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霉菌是让豆类大酱发酵的菌种,虽然厂家一般都会在酱做好的时候放点防腐剂来抑制它们继续发酵,但在严格的食品安全法规定下,防腐剂的份量是不足以杀光它们的。

所以在进入肠胃的温暖环境,益霉菌会继续繁殖。

趁孙冰心化验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死者的内脏,内脏倒是保存完好,看来死者生前躯干部位没有受到剧烈殴打。

从骨骼宽度和横截面判断,两人均为四十岁以的年男子,身体强健,钟表匠一定对他们用了殴打还要痛苦的刑罚!

一刻钟后,孙冰心向我报告说:“肠道里的益霉菌数量很少,远低于平均值。”

“那对了,胃里空空如也,内脏完整,胃肠却有轻微水肿,所以钟表匠对他们用的是灌刑。”我摘下手套解释道。

“灌刑?”孙冰心不明所以。

“是不断地把水灌进胃里,再强行挤出来,然后继续灌,同时还用铁钩钩住他们的后背,让他们不断变重的身体往下坠,撕扯自己的身体。”我解释道。

孙冰心听得直皱眉:“真残忍啊!”

“是啊,这种酷刑既痛苦,又不容易有生命危险,人的胃想象要坚韧,能够扩张到原体积的五倍。所以报告对最后一餐的时间判断错了,因为胃里进入了大量的水,把胃酸和肠道消化液稀释,所以死者摄入最后一餐的时间应该在十二小时以,估计在十五到十六小时左右。”我判断道。

“那我再验一下胃酸浓度?”孙冰心抬头看向我。

“不必验了,这个线索意义不大,只说明一件事,法医报告有漏洞,值得咱们复勘一遍!”我说道。

也不能说这里的法医没经验,他们是太有经验了,所以按照以往的经验当成普通案件来解剖,于是产生了这种误判。

我们一个接一个打开袋子,第一名死者的肺部作过手术,第二名摘除了一部分肝,这些法医都有记录。

我拿起死者的头颅检查,死者的脸基本被火完全毁容,眉骨以的颅骨和大脑都被法医取掉了,我重点观察解剖的盲区——脸部。

我拿手指摸着死者的面骨轮廓,面烧焦的皮肤不断落下,孙冰心问道:“宋阳哥哥,你是在用仵作手法还原死者的长相吗?”

“不是,有一个发现,拿把刀过来。”

我把死者的颧骨部位切开,直到露出骨骼,然后用酒精清洗干净,我指着颧骨说道:“瞧这里的骨纤维,是不是很粗糙?”

“难道死者削过颧骨?”孙冰心快速的回答。

“咱们把整张脸皮揭下来看看吧。”我眯着眼睛道。

揭脸皮是很困难的,我们小心翼翼地一片片揭掉焦黑的皮肉,两个小时后,一副完整的头骨出现在面前。我用洞幽之瞳审视了一遍,立即发现死者脸部有六个地方做过整形,从骨板的愈合情况看是很久以前做的。

随后我们揭掉第二名死者的脸皮,这次次有经验,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和前一名死者一样,这名死者也曾经做过大范围的整型手术。

孙冰心沉吟道:“明明是两个男人,为什么要做整型手术?”

“而且他们整型的方式很反常,一般男性整容会把眼框加深、鼻梁垫高,但他们并没有做这些,甚至把鼻梁变低了。这说明他们不是为了好看才去整型,而是为了掩盖身份!”我恍然大悟。

“掩盖身份?所以警方怎么也查不到他们是谁?”孙冰心问道。

“别急着下结论,再看看别的地方,我们把内脏以外的部位拼一下。”我说道。

我们花了半小时,把两名死者的‘框架’复原,当尸体完整地摆在床时,我立即发现了问题,第一名死者肩膀和膝盖受过伤,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

这个细节法医没有提,可能是没发现。

另一名死者的肋骨是金属接的,双臂曾多次骨折,法医只发现了前者。

这样的伤,普通人身是很难见到的,由此可见死者生前从事的都是危险的工作,我联想到特警、雇佣兵、特工等身份。

我仔细检查这些伤势,发现都是五六年前留下的。

孙冰心突然叫道:“宋阳哥哥,你瞧这里!”

孙冰心用镊子揭下死者臂的皮肤,下面露出一个纹身,这个纹身很古怪,下面是蛇,面是龙,仿佛一条正在变成龙的蛇。

我揭开另一名死者相同的部位,也发现了相同的纹身,我笑道:“果然还是得亲眼看看尸体,看来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行了,验尸到此为止,我去查一查这个纹身。”

我们迅速把尸体收拾好,孙冰心问我觉得死者是什么身份,我分析道:“从他们的体格和受的伤看,可能是某个部队的雇佣兵,他们身所有的伤都是在整型手术之前留下的,年龄也都在四十岁以。我想这个部队的成员退役之后会替换掉自己的脸以掩饰身份,由此可见这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集团,有可能他们本身也是罪犯。”

沉吟片刻,我补充一句:“这个集团和钟表匠要找的vip,一定有莫大关联!”

来到外面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黄小桃他们都不在,只有老幺在一间给我们安排的临时办公室里吃着蛋挞打游戏,原来黄小桃他们去现场调查了。我问宋星辰怎么也不在,老幺盯着屏幕道:“谁知道你那保镖去哪了?”

“一定是受不了你才出去的……”孙冰心笑道。

正说话间,宋星辰像鬼影一样闪了进来,手里拿着几杯纸杯装的珍珠奶茶,放到桌,一言不发地站到一旁。

想必宋星辰和老幺呆在一起很难受吧,所以才跑出去溜达去了。

我让他俩看了一下我用手机拍下的纹身,两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老幺用电脑替我查起来,他说可能要费点功夫。

天色不早,我们忙了一下午早已饥肠辘辘,准备出去吃个饭。刚走到外面,黄小桃他们回来了,黄小桃说道:“去了一趟现场,收获微乎其微,不过我拍了照片,你待会可以看看,你们这边呢?”

我把复勘尸体的结果说了一遍,最震惊的是梁警官,他不可思议的道:“你们竟然从尸体找到这么多线索!这简直是我局法医的失职。”

我笑笑:“也不算失职啦,只是手段不同罢了。”

“有机会你们一定要给我们这里的法医讲解一下大陆的验尸手段!”梁警官连连称。

“好的!好的!”我点了点头。

这时,孙老虎招呼一声:“走,吃个饭去,肚子饿坏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