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见罗舒被逮捕,考古队员们都大感震惊。手机端

我研究了一下他的装备,发现这小子身的铠甲是橡胶做的,看去和钢铁很像,鞋被垫高了;至于喷火面具,里面藏了干冰,以及红色的二极管,干冰挥发到空气,在二级管的照耀下好像火焰一样,这倒是蛮新的,那把道具剑也是这个原理。

另外,他在面具下面戴了一副防毒面具!

我最感兴趣的仍然是那块黑石头,我翻来覆去地端详,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宋星辰接在手,反过来拿,问我:“你看这像什么植物。”

经他一提醒,我明白了:“曼陀罗?我明白了,这是一块曼陀罗花的化石,在地壳运动生成了大量磷化钙,所以只要往面倒水会释放毒烟和致幻气体……不过这气体效力够强的啊。”

“这应该是已经绝种的繁星曼陀罗,据说毒性极强。”宋星辰解释道。

大家很关心这一切的真相,我伸手示意大家安静,随即道:“等我们查出来会告诉你们的,这里没有鬼,只有一个居心叵测的人,你们安安心心地继续挖掘吧!”

我们把罗舒带回市里,连夜突击审训。

在审训室里,罗舒愤愤地道:“你们为什么不怕?”

我无奈的耸耸肩:“因为我始终坚信,鬼杀不了人。说说吧,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罗舒咬紧牙关,黄小桃一拍桌子:“四条人命,铁证如山,不管你招不招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我劝你还是坦白吧!对你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罗舒突然哭了,捂着脸恸哭不止,然后抬起布满泪痕的脸道:“那个老混蛋在挖我们家祖先的坟,我能不管吗?”

“什么?!”我和黄小桃震惊的站了起来。

罗舒则慢慢诉说起了一段往事,他跟随司马教授三年多,早知道司马教授干的那些龌龊勾当,身为一名教授却不以身作则,令他感到特别不齿。

一个月前他们来这里进行常规勘察,经土层化验显示,这里藏了一座五代十国的墓。

罗舒突然想起自己家在五代十国出过一位大将军,和家人联系打听了一下,果不其然,那位将军是被埋在这里的。

罗舒私下找到司马教授,把情况告之,但司马教授说一堆道貌岸然的大道理,说什么物是属于国家的,不是属于个人的,结果第二天晚这里跑来一帮盗墓贼,偷走了几样物。

司马教授和往前一样,又开始假惺惺地演戏,控诉盗墓贼的可耻行径。但罗舒知道,是司马教授将情报卖了出去,他心里恨死了这种人,盗墓贼还要恨。

从那时起他暗下决心,必须做点什么。

于是他悄悄去周边乡镇买了些材料,在现场炮制了一连串闹鬼事件,意在阻挠挖掘进度。

计划十分成功,诡异的气氛弥漫在考古现场,搞得人心惶惶!

发现墓门的这一天,罗舒无意挖到一块镇墓石,是这块黑色龙爪石,他鬼使神差地私藏了起来。

他把黑色龙爪石拿进帐篷,想用酒精洗掉面的尘土,没想到酒精里的一丁点水分竟然和它发生了激烈的反应。石头像沸腾了一下滋滋作响,喷出一股白雾,他吸入了一点,便感到痛苦不堪。

说到这里,罗舒扯下自己的围脖,只见他的脖子有许多红点,已经快要消褪下去了。

我一阵吃惊,原来证据一直在他自己身。

他继续交代,这块石头的神功能让他灵光一现,他认为这是祖宗冥冥之在指示他,让他阻止司马教授偷盗国家物。

于是他开始了一个更加疯狂大胆的计划,他要代替祖宗制裁这个坚守自盗的老混蛋!他在用化名买了一身高仿铠甲,自己稍加改装,有了这一身吓人的行头。

一天晚,他炮制了一份看不出笔迹的匿名信放在司马教授的床,约他来墓室里见面,自己提前跑进墓室埋伏。

可是没成想,两个喝醉了打赌的民工竟然闯了进来。埋伏在棺材后面的罗舒生怕暴露身份,把心一横决定杀人灭口,一旦有人死了,也会增加这里的诡异气氛!

