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篷里有一口倒扣的木条箱,是充当桌子的,面放着刚刚麻花辫给的大宝sod蜜。手机端 我拧开闻了闻,又往手心挤了一点,揉开再次嗅闻,果然有一股淡淡的腥味。

我胸有成竹的道:“舔你们的是种小动物。”

黄小桃问道:“什么动物?”

“是狗獾子!刚刚我在土丘看到不少土洞,应该是它们打的,这种动物昼伏夜出,喜欢捕食田鼠、昆虫,尤其喜欢吃蚯蚓。有人把捣碎的蚯蚓掺进了护肤品里面,所以把狗獾子给招来了。”

黄小桃拿起一张湿巾在手擦起来:“真恶心!”

孙冰心问道:“难道是那个女生害我们?”

“不,我觉得她们是受害者。”我摇了摇头。

正说话间,外面传来一些动静,队员们的帐篷依次亮起灯,我出来问怎么了,罗舒慌慌张张地叫道:“不好了,教授不见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道。

“我和司马教授,还有卢小天睡一顶帐篷。”说完,他指了一个谢顶男。

“不是有人值夜吗?去问问!”我挥了挥手。

结果我们过去一看,值夜的民工裹着一件军大衣,头枕在箱子,睡得正酣,罗舒气愤地骂道:“这些死民工,拿钱不干事。”说着要踢那民工。

我拦住他道:“别动那么大火,赶紧找吧。”

黄小桃很快穿外套出来,她布署了一下,让大家确认一下手机的通信状况,分头往附近林子里找。

孙冰心在帐篷里穿衣服,大喊:“等我一下!”

我吩咐道:“你别来了,去保护脚印,在营地西南方向。”

众人打着手电筒,在林子里不停地喊“司马教授”,我和黄小桃在一起,林子里地不太平,磕磕绊绊,我一直拉着她的手。

我的视线她好,我突然看见前面有个人站在树下,树枝绑着一截皮带,那人正掂起脚准备把脑袋往皮带圈里放。

仔细一看,那不是司马教授还能是谁?

我加快脚步,一边跑一边喊,但司马教授好像着了魔一样,完全不理睬我。

跑到近前,我看见他两眼无神,猛拍了一下他,司马教授突然惊醒:“我怎么在这儿?我不是在帐篷里吗?”

我问道:“你有梦游症?”

“不,从来没有……我刚刚还睡得好好的,怎么一下子来到这了。对了,我好像在梦听见一些怪的动静。”司马教授喃喃自语。

我打量他全身,好的皱了皱眉头:“你睡觉穿着鞋?”

司马教授慌张了一瞬间:“这听去确实有点荒唐,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不知道是他确实没说谎,还是人老成精,善于伪装,除了那一丝慌乱外,我竟然没有从他脸捕捉到太多异常。

黄小桃立即通知大家回营地,回到营地,见司马教授安然无恙,大家都很高兴。

我过去继续查看脚印,我叫孙冰心守着,她还真老老实实地蹲在地,我说道:“挺尽职的啊!”

然而我低头一看脚印,发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我向宋星辰确认:“刚刚是这样的脚印吗?”

宋星辰摇摇头:“没有细看。”

“怎么了?”黄小桃问道。

我观察周围,地有一些被刷过的痕迹,我知道考古队里有种刷土的小刷子,也是随手可得的常用物品,有人刚刚把脚印刷掉,又覆了一层新的脚印。

因为这层脚印深浅不一,明显是用手拿着鞋拓去的。

我问孙冰心:“你多久之后抵达的。”

孙冰心不好意思地笑笑:“我穿衣服慢,花了十分钟吧!”

我后悔自己的大意,我刚才不该大声喊的,结果让制造怪象的人听见了,折返回来伪造了脚印。

不过这件事有利有弊,刚刚在场的全是考古队员,没有一个民工,这证明暗捣鬼的人是队员的一人。

黄小桃问道:“如此说来,这些脚印没有意义了?”

我冷笑一声:“不,有意义,看看这人想嫁祸给谁!”

我让黄小桃和崔警官去把大家的鞋都取来,我挨个对了一下,所有队员的鞋全部不符合,唯独和司马教授的一双军用鞋吻合,而且这双鞋的底还沾着泥土。

我笑道:“这个人把我们当傻子吗?”

黄小桃分析道:“也许他是想编造一个假象,司马教授来过这里,然后去了林子里……对了,这儿怎么会有脚印的。”

我招招手:“我们进帐篷说……还有,这些鞋先不要还,面可能有指纹,小桃,你给他们一个恰当的解释。”

黄小桃苦笑:“好好,这个恶人我来当!”

稍后不久,我们在帐篷里见面,我拿出那个录音机,按下播放,黄小桃恍然大悟:“我刚刚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听见这声音来着……这好像是哪部恐怖片里的音频。”

我说道:“这下真相大白了,血、舔手、声音都是假的。”

“那你认为,炮制这些的人,会是杀害民工的凶手吗?”黄小桃一双眼睛看向我。

“这个我无法确信,我不知道此人的动机是什么,不过眼下我有一个怀疑对象。”我托着下巴道。

“谁?”黄小桃问道。

“司马教授!深更半夜地离开,他真的是邪了?我觉得他有问题!”我说道。

时间已经很晚,我让大家先回去休息吧,隔日一早爬起来,我腰酸背痛,在野外露营果然很辛苦。

但那帮队员却有说有笑地在外面洗脸漱口,看样子早已适应这样的生活。

司马教授招呼我们去吃早饭,早饭是牛奶和麦片,吃的时候司马教授不好意思的道:“昨天晚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实在不好意思。”

我微微一笑:“没什么,对了,趁大家都在,有件事我要宣布。”

我把昨天的发现说了出来,听完之后众人都很惊讶,麻花辫骂道:“太恶心了,谁干的恶作剧,竟然往我们的护肤品里搀那个?还好狗獾子没咬我们。”

我问道:“平时谁能接触到你们的个人用品?”

麻花辫道:“帐篷又没锁,谁都能进去。对了,警察同志,我反映一个情况,那天我看见卢小天鬼鬼祟祟地进我们帐篷,我还问他是不是想偷女生内衣。”

谢顶男怒气冲冲地站起来:“滚,我才没有那么下流嗜好!”

我盯着他说道:“同学,在这个敏感问题你最好别有所隐瞒,你进两位女生的帐篷做什么?”

谢顶男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解释:“送一封信。”

“什么信?”我十分好。

“那个……那个……”

我看见蝴蝶结也红了脸,一下子明白了,少男少女之间的事情,我不刨根问底了。

我揭过话题道:“不必解释了,我懂!对了,大家采集一下指纹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