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宋星辰出了什么事,心里咯噔一下,大声叫道:“怎么了?”

“我信用卡弄丢了,没法付医药费,连救护车的钱都还没付呢!现在在医院走不掉。手机端 ”孙冰心委屈的答道。

“宋星辰呢?”我现在哪里还顾得这个。

“他没事了,医生检查了,说毒物进去的不多,不影响眼睛正常机能。”孙冰心回答。

我这才松口气:“你要吓死我啊?得了,我给你转点钱过去,宋星辰要是没事的话,一会在局里见面。”

凌晨一点,我们回到市局,宋星辰和孙冰心站在门口,宋星辰戴了一副墨镜,我问道:“眼睛怎么样了?”

“没事,是最近不能见强光。”他淡淡的答道。

黄小桃打趣说:“这造型还蛮酷的嘛!”

我拿出一个证物袋递过去:“冰心,化验一下这个,看看里面有没有安眠药成分。”

孙冰心看了一眼,道:“可是,这只是一袋子土哎。”

“验吧!”我的表情不容抗拒。

指明了方向,化验还是挺快的,孙冰心在试验室里只花了一刻钟左右,验出来里面含有阿普唑仑,一种常见安眠药,含量还挺多的。

黄小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回事?土里面怎么会有安眠药?”

我笑了:“土里面当然没有安眠药,是水里面有,准确来说,是卢小天那杯水。”

黄小桃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卢小天说他当时睡得很死,有人往他水里放了安眠药,这人是罗舒!”

我点点头:“我怀疑的对象正是此人!但这并不算直接证据,算那女孩说的一样,帐篷没锁,谁都能进去,但下一步咱们可以重点监控罗舒,直到他露出马脚。”

“那你觉得他还会作案吗?”黄小桃问道。

“不会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他需要善后,肯定还会有行动的。”我眯着眼睛道。

孙冰心说:“那直接抓呢?”

我摇头:“时机还不成熟,没有证据强行拘留,如果他抵死不承认,二十四小时之后得放人。况且他手有一样东西,能施放毒烟,万一他要跟我们拼命怎么办?”

黄小桃道:“笨蛋,准备防毒面具啊!”

我思考了片刻道:“行,那两手准备吧,一方面让他放松警惕心,让他觉得警方已经不再调查了;另一方面暗监控他,寻找能够定罪的证据。”

今晚再熬夜也没啥意义了,我们去附近找了一家酒店睡了一晚,心的疑惑解开,这一觉我睡得很香,早起来觉得精神饱满。

黄小桃发来消息说:“崔警官已经开始行动了,咱们呢?”

我回复:“吃早饭!”

崔警官在考古现场周围布下了眼线,接下来要做的是等待,果然不出所料,这天不少民工撂挑子不干了,考古工作暂时停了下来。

又过了一天,岭南大学派了另一位教授过去,顺便招了一批民工,警方安排的卧底顿时成功混了进去。

这天晚,崔警官发来消息,说:“考古现场又出事了!”

我回复:“怎么了?”

“下午有人挖到一张血书,我拍下来了,现在发给你。”崔警官的语气显然万分恐慌。

很快一张图片传了过来,那是一张帛书,面用鲜血写着:“尔等鼠辈,扰吾清静;今夜子时,取尔性命!”

崔警官说:“考古现场现在是人心惶惶,又有一批民工要走,嫌疑人会不会又有行动,要不要马收?”

我回复道:“稍等,我们商量一下对策。”

我对黄小桃道:“看来这家伙的目的不仅仅是杀掉司马教授,他想阻挠挖掘行动。”

黄小桃怪的抓了抓头发:“为什么啊?难道那是他家祖坟?”

“不清楚,不过看来他会有行动,我们要不要去现场周围埋伏?”我问道。

黄小桃笑了:“周围都是野地,你能在草丛趴一夜?要不这样,我们去周围的乡镇呆着,一有情况立即行动。”

“行!”我点了点头。

黄小桃去局里借了辆车,我们驱车来到附近的大岗村,找了一个招待所先呆着。

入夜之后,大家一直在等待,我和黄小桃都有点纠结,已经锁定嫌疑人的前提下,再出现受害者是我们的责任了,只有孙冰心在那玩手机游戏。

转眼到了深夜,凌晨一点的时候,崔警官打来电话,叫道:“报告宋顾问,嫌疑人不见了!现场的便衣正在搜查。”

我嘱咐道:“告诉他们,看见反常的东西千万别靠近,我们马到。”

我们立马冲出招待所,驱车赶往那里,快到的时候我让黄小桃把车灯关掉。

现场仍旧是一片宁静,我们悄悄地下车,崔警官在黑暗走过来,小声地询问:“宋顾问?”

“是我们,别开灯!人是什么时候不见的。”我开口道。

“应该是一小时以内,也是我手下警员的疏忽,没有监控到……”说到这,崔警官有些懊恼。

“古墓周围伸手不见五指,也不怪他们。”我宽慰了一句。

在这时,前方林子边缘出现一道亮光,隐隐地呈现出一个人头的模样,只见那个脑袋冒火的古代战将慢慢走了出来,身下是一片雾气,乍一看好像一个燃烧的头颅漂浮在半空。

我兴奋地一拍手:“来了!”

他出现的方向离民工帐篷较近,一个没睡着的民工看见了,大喊:“鬼!鬼啊!”

尖叫声惊动其它人,民工纷纷跑出来,吓得往后退,考古队那边的大灯也亮了。

我挥手说道:“立刻戴防毒面具,打开手电筒!”

我们戴防毒面具,打开强光手电,突然出现的亮光让那个古代战将惊了一下,但他竟然没跑,而是慢慢从腰间抽出一把带火的剑。

他把剑朝我们一指,喝道:“尔等鼠辈,安敢冒犯我征西大将军。”

宋星辰拔刀一挥,那把剑飞了,挂到树枝,火也熄灭了,原来是一把道具剑。

古代战将突然从斗篷下掏出一样东西,本以为是什么武器,没想到竟是一瓶矿泉水,然后他另一只手掏出一块龙爪状的黑色石头。

那东西正是他用来害人的毒物,我大喊:“阻止他!”

古代战将准备往石头倒水,被宋星辰一脚踢开,石头飞出老远。

那人惊呼一声,把矿泉水扔向宋星辰,拔腿跑。但宋星辰像一只猎豹一样冲去,用刀鞘朝他脖子一劈,他摔倒在地。

我走过去,他那张喷火的面具看着还怪渗人的,可是完全没有热量,而且还是凉冰冰的。

我伸手一揭,罗舒的脸赫然从下面露了出来,果然是他!

我说道:“游戏结束了!”

(ps:关于刀神的独家番外已经更新,揭秘刀神真实身份,加读者群可看!九家军1群:191657764,九家军2群:206012957,九家军3群:793762436,老九等着大家。)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