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断那人,问道:“他总是能精确地找到古墓,怎么找?用罗盘?”

那人眉飞色舞地说道:“不不,周哥什么都不用,直接走到那,说挖,我们一挖,保准能挖到冥器。”

另一个人补充道:“我记得有一次,周哥带我们来到一片荒地,地插了一支小旗子,周哥叫我们在旗子周围挖。”

那人继续道:“对对,我记得这事,然后没过几天国家考古队来了,在我们挖过的地方真找到一座大墓。”

我突然明白了,周大胆才不是神,是有人指点他,或者说,出卖情报给他!

我问道:“这次又是怎么回事?”

那人回答:“这块地方我们半个月来挖过,没挖到什么好东西,平均下来每个兄弟只挣到四千多块。周大胆说后面还有好东西,可是这时考古队来了,我们撤了,在附近一个招待所住着。周大胆说好东西都让考古队拿了,他不服气,打算再想法子!我劝过他,说这太危险了,这不是刨人祖坟,是明抢明偷了。但周哥不听我的,昨天晚他一个人出来了,回来之后气得不停喝酒,还把酒瓶子掼了,然后今天白天他又出去了,回来给我们带来了这个……”

说完,他指指自己身的僵尸服:“他叫我们晚扮鬼去把墓室里的东西弄出来,没想到让你们逮住了!唉,我是悔不当初,还请政府从宽放落……”

“行了行了。”黄小桃打断他。

我问他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他们又扒了一些盗墓的细节,这些并不是我们要听的。黄小桃递个眼色给我,然后走了,回来之后手多了一沓绑东西的扎带,叫他们依次站起来,从后面绑住双手。

他们惊慌地叫道:“政府,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不是说交代完放我们吗?”

黄小桃得意的道:“我说放你们了吗?你只说交代完没事了,待会警察来把你们带走,好好配合,你们是从犯,问题不大。”

我一阵暗笑,黄小桃真狡猾,从他们刚刚无意透露的金额看,免不了去看守所蹲两年。

不过我一点也不同情他们,那些物的价值远胜过他们挣的几千几万,而且经常会流失到国外,国家往往要花几倍乃至几十倍的价钱买回来,让他们长长记性也好。

这时崔警官回来了,物一件没少,只是盗墓贼搬运方式粗暴,损坏了几件,要是考古队看见肯定得心疼死!

周大胆的尸体被放在司马教授旁边,他的喉咙和司马教授一样,血管爆出,血液呈紫红色,被自己抓挠得血肉模糊。

我把他身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他的手机有不少联系人,交给警方想必能揪出一帮物贩子。除此之外我找到一沓支票本,我注意到支票本的边缘有绿色波浪线。

我叫崔警官取支铅笔过来,在面轻轻地涂了一阵,出现一行数字,二十万。

我恍然大悟:“线索对了,我知道他俩之间有过什么交易了!”

司马教授是个有前科的人,他过去悄悄倒卖过物,不过因为他资历老,校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不过司马教授并没有痛改前非,他的作案手法变得更高级了。

他每次在去考古之前,会把方位透露给周大胆,让周大胆抢在考古队抵达前挖走一批物,司马教授挣这笔情报费,既隐蔽又安全。

但是这一次,两人似乎因为某种原因谈崩了……

昨天晚司马教授的失踪,其实是去密会周大胆。周大胆给了他一张支票,提出要偷墓室里的陪葬品,但司马教授拒绝了,也许是因为价钱问题,或者是他顾虑警方在这里。

司马教授当场撕了支票,两人谈判破裂,之后我们追来,这个老狐狸便急生智,演了一出邪的戏码给我们看。

周大胆不愧叫这个名字,自己想出这么一招,整了一批清朝戏服扮僵尸,晚跑来明抢陪葬品,没想到一个神秘人半途截杀,让他丧命于此。

这个神秘人十有是考古队的某人,他早已掌握司马教授私下里干的勾当,决定惩罚他,所以在他的哮喘药里加入了那种毒物。

司马教授听说闹鬼,他谁都清楚‘鬼’是谁,所以他的第一反应是进墓室检查!当看到陪葬品一件不剩,司马教授便情绪激动,吸了一口哮喘药,然后毒发身亡。

崔警官问道:“这么说来,凶手做的还是义举了?”

我说道:“我不管他是什么动机,杀人是事实,我会把他缉拿归案的。”

“那宋顾问,接下来要怎么行动呢?要不要把这批考古队员控制起来挨个调查?”崔警官问道。

“不,那样反而打草惊蛇,我们现在撤!”我神秘的说道。

“现在?”崔警官被我给整蒙了。

我笑了笑道:“正所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崔警官,你派几个盯梢技术好的警员过来,最好是当过侦查兵的,在附近埋伏着,盯着这几个学生的一举一动。”

黄小桃说道:“真不知道体谅警察,这附近都是荒郊野地,趴在那多难受啊!我有一个更好的方案,今晚这个闹鬼事件明天肯定会纷纷扬扬地传开,一部分民工会离开,让一批警察假扮民工混进来监视。”

我交节赞道:“还是这招好,非常自然。”

崔警官问:“那咱们以什么名义撤呢?会不会显得太刻意。”

我指指那一排蹲着盗墓贼,道:“这里可是有一批刚刚抓获的盗墓贼,我们说回去审训他们。”

“好,我现在叫警车过来。”崔警官大喜。

我和黄小桃去收拾了一下东西,麻花辫进来问道:“警察同志,你们要走啊?”

黄小桃点头:“那帮盗墓贼不老实,到市里连夜审一审,看看他们还掌握什么线索没有。”

我补充了一句:“这是个大案子,估计得花点时间。”

麻花辫追问:“那杀司马教授的凶手呢?”

我回答:“得看他们怎么交代了,希望一切顺利吧,这两天麻烦你们照顾了。”

“没事没事。”麻花辫不好意思的回答。

“对了,出了这种事,这墓还要继续挖掘吗?”我问了一句。

“那当然喽,挖到一半总不能丢下不管吧!我们会跟校方联系,可能会再派个人过来吧……唉,这个墓也许真的邪门,已经死了三条人命了。”麻花辫抱怨道。

不一会儿,警车来了,警察把尸体装车,坐到车,黄小桃舒展了一下筋骨道:“今晚终于可以睡大床喽!”

我笑笑,这时孙冰心打来电话,急急忙忙地叫道:“宋阳哥哥,大事不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