于是他试验了一下龙爪石,效果竟想象还要好,一个男的当场死了,另一个准备跑,被他从后面一撬棍结果了,但那女民工还是跑掉了。

罗舒第一次杀人,慌乱得不行,本想把尸体全部放进棺材,可是刚抱了一具害怕了,加外面传来那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他便立即离开。

女人的尖叫惊动了整个营地,罗舒趁着夜色迅速跑回帐篷后面,把盔甲脱下来藏进事先挖好的洞里,然后返回帐篷里。那份匿名信司马教授还没有打开,罗舒觉得这一招不太稳妥,于是把信给撕了。

仿佛是冥冥之有祖宗保佑,那个目击证人竟然疯掉了,罗舒更加坚信,在祖宗的地盘,他的一切行动都如有神助!

然而之后一直没有等到合适的机会,在我们抵达的这天晚,罗舒在外面埋设录音机,本想吓吓我们,却看见司马教授鬼鬼祟祟地离开营地。

罗舒跟了去,原来司马教授是跑到林密会盗墓贼周大胆。他打算出手墓里的几样冥器,可是双方因为价钱谈不拢,司马教授当场把支票撕了,周大胆愤愤地冲他说:“你不给,我自己拿!”

司马教授警告道:“你可别胆大包天,有警察在这呢。”

周大胆冷笑连连:“我要是落了,把你抖出来,咱俩是一条绳的蚂蚱!”

罗舒听到这里,已经猜到周大胆可能会有所行动,于是迅速返回营地……

第二天晚,罗舒在谢顶男杯子里下了安眠药,又在司马教授的哮喘药里放了一点龙爪石粉末。他悄悄离开,在林子里埋伏,果然周大胆带人来了,竟然还是扮成僵尸。

罗舒在他们折返的路截住并干掉了周大胆,同时将我们‘吓退’,得手之后迅速回营,这时另一个‘好消息’传来,司马教授也死了。

罗舒兴奋不已,随后我们宣布不再调查了,他一整晚都陶醉在胜利的喜悦,默默感谢祖宗的帮助。

他当然全然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从那时起已经盯了他。

“这老头罪大恶极,我做的这一切只是替天行道!”罗舒的表情似乎我们还要正气凛然。

我说道:“看来你自我感觉还挺良好,但这句替天行道可洗刷不了你的罪名。”

罗舒不屑的望着我:“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如果换作你,亲眼看着自己祖坟被刨,你会无动于衷吗?”

黄小桃叹气连连:“傻孩子,你为什么不举报司马教授,非要用这种极端的手段?”

罗舒憋着滚滚热泪,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我举报的还少吗?我向校方举报过,也给物局写过信,加起来没有一百回也有八十回,但每次都是石沉大海,所有部门都在踢皮球!”

“他仗着自己资历老,仗着院领导一大半都是自己的学生,在学校里呼风唤雨,不但非礼女生,还窃取国家补贴,把物卖到了海外。我姓罗的虽然只是一介穷学生,但关键时刻我必须要做一个惩奸除恶的侠客!”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视线,黄小桃点点头:“行了,审训结束。”

被带走的时候,罗舒居然没有一丝死亡来临前的恐惧,反倒在走廊里大笑着吟诵起李白的那首《侠客行》:“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纵死侠骨香,不惭世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黄小桃听罢眼眶有些湿润:“他要是生在古代,或许真的是一名侠客吧?可惜了,一个好孩子。”

我说道:“虽然他嘴自诩为侠客,实际却是一种变相的自我实现!他的学生生涯碌碌无为,但这一刻却斩杀恶人,守护国宝,和伟大的祖先融为一体,这种荣耀感早已超越了死亡。”

黄小桃惊讶地看向我,问道:“你怎么会这么了解?”

我说道:“你刚认识我的时候,到处向别人介绍,说我是宋慈传人,我心里也曾有过一丝丝的暗爽,从某种意义来说,我也得到过祖先的光环加持。但是随着我接触一桩又一桩案件,认识越来越多的人,我更加希望在大家心目我是宋阳,而不仅仅是大宋提刑官的后人。”

黄小桃在我脸颊亲吻了一下,微笑着说道:“其实在我眼,你早已超越了你的祖先!”

一周后,经云岭市级人民法院审理,犯罪嫌疑人罗舒犯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死刑。

罗舒当庭表示服判,不提起诉。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