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墓室,司马教授关切地问道:“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我不想透露,因为我怀疑凶手在这帮人间,便三言两语搪塞过去,让他们把墓门重新用箱子封起来。

刚刚我挖土的手铲还扔在地,我趁人不备拿起来,掖在衣服下面,黄小桃调侃道:“嚯,你还干起顺手牵羊的买卖了,要这干嘛,晚一个人盗墓?”

我说道:“要是墓里躺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女尸,我肯定来。”

“你个死鬼!”黄小桃伸手揪我的耳朵。

我连声乞饶:“对了,帮我搞一个竹筒,或者什么筒状物体,我晚有用。”

孙冰心问道:“我买了几筒乐事薯片,可以吗?”

我点点头:“完全可以,这个质量竹筒要好,你赶紧吃光一筒,把空筒给我。”

孙冰心敬了个礼,笑嘻嘻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宋星辰、崔警官他们也来了,考古队为我们安排了两顶帐篷,三个男人住一顶,两个女孩住一顶。

考古队的夜晚较无聊,队员们围在火堆边聊天、看小说,我在其没发现罗舒,当即问一个年纪轻轻谢顶的队员道:“罗舒呢?”

谢顶男朝帐篷一努嘴:“在里面写论呢,人家可是个学霸!”说罢,继续看他那本《我当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孙冰心叹了口气:“学霸总是容易被人排挤,在哪都是。”

黄小桃道:“看来孙大小姐有切身体会喽!”

“我虽然是学霸,但是这么可爱,在学校可受欢迎了。”

“那你平时总跟我们玩,从来没见过你和同学来往。”

黄小桃一针见血地揭露,孙冰心装作心痛的样子捂住胸口:“小桃姐姐,要不要这么犀利?”

我记得孙冰心小学时跳过两次级,她同班同学都要小,加学习勤奋用功,以及孙老虎管得严,学校里没朋友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问孙冰心化验结果出来了没,她答道:“死者肺里的毒物果然是磷化钙,这个东西遇水会发生剧烈反应,但是还有一种有机毒物我没有验出来。”

光磷化钙可以致命了,我问道:“确定第二种也是毒物吗?”

“我拿小鼠作了试验,确实是毒物。”孙冰心答道。

“那死者身的土呢?”

孙冰心表情夸张地道:“说出来你们可别吓一跳,我拜托一位鉴定心的叔叔帮忙化验,他用的是碳14断代鉴定法,那些土的年代居然有一千多年!”

黄小桃大惊失色:“真的?”

“千真万确!”孙冰心无保证。

我沉吟片刻,把刚刚采取到的土样交给孙冰心,叮嘱她:“这是墓里采取到的,一个含有毒物,怀疑和死者体内的毒物相同;另一个是凶手脚印找到的,你还用碳14鉴定法,看看这家伙是不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老妖怪。”

黄小桃问道:“脚印?你拍照了吗?”

“拍了一张,看去是一双古代靴子,如果再见到我一定能认出来。”说到这里,我想起宋星辰对古人服饰较了解,便让他辨认了一下。

宋星辰很快说道:“底部有防滑铁,这是唐宋时期武将穿的,应该是和铠甲配套的。”

崔警官震惊地张大嘴巴:“难道真是……”

“不不,我们事论事,先不要急于下结论,凶手故布疑局,是想让我们往这方面想,但我偏不吃这一套。”我笑道。

聊完案子,黄小桃拿起孙冰心买的一大袋用品,看了看询问:“孙大小姐,你怎么没买护肤品?”

孙冰心吐着舌头:“我以为你带了,你每次不都带吗?”

黄小桃苦笑:“这次忘了。”

这时那个马尾辫过来道:“我这里还有一些大宝sod蜜,要不你们先用着吧。”

黄小桃眼睛一亮:“那太感谢你了!”

九点多,司马教授让大家都去睡吧,留一个民工值夜,值夜是有额外报酬的。

我们进了帐篷,我对崔警官道:“害你来这么艰苦的地方,真是过意不去!”

“不不,哪里,分内的事情。”崔警官有些受宠若惊。

“对了,你先休息吧,我要搞一点‘小动作’,先和你打声招呼,我会尽量不吵到你。”我神秘的提醒。

“要不要留个灯?”崔警官问道。

“不用,灯关了。”我说道。

崔警官一脸狐疑地关灯床,我叫宋星辰先别睡着,然后用手铲在地掘了一个洞,把薯片筒插了进去,用土将周围填实。

宋星辰一眼认出:“听声辨位?”

我笑道:“没错!”

这方法不是我独创的,当年清军和太平天国交战的时候,太平天国挖地道攻城,清军把瓦罐埋在地,让士兵坐在里面听动静,虽然是个土方法,却能准确地找到地道的方向。

崔警官说,这里每到夜晚会从地底传来诡异的动静,所以我想听听,这‘诡异的动静’到底是从哪来的?

做完之后,我躺在床闭目养神,宋星辰则盘腿坐在另一张行军床调息。约摸到了十一点左右,突然有一阵阴恻恻的动静传来,听着有点像风声,渐渐的里面出现一个女人幽怨的哭泣声,在这种氛围下确实让人毛骨悚然。

我一翻身下床,把耳朵放在薯片筒听,宋星辰拿他的刀,已经准备冲出去。

我闭眼睛听了一阵,叫道:“七点钟方向!快!”

我俩立即冲出去,往那个方向跑,结果一个人影也没看见,宋星辰指着一个地方说道:“小少爷,看!”

地隆起了一块,我把手铲交给宋星辰,他挖了两下,从土里提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部录音机,正在用最大音量播放恐怖的声音。

宋星辰把它关了,我朝周围察看,地好像有一些脚印,没等我仔细观察,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叫,是孙冰心的声音。

我怕孙冰心遭遇不测,赶紧来到她的帐篷,在外面问道:“怎么了?”

孙冰心吓得声音都失真了:“宋阳哥哥,有……有个东西舔我的脸……”

黄小桃道:“我刚刚睡着的时候,好像也感觉到有东西在舔我的手,我还以为是做梦。”

我问道:“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黄小桃说道。

我走进帐篷,打开灯,看见孙冰心的样子我差点笑了,黄小桃是和衣而卧,但孙冰心却穿着一身带小熊图案的睡衣。

我注意到帐篷底部被拱开了一块,我拿起黄小桃的手看看,又瞧瞧孙冰心的脸颊,面残留着一些滑湿的液体。

我想起那两名女生也提到过这种事,难道真有一个变态把脑袋钻进来舔人?可是帐篷底部的开口很小,别说一个人,连脑袋都进不来,除非他是个长舌怪。

我对着地看了看,看见一排细小的脚印,突然间明白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