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队案件结束之后,我们原打算马打道回府,却收到孙老虎打来的一通电话,他让我们全员去趟扶风,王援朝在那里等我们。手机端

一听这个地名,我立马联想到景王爷,便问道:“孙叔叔,是不是景王爷还有什么余党啊?”

“确实和他有关,具体情况我在电话不方便透露,你们两天内赶到扶风,我给你们透个底,这次可能是桩大案子!”孙老虎用严肃的口吻道。

挂了电话,我把情况告诉大家,黄小桃骂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老妖怪真是阴魂不散。”

孙冰心说:“他该不会是复活了吧?”

我笑道:“人都炸成灰了,怎么可能,可能是残党余孽,我们走一趟是。”

虽说孙老虎没有权力调动特案组,但与江北残刀有关的事情,我们自然是责无旁贷、舍我其谁。

原本我们打算回南江市,机票都订好了,黄小桃只好把机票退了,另外订了几张火车票。因为走得急,动车票已经没有了,我好多年没坐绿皮火车了。

当天下午我们来到云岭市火车站,和每次出远门一样,带着刀的宋星辰和带着枪的黄小桃被工作人员拦了下来,黄小桃出示了一下证件,立即放行。

这时一个脸庞漆黑的男人突然朝我走过来,宋星辰警觉地挡在我面前,低声威胁道:“想干什么?”

那男人突然笑了:“宋大神探,果然是你!你的手怎么了,光荣负伤了吗?”

我有点懵,问道:“您是……”

原来这人是凉川连环杀人案里,某位当事人的亲戚,是个走南闯北的商贩,在这里见到我那叫一个激动,跟粉丝见了明星一样,非要请我全员去吃一顿。

我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临走前他硬塞张名片给我,他的名字叫毛耿直,我感到一阵尴尬,黄小桃笑道:“人怕出名猪怕壮!”

在候车室坐了一会儿,我们了一截绿皮火车,因为全程只有四小时,黄小桃买的是硬座。我们刚进车厢,看见一个黑脸大汉正在吃方便面,我顿感头皮发麻。

车厢狭窄,我想逃已经逃不掉了,毛耿直喜出望外地叫道:“真是太荣幸了,没想到竟然和宋大神探坐一截车厢,来来,我这里有火腿肠和瓜子,你们要吃随便拿。”

我小声说:“大叔,你不要随便泄露我的身份好吧?”

“你们这是要办案子去吗?好好,我不说是,宋神探,你玩扑克牌吗?”

我一翻白眼,黄小桃和孙冰心没良心地笑了,我预感到这趟行程会无煎熬。

车开之后,这个自来熟的大叔一直在喋喋不休,我为了躲个清净跑到车厢接缝处站一会儿。恰好有两个男人站在那里,一个男人四十多岁,颈部露出一大片花花绿绿的纹身,挂着大金链子,他右眼戴着眼罩,似乎是独眼龙。

另一个人二十多岁,感觉流里流气的,穿着一件花衬衫,手臂纹着老虎,好像有多动症似地动个不停。

两人一边抽烟一边说话,虽然声音不高,却瞒不了我的耳朵,花衬衫悄悄道:“龙哥,有个乘警盯我了,刚才非要检查我行李!”

独眼龙道:“别他妈给我添乱,你赶紧往后面走,遇乘警钻进厕所里,要是坏了事,我废了你。”

我心说,你们二位这尊容,乘警能不起疑吗?

见我过来,两人同时不说话,各自朝相反方向走开。错身而过的时候,花衬衫撞我了一下,狠狠瞪我一眼,我只是淡淡一笑。

凭我的直觉,这俩应该不是什么好人,但现在我可没功夫去管。

不一会儿,孙冰心跑来找我,笑嘻嘻地说道:“宋阳哥哥,你不知道车厢里现在多热闹,那个大叔跟说书一样在讲你的光辉事迹。”

“卧槽,你们不拦着吗?”我气不打一处来。

“拦了!拦不住,可能是坐车太无聊,好多旅客都想听。”孙冰心解释道。

我真想吐血,问道:“他都瞎说些什么了?”

“说你探案多神啊,不用解剖,拿眼睛扫一眼能说出死者的身份、死了多久、怎么死的,破案怎么怎么神速……不过没有具体透露是哪桩案件。”

我一阵郁闷:“赶紧下车吧,我受不了了。”

孙冰心指着外面:“哇,你瞧,好壮观的黄土高原哦!”

十分钟后,车突然猛的一刹,孙冰心撞到我怀里来了,列车停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处地方,旅客们纷纷向外张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过多久,车内广播响起,说前方隧道出现土石塌方,正在联系铁道部门清理,可能要停留两到三个小时。

孙冰心诧异地张张嘴:“这下好了,又要多等几个钟头了……宋阳哥哥,你说这趟车会出案子吗?”

我笑骂:“乌鸦嘴!火车人员这么稠密,哪来的案子。”

“我们回去吗?”孙冰心问道。

我不是太想回去,摆摆手道:“去餐车坐一会吧!”

我们来到餐车,要了一份水果拼盘和两杯饮料,火车的食物味道实在一般,我们吃着东西闲聊了一阵子,停滞的火车和窗外静止的风景让车的人都很焦燥。

这时几个乘警突然经过,脸色凝重地往后车厢走,我从通道里看见乘客们在交头接耳,好像出了什么事。

黄小桃打来电话,问道:“你们跑哪去了?”

“在餐车休息呢。”我回答。

“出案子了,过来一趟!”黄小桃的语气有些急迫。

“不是吧?”我大感震惊。

我和孙冰心火速赶回去,来到两截车厢接缝处,只见大批乘警聚在这里,周围围了一堆旅客。黄小桃亮出证件安慰大家道:“请大家都坐回原位,不要随便走动,这件事交给我们来处理。”

我问发生了什么,黄小桃带我来到卫生间前面,我立即闻到一股血腥味。但见狭窄的卫生间里坐着一个人,正是刚刚撞我肩膀的花衬衫,他坐在便池面,翻着两眼,腹部被鲜血染红了大片。

一个被吓哭的妇女称,她刚刚急着厕所,这个花衬衫抢先一步冲了进去,因为其它左右车厢卫生间都满了,她只好在外面等。左等右等不见人出来,从门缝里闻到一股血腥味,拉住一名路过的乘警,让他瞅瞅咋回事?

乘警用钥匙打开门,看见了与我刚刚看到的完全相同的一幕,在我们赶来之前没有人动过尸体。

我不可思议地往里面看了一眼,问那名妇女:“你全程盯着这扇门的?”

妇女点头:“警官同志,俺可以对天发誓,我一直在等这小子出来,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空气有一股尿骚味,妇女脚边有一滩黄黄的液体,想必是看见尸体的一瞬间被吓到失禁了,量还不少。

我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这竟然是一桩密室杀人案!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