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找了一间会议室坐下,交换一下情报,既然要合作,我们没理由藏着掖着,将江北残刀的有关情报大致说了一遍。

听完,梁警官的眉头拧成一团:“几位稍等,我有些东西要给你们看!”

一会功夫,他取来两份尸检报告和一个盒子,我翻阅尸检报告,注意到尸体身有大面积撕裂伤,体内检出了兴奋剂,手脚均有被捆绑的痕迹。

我问道:“尸体被人用过刑?”

梁警官惊讶地看向我:“小兄弟是行家啊,我们分析了一下午才得出这个结论,你扫一眼看出来了?”

我点点头:“因为我和这个凶手打过交道,了解他的犯罪风格,这么说,钟表匠已经开始行动了?”

“看来是这样的,我正在发愁这案子要怎么破,两名受害者完全没有关联,也不存在凶杀、情杀、抢劫杀人的动机,正好你们来了……对了,我这里还有一样东西。”

说完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三张金属卡片,我一眼认出来分别代表赌圣、狂厨和血鹦鹉,我询问道:“你从哪弄来的?”

“几年前我追踪过一宗离案件,在海边发现了几具尸体,他们分别被摘取了心、肺、肾等内脏,我顺藤摸瓜一路追查,最后却毫无收获,只找到了这些东西,我曾经怀疑是某个国际贩卖器官组织所为。听你们说什么江北残刀七天王,我想会不会与此有关呢?”梁警官答道。

“死者多大?”我问道。

“都是很年轻的人。”梁警官回忆道。

“当时是农历三月三吗?”我继续问道。

梁警官震惊不已:“你怎么知道的?”

我瞬间明白了,这是六道狂厨的手笔,这几人被摘了内脏,应该是被他吃掉了。他曾经在澳门办过他那恶心的六道极宴,血鹦鹉和赌圣应该是被宴请的嘉宾,狂欢之后留给警方一个烂摊子。

我解释了一遍,梁警官皱眉道:“世间竟有此等罪恶的勾当,这个江北残刀真是死有余辜……对了,我在这次的命案现场也找到了相似的卡片。”

他拿出一张卡片,卡片是装在证物袋里的,表面因为沾了血有些生锈,我看了一眼发现很陌生。它不属于任何一名天王,因为卡片刻着一个机器人,全身下都环绕着弹簧和齿轮。

我不禁笑了:“钟表匠想当天王!难不成他想取代景王爷?”

黄小桃道:“看来他要找的vip确实至关重要。”

梁警官大惑不解,我和他解释了一下这次的案件,听罢梁警官道:“原来还有这种复杂的利益关系,我不知道以我个人之力,能否搞定?”

我说道:“放心吧,我们一直在跟江北残刀打交道,这次的主力由我们来担当。梁警官,你能调动多少警力?”

“我们不像大陆有健全的公安系统,澳门只是一个小城市,刑事科能调动的警员大概只有二十名。”梁警官答道。

孙老虎这时道:“我会申请国驻澳门部队调来一批特种部队支援此次行动,梁警官,手续问题交给你了。”

梁警官一拍胸脯:“好的,包在我身。”

我继续研究命案,刚刚的尸检报告说两名尸体均被焚烧过,经碳氧血红蛋白检验是死后焚尸,凶手使用了助烧剂,焚烧温度达到千度,痕迹销毁得非常干净。

死者身的撕裂伤集在背部,左右对称,由此可见使用的可能是同一种刑具,从照片看感觉像是某种挂钩造成的。

眼下最大的难题是死者的身份,澳门这地方外来人口很多,警方连日查找近期失踪人口,仍一无所获。

我看报告的时候,梁警官取来一份卷宗,里面有几张现场的照片。一张照片,被火烤得黑漆漆的屋子里有一个类似x型十字架的东西,面吊着一具人类残骸,整个已经碳化了。

另一张照片是在山,也是一具焦尸躺着一堆残骸面,从能辨别出金属物,但整个结构已经完全毁坏。

我推测道:“钟表匠焚尸的目的不仅仅是掩盖身份,给警方侦破增强难度,同时还是为了毁掉自己制造的刑具。”

黄小桃问道:“可是他在现场又丢了一张自制的卡片,这不是矛盾吗?”

我摇头:“他是一名机械师,他不想被人知道的是刑具的构造,好像在保护专利一样。从次打交道的经历看,他是一名高调的罪犯,处处想展示自己的犯罪风格,他故意告诉警方是他做的,所以并不矛盾。”

黄小桃道:“会不会是这样,刑具本身会透露线索?”

“有这种可能,可以分析一下成分,查一查……对了,我想看看尸体。”我说道。

梁警官道:“尸体已经解剖了,我们这里的法医专家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解剖数达到千,这份尸检报告是完全可以相信的。”

我笑笑:“不是我信不过,我习惯亲眼看看。”

我们来到法医试验室,尸体已经被装袋冷冻了,我们一袋袋拿出来,其两袋装着两名死者的胃容物,里面只有液体,另外两个袋子里是小肠里找到的食物残渣。和报告写得差不多,两名死者胃里都是空空如也,法医在小肠里找到一些消化了十二小时左右的食物残渣。

我拎起一个袋子审视,里面能瞧出来的残渣有豆腐、青菜、肉、豆芽等,消化程度确实是十二小时左右,可我又觉得哪里不太对。

孙冰心指着底部的一坨黑色物质,问道:“宋阳哥哥,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吧!”我说道。

梁警官脸色一变:“我看还是算了吧,死人肚里的东西,很恶心的。”

我笑笑:“不要紧,我们习惯了。对了,你们先去忙别的吧,咱们抓紧时间。”

黄小桃点点头:“行吧,我最看不了你们验这个东西,省得晚没胃口,我还想好好品尝一下当地风味呢!”

几人离开的时候,梁警官低声询问:“你们特案组为什么会配两名法医?”

黄小桃道:“一个是法医,另一个你猜猜是什么?”

我心暗笑,打死也猜不到吧。

我们把食物残渣倒进一个盆子里,虽然事先含了苏合香丸,但那味道还是格外酸爽,我凑过去嗅了嗅,快速的说道:“是豆瓣酱或者大酱一类的东西。”

孙冰心拿镊子划拉了一下:“没什么疑问,咱们继续看别的。”

“等下!”我说道:“这么大疑问没发现吗?立刻化验一下其的益霉菌浓度。”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