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话刚说完,罗舒把手的搪瓷缸掼了,义愤填膺地吼道:“你有没有搞错,为什么怀疑到我们头?我们大老远跑到这里风餐露宿地考古,难道我们有病啊,自己吓自己,你为什么不去调查那些民工,他们肚子坏水最多了。”

谢顶男不服道:“怎么说话的你,民工怎么招你了?谁往祖追三代都是农民。”

罗舒漫不经心地掏出一根烟:“我说的是实话,有错吗?”

谢顶男站了起来,见两人要当场掐架,我连忙打起了圆场:“别见怪,怀疑一切是我们的工作,像考古是你们的工作一样,希望大家配合!”

崔警官道:“再过阵子要下雪,所以无论是考古还是破案的进度,最好都快一点。”

司马教授附和:“崔警官说的很对,大家配合一下吧,我作个表率,先采集我的指纹。”

孙冰心用胶带依次采集了大家的指纹,在这里没法化验,她拎着两大包鞋准备回到市里。崔警官准备陪她一起,孙冰心却小声对我说道:“宋阳哥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陪人家一起去好不好?”

我最招架不住她这种撒娇卖萌的口气,只得答道:“那我和小桃说一声哦!”

“这有啥好说的,你结了婚肯定是个妻管严!”孙冰心嘲笑道。

我们三人回到市里,孙冰心去局里化验的时候,我闲着没事,去门口美美地吃了一碗牛肉面,然后给孙冰心带了一份,另外给黄小桃打包了一份卤牛肉。

来到鉴定科,孙冰心已经快弄完了,我问道:“有结果吗?”

“没什么结果,司马教授的鞋只有他自己的指纹,录音机没有指纹,这家伙挺狡猾的。”说完她打开牛肉面吃起来。

“土样呢?”我继续问道。

“在物证心呢,可能得午才出结果……”

等孙冰心吃完,我提议出去逛会街,孙冰心欢天喜地。

我逛街也是有目的的,我直接去了云岭大学,找到考古系,向人打听司马教授为人怎么样。

一个副教授惊讶地问道:“怎么了,司马老师出事了?”

我说道:“没有没有,只是常规调查。”

副教授道:“他人品挺好的,在这里任教三十多年,发表过不少论,大家都很喜欢他。”

我注意到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有点闪烁,便穷追猛舍:“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瞒的?”

副教授尴尬地道:“不愧是警察,眼睛是毒,这事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但说无妨,我会保密的!”我让副教授安心。

他说司马教授负责的考古项目里曾经丢失过几件物,校方为此怀疑过他,司马教授拼命辩解自己在学校干了三十多年,劳苦功高,学校竟然怀疑他倒卖物,伤透了心什么的,这事后来不了了之了,他的资历很老,连院领导不少都曾经是司马教授的学生。

我问道:“你觉得呢?”

副教授连忙摆手:“我不知道,不知道,不好意思我还有课,失陪了!”

我望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陷入沉思,孙冰心大吃一惊:“宋阳哥哥,你的怀疑果然很准确。”

我说道:“他有没有倒卖物我不关心,我只关心凶手是谁,一个七十岁的老人,真有能力杀人吗?其一个死者还被凶手抬到石棺里面去了,他有这样的力气?”

孙冰心作了一个健美的姿势说:“老年人也有身体很壮的,我在电视看过一个肌肉特别发达的退休老大爷。”

我笑道:“胡说八道,你看他瘦得跟人干一样。”

“我只是在想启发你。”孙冰心吐吐舌头。

我们离开学校,去附近一个超市买了些吃的喝的,然后回到市局。

物证心的警员告诉我,第一份土样里确实含有大量磷化钙,而且这些土则被烧灼过,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有机物,没有化验出成分。

第二份土样,经碳14鉴定是一千年前的,可是又不全是,其也含一些普通的黄土以及木屑。

我想起考古现场是黄土,他们用来存放器材的箱子里也填充了大量木屑,由此可见,此人是从外面进来的。

我向那名警员道过谢,和崔警官、孙冰心一起回考古现场。

这天天气晴朗,大家正在清理现场的物和骨骸,黄小桃打了个哈欠:“唉,考古可真无聊,拿把小刷子慢慢刷,什么时候才能考完。”

我笑道:“你以为盗墓啊!拿个大包搂了跑?我买了些零食,要吃吗?”

“当然要!午又是一顿行军粮,太难吃了!”

我买的基本都是零食,还有给宋星辰买的各种口味的奶茶,一向冷酷的他看见奶茶,眉眼也会露出一丝喜色,这正是他可爱的一面吧。

黄小桃端把椅子坐下来,享用着果冻和牛肉,朝前面那帮又挖又凿的人大手一挥,笑道:“像不像古代帝王,看着一大帮人在那里修陵墓。”

“给自己挖坟?”我哭笑不得。

“你说话怎么这么吉利呢?”

黄小桃伸手过来打我,我躲闪着道:“我只是换了一种措辞而已,对了,和你分享一下情报。”

我说完之后,黄小桃陷入了沉思:“看来这老教授果然有猫腻。”

“但也不能此把他和杀人凶手划等号!”我说道。

“我们假设他是,你看,他在这里权力最大,加资历老,又不会有人怀疑……”黄小桃越说眼睛越亮。

“那昨晚的事情怎么解释呢?”我笑着打断。

“也许是有人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我们什么,让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到司马教授身。”黄小桃分析道。

我摇头,仍然觉得这番推理不太有说服力,试想司马教授的动机真的是倒卖物,那天又恰好被三个民工撞见,以他的资历和权力,他完全可以信口雌黄编一套说辞含糊过去,并不需要杀人灭口。

杀人,在我看来本身是一个弥天大谎,为圆一个小谎撒一个‘大谎’,从犯罪收益的角度来说很荒谬!

白天漫长又无聊,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白天不会出事,所以我提议不如都去补个觉,晚也精神一点。

大家一拍即合,这一觉睡到天黑吃饭时分,麻马辫羡慕嫉妒地说道:“你们当警察可真悠闲,睡一下午,我们今天腰都要累断了。”

黄小桃道:“小妹妹,要不要换一换,到时你会知道我们这一行离过劳死,只差熬一夜。”

罗舒忽然问道:“指纹查出来了吗?”

我回答:“不好意思,没有查到。”

罗舒不禁嗤之以鼻:“切,你们警察的办事效率也不过如此嘛!”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