是完好,只是心室好像膨胀了一些,可能是死前处在极度激动的状态。

另外,我在他的气管里听到一些液体的声音,用手指挤压肺部方,果然是气管内分泌的粘液。人体是有自我保护功能的,如果摄入什么有害物质,会本能地排斥,这是为什么刚学抽烟的人会呛得厉害,一些人第一次抽烟的时候,会大量分泌气管粘液,因为你的身体在抗拒有害物质。

我向下移动听骨木,发现他的肝脏有点病变,较硬。

我拿起死者的手掌,手掌两道又粗又厚的老茧证明他是常年干农活的农民,他的指甲里残留着大量的皮肉碎屑和凝血,除此之外,指甲根部有一些发紫。

我掰开死者的眼皮,发现眼珠周围也有一些变色,然后凑近他口鼻附近嗅闻了一下,我闻到一股很重的酒精味,此外还一股类似大蒜的臭味。

我沉吟道:“死者可能是毒!”

“毒?”崔警官大感震惊。

“是的。”我检查的速度开始加快:“他的身体有多处毒的体征,口鼻里残留的气味类似磷化物,一些磷化物遇到水会大量释放热量,产生烧灼感,所以死者感到喉咙像火烧一样,便拼命用手抓挠,不过他的真正死因却是毒物造成的心肺衰竭。”

“宋顾问分析得倒是有理有据,不过你只要这样看看,拿那根木头听一下知道这么多?这到底是什么验尸手段。”崔警官有点将信将疑。

我笑笑:“是仵作的验尸手段!孙冰心,从他口鼻里取样化验一下,可能是磷化钙一类的物质。”

孙冰心叫道:“你都闻出来了还叫我验!好好,我验一下是。”

“等下,墓室是个密封空间,如果这个死者吸入了,那另一名死者一定也吸入了,两人都取个样。”我吩咐道。

孙冰心给两名死者各取了样,我接着看第二具尸体,通过听骨木听内脏,我发现这具男尸死前也处在极度亢奋的生理状态下。

他肺里的粘液相对较少,我发现他牙齿较黄、手指有烟熏的痕迹,看来是个老烟民,相对较抗毒。

他的死因并不是毒,当我检查他的后脑时,发现那里的颅骨凹陷进去了一块。我叫黄小桃和宋星辰过来帮我翻一下尸体,翻的时候,一张攥成团的纸条从死者口袋里掉出来。

黄小桃打开一看,念出面的字:“‘今大岗村村民赵大虎和二顺子打赌,谁在墓里呆的久,另一方输给赢家一百块钱,见证人赵丽丽’……看来写这个字据的人化水平一般,好几个地方用拼音代替。”

黄小桃递给我看,面的字歪歪扭扭、忽大忽小,感觉像是喝醉的人写的。

我不禁叹息:“打赌把命赌没了,真是悲哀!”

我继续看尸体,死者后脑的伤口已经凝了一层血迹,和头发纠缠在一起,我让孙冰心拿来酒精冲洗了一下,这才得以看清下面的皮肉。

我注意到皮肉面有很明显的螺旋痕迹,类似防滑条,我拿手指丈量了一下伤口周围,得出结论:“打死他的应该是撬棍。”

“撬棍?”崔警官惊讶道:“这么说是谋杀喽!考古现场倒是有很多撬棍,几乎随手可得。”

“这本来是一场谋杀!”我冷冷的道。

“那为什么要谋杀两个民工呢?”崔警官大惑不解。

“也许当时凶手只是在墓室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他们误撞进来,所以杀人灭口……对了,考古队有丢失什么物品吗?”我问道。

“没有,至少他们队长没说。”崔警官答道。

我继续仔细检查死者全身,死者当时是躺在棺材里面的,那么凶手一定搬动过他,既然有过身体接触,凶手肯定会在尸体留下一些东西。

我在死者的衣服缝里发现了一些土样,让孙冰心全部提取一下。

为了保险起见,我剪开死者的衣服,用验尸伞复勘一遍,果然死者身很干净,说明他们生前没有和人有过身体接触。崔警官见我举把红伞照来照去,觉得很怪。

验完之后,老规则,我让崔警官取来一个盆,为死者焚了两沓纸钱,保佑他们早点超生。

我看见崔警官一脸狐疑,对他解释道:“别见怪,这只是我个人习惯,我是不相信鬼神的,此案一定是人为。”

崔警官连说:“理解理解……你们要去见一下赵丽丽吗?是疯掉的女民工。”

我觉得没必要见,凶手都没杀她,说明她肯定不知道真相。但案件破冰阶段,芝麻大的线索也是线索,于是便留下孙冰心在这里化验,我们几人去了趟医院。

赵丽丽疯得很厉害,被关在单人病房里,只会说一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果然没什么线索。

离开医院,崔警官道:“天色不早,要不我给几位找个宾馆先住着,然后吃顿饭,明天一早去考古队。”

结合种种线索看,考古队正有人在装神弄鬼的杀人,我觉得我们白天跑去,正常办案,恐怕什么都打听不到。而且万一再次发生命案,我们也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只能在这里验尸。

所以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说道:“小桃,要不我们现在去考古队,和他们同吃同住,我倒要看看那些闹鬼事件是怎么回事。”

黄小桃点点头:“行是行,不过恐怕会很辛苦,你一个病号受的了吗?”

我拍拍右手的石膏笑道:“这个没有大碍的,完全不影响。”

于是我们一拍即合,我和黄小桃先去,宋星辰留一会,等孙冰心化验结果出来,两人一起来考古队找我们。

崔警官忙劝说道:“不不,几位都是公安厅的干部,以身涉险这不太好吧,万一出了什么事……”

我说道:“放心,这是我们自己的决定,出了任何事都不是你的责任,而且这更凶险的地方我们也去过!”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