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空气实在太难闻,而且我的嗅觉常人要灵敏,熏得我快不行了。

我花了半分钟理清思绪,对黄小桃道:“你帮我去找一个独眼龙。”

“独眼龙?”黄小桃好的看了我一眼。

我大致描述了一下此人特征,现在列车停在途,我想他应该还在车,从独眼龙那里应该能了解到一些关于死者的信息。

卫生间狭窄,我一个人进去够了,进去之前我含了一粒苏合香丸。

我的右手还打着石膏和吊带,在这种狭窄的地方验尸有点不太方便,进去之后我用洞幽之瞳四下环顾,列车卫生间是一个人流量很大的公共场所,处处都是人留下的痕迹和指纹,没有过分探究的意义。

我试探了一下死者的脖子,掰开眼皮看了看,确实是死了,死亡时间不超过半小时。

我看了一下方的通风口和窗户,窗户没有被打开的迹象,通风口的尺寸大概只能让小孩通过,而且也没有被打开过。

密室杀人当然只是表象,除非这世真的有人能隔空驭物,这类案件背后肯定隐藏着某种诡计或者巧合!

在洗手池边缘,我发现了一些白色粉末,洗手池应该在十分钟内则使用过。

我叫身后的乘警去取个不透明的大袋子,然后退到外面,让孙冰心去把洗手池边缘的粉末采集一下,弄完之后孙冰心说道:“我带了采集指纹的工具,要不要采集一下?”

我摇头:“没必要,这里面能采到一百多枚指纹,再说咱们也没法验。”

一会功夫,乘警回来,我让他们把尸体搬运到没有乘客的地方。整个过程异常艰辛,车厢里像炸了锅似的,大家议论纷纷,在乘警经过的时候不少人站起来用手机拍照,我只好冷着脸说道:“不许拍照,谁敢拍照没收手机!”

尸体被抬到了餐车,我让乘警在外面守着,别放外人进来,一名两鬓斑白的乘务长说道:“多亏你们在这,不然发生这种突发状况,我真不知道怎么应付。”

我问道:“乘务长,这趟车是从哪开到哪的。”

“从云滇省开到扶风……对了,需要我联系当地警方吗?”乘务长问道。

“列车目前在什么地方?”

他说了一个没听说过的县名,我感觉当地警方来了也于事无补,倒不是我自负,车环境封闭,凶手应该在这里,我有自信把他逮住。

当然一种情况除外,那是没有凶手,不排除这是意外的可能性。

我当下摆摆手:“不用联系警方了,你安排乘警去各车厢安抚大家情绪,顺便盯住了,不要让乘客随意走动。”

“需要问话吗?”乘务长询问。

“那倒不必,一趟车千人,问得过来吗?而且还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我摇了摇头。

“好好,还是您经验丰富,我这安排。”

乘务长离开后,我们开始验尸,我因为手不方便,这次让孙冰心代劳,我在旁边看着。

她戴手套,先检查了一下死者口袋里的东西,找到了一串钥匙、一包烟、一个钱包,钱包里有身份证,写着死者的名字李大伟,我拿起身份证检查片刻开口道:“假的!”

“面明明有防伪涂层,假身份证也过不了火车站那一关。”孙冰心看向我。

“身份证是真的,但不是他本人的,你仔细对照颧骨和鼻梁,根本不是一个人,只是乍一看像一个人罢了!火车站每天要检查万人,肯定不会细看。”我笑道。

孙冰心拿着身份证,又看看死者的脸:“还有这种操作吗?那这身份证是从哪来的?”

“买的,黑市有专门贩卖身份证的商人,去农村收购农民的身份证,拿到城里卖,会买假身份证的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人……对了,他没有手机吗?”我扫了眼尸体。

“没有!”孙冰心摇头。

我注意到他钱包里几乎没现金,我猜他是有手机的,可能是扔掉了,当下对一旁的宋星辰道:“你到车下找找手机,记得戴副手套,估计很脏!”

宋星辰点点头,走了。

孙冰心把死者的衣服掀起来,他的腹部有一个纵向的伤口,切口很整齐。我注意到下半部分有一截不太规整的二段撕裂伤,感觉像是先被人捅伤,然后因为其它原因撕裂了伤口。

孙冰心按压死者腹部,说道:“血都流进肚子里面了。”

我取出听骨木,贴在死者躯干听,发现腹腔里积了大量的液体,刀伤大概有十厘米深。我对着伤口嗅闻了一下,有胃酸的臭味,看来这一刀扎进了胃里。

我继续听,发现死者的肝脏和肾脏都有一定程度的衰坏,肺部也有硬化,再一看他的身体,相当的枯瘦。

我沉吟道:“这家伙身体很弱啊,你看看他腋下有没有淋巴结肿块。”

孙冰心把死者的衣服剪开,对着腋窝看了看,惊喜地叫道:“真的有,你怎么知道的?”

“此人有某种长期的不良嗜好,造成了肝、肺、肾严重衰竭,免疫系统也有毛病,所以我猜腹股沟和腋窝十有会出现淋巴结肿块。”我微笑着解释道。

“哪种不良嗜好呢?抽烟,喝酒……烫头?”

我瞅了一眼死者那鸡冠一样的发型,笑道:“你怎么跟王大力一样,搞笑不分场合,严肃点行吗?”

“好好好,严肃!”孙冰心吐吐舌头。

我继续解释道:“这人是个瘾君子,长期吸食毒品。”

“那我们刚刚找到的粉末难道是……”孙冰心恍然大悟。

“拿出来瞅瞅!”我命令道。

孙冰心立马取出采集到的粉末,我用指甲挑了一丁点,准备往嘴里放,孙冰心紧张地大叫:“喂,万一是毒药怎么办?你怎么能拿嘴尝?”

我笑笑:“没事的,第一,他没有毒的体征;第二,这一丁点才几微克,算是氰化物也不会达到致死剂量……我又不会吃进肚里。”

我放进嘴里尝了一下,立即接过孙冰心递来的矿泉水漱了口,很肯定地答道:“海洛因!”

“神了,海洛因都能尝出来?”孙冰心看我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海洛因有一个特性,会让牙龈有轻微酥麻感,为什么港片里面验毒的小弟吸完之后都要往牙龈抹一抹,是这个道理,越纯的海洛因酥麻感越重。”我解释道。

“我们课堂可没教过这个,毕竟这些东西接触不到。”孙冰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当初我学习验毒的时候,爷爷真的弄来过一堆毒品让我记住它们的特性,当然我可没吸过,只是通过看、闻、尝来辨别。

我重新拿起听骨木,对着死者的胸膛听了一阵,这是一个重要线索,我反复验认了几次,死者的心脏在死亡前确实有过剧烈博动的迹象。

我又注意到一个细节,他的皮带解开了,我把他的裤子拉下来,发现他尿了一裤子,尿液很黄,味道较重。尿是人体排出的毒,这也符合吸毒者的特征。

死者的伤势并不致命,他在死前又吸过毒,真相看来已经呼之欲出,所谓密室杀人,捅破那层窗户纸,一般都不会太复杂……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