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死活不同意,最后被宋星辰硬按着才把裤子脱下来,我果然在他屁股下面发现一根尼龙线,从直肠里拽出装在安全套里的半斤海洛因。手机端

人赃俱获,这名大学生吓得脸色铁青,我冷冷的道:“交代吧!同伙有哪些,谁指使的。”

“没……没有人,我自己鬼迷心窍买……买的。”

“这么巧吗?死者屁股里也有海洛因,看来你们是心有灵犀,看着我的眼睛。”我说完发动了冥王之瞳。

“啊!!!”

一声惨叫之后,这小子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溃了,我从送餐车拿了一瓶营养快线,一边喝一边说:“交代吧!”

他瑟瑟发抖地说,自己是扶风一名无业游民,前阵子好哥们说有笔挣大钱的买卖,问他要不要干?当得知是夹带毒品的时候,很害怕地拒绝了,可是好哥们拍胸脯担保绝对没事,这条线已经做了五年了,从来没翻过船,负责这条线的独眼龙哥背景很硬,即便有什么情况也罩得住。好哥们还说,最开始跟独眼龙哥混的几人,现在都住大别墅开豪车了,一个个混得有头有脸,富贵险求,老老实实打工什么时候能发财。

他架不住利益的诱惑,答应了,被哥们介绍认识了滇南的独眼龙哥,独眼龙的主要‘业务’是从滇南购买毒品,运到大型城市以几倍的价格贩卖,每次都是招集一批年轻人,每人夹带一点,大家在火车各自装作陌生人,即使有一个失误被捕,也不会影响到其它人。

独眼龙哥还向他担保,算被发现了,只要口风严,事后他也会想法子捞他出来;但如果谁跟警察透露半个字,他找人弄死这个叛徒!

说到这里,小伙子恐惧地望了一眼尸体,蹲在地抱着脑袋哭起来:“我完蛋了,独眼龙哥肯定要像弄死他一样,弄死我。”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死者是被独眼龙杀掉的?”

“那还用问吗?这个花衬衫是个混混,普通人谁敢动他,我之前看见乘警在找他,肯定是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才被灭口的,独眼龙哥的手段很黑的,你们警察根本斗不过他。”小伙子答道。

我和黄小桃情不自禁的笑了:“你这位老大也是在你们这些不谙世事的雏儿面前吹一波,真见了警察,保证你还听话……既然都说了,把你的同伙特征告诉我们。”

无论我们怎么问,他始终不交代,口口声声希望我们给他留一条活路,黄小桃被气乐了:“坦白从宽才是你的活路,私自夹带毒品和受人指使是两个概念。你才二十出头,大好年华蹲十几年大牢,你觉得你出来还能找到工作,还能找到媳妇吗?”

“反正我不说,我不想被-干掉。”小伙子连连摇头。

我冲宋星辰眨了下眼睛:“把他的手剁掉!”

宋星辰拔刀出鞘,对着他的手腕砍了下去,小伙子尖叫起来,刀锋在距离他手腕几公分处停住了。

我说道:“这次是黄牌警告,下次是真的了,交代吧!”

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原来他吓尿了,他哆哆嗦嗦地将八名同伙的特征全部交代了一遍。

黄小桃立即通知乘警,告之他们八名嫌疑人的特征,要他们不动声色地朝这八个人所在的车厢集,等他们来了一起行动。

而她则将小伙子拷在餐桌,我掏出十块钱,押在喝空的营养快线瓶子底下,说道:“走吧!”

接下来的抓捕非常顺利,这帮人一看见我们和乘警包围过来,不等我们辨认自乱阵脚,好几个试探跳窗逃命,黄小桃大喊:“这帮人是运毒的毒贩,不要放跑了,协助警方有奖金!”

八名毒贩瞬间被包围在群众的汪洋大海之,灰溜溜地束手擒。然后黄小桃给协助的乘客每人发了一个面额不大的红包,有人抱怨奖金太少了,能不能多给点,黄小桃毕恭毕敬地敬个礼道:“感谢你对缉毒事业做出的贡献!”搞得对方无话可说,我心说黄小桃真是太贼了。

八个人都被带到了餐车,简单审问了一下,他们提供的线索和那名年轻人大同小异,乘务长问我道:“这起命案难道是毒贩内部之间的矛盾吗?”

我说道:“没有找到关键嫌疑人之前,还不能盖棺定论,乘务长,麻烦你们帮忙找一个独眼的男人。”

乘务长唉声叹气:“刚刚那位孙小姐已经说了,从头找到尾,没找到。”

“那停车期间,有人下车吗?”我问道。

“没有,我可以保证!”乘务长摇头。

我暗暗沉吟,这个男人特征如此明显,竟然两次都没找到,说明是乔装打扮了,是我们太执迷于独眼这个特征。

趁乘警都在这里,我又问了一个问题:“刚刚有人查过这名死者吗?”

一名乘警出列道:“是我查的,我看着他鬼鬼祟祟,要求出示身份证,检查一下行李。这家伙借口内急跑了,后来一直没找着,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人已经死了。”

“他没有说什么吧?”我问道。

“没有,全是跟我打马虎眼。”乘警吐槽了一句。

“什么时候的事?”我继续问道。

“大概一小时前吧。”乘警想了想回答。

时间倒是能对,乘警盘查死者,应该是发生在死者和独眼龙对话之前。我又向小伙子确认了一件事,死者和独眼龙关系较近,属于马仔和老大的关系,他跟他混了五年多了,要不是因为自己爱吸毒,把挣来的钱全败光了,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还在运毒的份儿。

因此我认为,独眼龙断不可能因为死者仅仅被乘警怀疑杀人灭口,死者被捅的可能性有两种,一种是因为其它原因和独眼龙发生冲突;一种是外人干的。

我准备亲自去找找看,这时一个人闯进来,嗓门很大地吼道:“宋神探!宋神探!俺有重要线索要提供!”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自来熟的大叔,我正色道:“我们在办案呢,你来干嘛。”

毛耿直满脸堆笑,挨个给乘警递烟道:“刚刚你们不是抓毒贩吗?所有乘警都往十三号车厢集了,然后我们那车厢有个小老头不见了,我以为他厕所来着,可是到现在没回来,这人是不是同伙啊。”

“哪个小老头?”我一下子被吸引了好心。

他大致描述了一下特征,我记得我们所在车厢内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但我跟他没有交谈过,我随口道:“谢谢你提供线索,你先回去吧。”

毛耿直又寒暄了一堆废话才肯离开,这时孙冰心打来电话,语气慌张地说道:“宋阳哥哥,你在哪?”

“我在餐车,怎么了?”我问道。

“又发现一具尸体,在卧铺这边,你们赶紧过来。”孙冰心的声音里掩饰不住害怕。

我脸色一变:“死者是谁?是独眼龙吗?”

“不是的,是和咱们在一个车厢的一位老人!”孙冰心在那头回答。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