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盗墓贼总共十来个人,黄小桃只带了一副手铐,她讯问道:“你们几个相互认识吧?”

“认识认识,俺们都是一个村的!”其一个人赶紧交代。手机端

“那我给你们交个底,你们只算从犯,顶多拘留几天,具体看你们自己合作态度。我给你们留点脸面,不拷你们,你们给我相互盯紧喽,谁敢跑罪加一等,第一个举报的人算立功,无罪释放!”黄小桃聪明的道。

这帮人立马老实了,相互盯紧,乖乖地跟我们往回走。

这幕画面有点搞笑,我们身后跟着十来个垂头丧气的清朝僵尸,像赶尸的茅山道士一样,崔警官他们见到之后,震惊地说道:“什么情况啊这是。”

“一帮盗墓贼,还挺有创意!”黄小桃笑道。

我说道:“林子里还有一个死了的,我们暂时顾不过来,那边有毒雾可能没散干净,等个半小时咱们过去收尸。”

黄小桃担忧地说:“陪葬品还在死尸身,不会丢了吧?”

崔警官立即道:“这样吧,我过去盯着,等你们过来。”

我赶紧阻止:“不不不,凶手可能还在林子里游荡,他有一种很厉害的毒雾,不要一个人行动,太危险。那些破瓦罐丢了还可以追回来,但是绝对不能再出人命案了。”

后面的考古队员陆续赶来,我扫了一眼,发现几人都在,麻花辫问道:“你们看见司马教授了吗?”

“不是吧,老教授又走丢了?”黄小桃露出怀疑的目光。

罗舒道:“刚刚外面喊闹鬼,他第一个冲了出去,我们以为他进林子里,所以才问你们的。”

我摇头:“我们是从那头过来的,没遇见……”

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刚刚那个古代战将是司马教授扮的,不对,身高明显不符。可是我扫了一眼众人,这里面没有身高符合的,那个‘阴灵’足有一米八的个头,而且身形魁梧。

队员们七嘴八舌地讨论,商量要不要去林子里面找,我思忖片刻,突然说道:“他很可能进了墓室!他第一个冲出来,大概是想确认一下陪葬品有没有丢失。”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谢顶男一拍大腿。

我招呼众人赶紧往回走,来到墓门前,我叫其它人留在外面,和黄小桃、崔教官一起走了进去。

墓室两侧的陪葬品果然不见了,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司马教授的身影,黄小桃说道:“看来他没进来。”

“不对!”我走到台阶旁边,从地拾起一把撬棍道:“打开石棺看看。”

“这根撬棍未必是他留下的,也许这是那伙盗墓贼留下的。”黄小桃道。

“既然进来,看一眼也不妨。”

于是我走过去撬动石棺边缘,石棺盖虽然沉重,但只要巧妙利用杠杆原理也可以慢慢撬开一道缝隙,当缝隙扩大到一掌宽时,我清晰地看见下面有一件很眼熟的衣服。

“帮把手!”我招呼一声,和崔警官一起努力推动石棺盖。

只见司马教授躺在里面,双眼圆瞪,喉咙的血管像蚯蚓一样一根根鼓起,并且呈现出不祥的紫红色,死状甚为骇人。

他的瞳孔已经扩散了,我还是拿手指试探了一下他的静脉,叹息一声:“死了!”

“怎么会这样,凶手难道会分身不成?”崔教官害怕的道。

“我去取些工具进来,我们把尸体先抬出去。”

说着我们离开墓室,当听说教授死在墓里,队员们震惊异常,两名女生甚至捂着脸恸哭起来。民工们也凑过来,我问其一人:“你们没看见司马教授进墓室吗?”

他们纷纷说没有,然后我问罗舒:“你和教授住一顶帐篷,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罗舒答道:“我不知道具体时间,反正很早。”

我继续问:“在我们之间,还是在我们之后。”

罗舒恼火地大叫:“我不知道,我当时在帐篷里面呢,我哪知道你们在不在外面……你可以问卢小天。”

谢顶男道:“我当时睡得很死,什么都不知道,是罗舒把我摇醒我才知道出事了。”

我向民工们讨一块防水布,然后准备叫宋星辰来帮忙搬尸体,毕竟我的右手打着石膏呢。等我找到他的时候,发现他坐在帐篷外面的一口箱子,孙冰心正在检查他的眼睛。

我微微一惊,问道:“你的眼睛怎么了?”

宋星辰淡淡地答道:“可能是沾了毒烟,视线有点模糊。”

我顿觉一阵心疼:“你刚刚怎么不说。”

“我怕影响到你办案。”宋星辰道。

看来那毒烟是通过他眼内的粘膜进入血管并发挥作用的,我心五味杂陈,孙冰心建议道:“我用医用酒精替星辰大哥清洗了一下。”

我叫道:“去医院,现在去!”

宋星辰摆摆手:“不必,我已经服了解毒药。小少爷,现在这个节骨眼你别管我,命案刚刚发生,凶手很可能会趁机毁掉一些线索。”

这个道理我自然是明白的,我说道:“如果你出事我更不能安心……孙冰心,你陪宋星辰去趟医院,他眼睛没事了告诉我一声,你们可以先留在市里,明天有几样东西要化验。”

孙冰心点点头:“好的,我现在叫救护车。”

宋星辰依旧有些放心不下我:“我不在你多加小心。”

既然宋星辰负伤,我只能想找一个民工帮忙搬运尸体,但他们都很忌讳这事,谢顶男这时候自告奋勇道:“我们来吧!”

我说道:“不行,你们不准踏入案发现场。”

罗舒立马火了:“你什么意思,怀疑我们?”

我环顾众人道:“虽然这话有点难听,但是这意思,你们现在要避嫌!”

众人发了几句牢骚,走开了,黄小桃道:“我和崔警官搬吧!”

我们返回墓室,把尸体用防水布包起来抬了出来。我朝棺材里打量一眼,里面躺着一具枯骨,因为年代久远,骨质已经呈茶褐色,枯骨身一层又一层的衣服早已朽烂得像破棉絮一样。

这时一滴血落在枯骨身,我俯下身朝石棺盖内侧看去,只见面是一道道抓痕,还有血迹,看起来是刚刚抓出来的。

然后我在枯骨身发现一样东西,一个吸空了的吸入式药瓶。我用一张纸垫着把它取了出来,凑近吸入口一闻,里面有一股刺鼻的大蒜味。

我环顾四周,地脚印凌乱,显然是那帮盗墓贼留下的,因此也无法判断司马教授是一个人进来的,还是和其它人一起。

黄小桃在外面喊我:“宋阳,你在里面干嘛呢?”

我来到外面,给她看我发现的证物道:“这可能是凶手下毒的手段。”

“能在药瓶里下毒的,肯定是司马教授身边的人。”黄小桃的脸色沉了下来。

“先不急着验尸,去趟他的帐篷!”我当先迈开步伐。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