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说道:“所谓的黑暗七天王不过是顶级罪犯而已,没有忠诚和原则可讲,表面一团和气,可是一旦出现重大的利益,会像野兽一样争个你死我活!”

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原来钟表匠只是一个引子,真正的大鱼还在后面。手机端 ”

孙冰心问道:“老先生,既然这样,能不能让他们自相残杀,等最后剩一方的时候,警方再出面呗!”

刀神阴森森的笑了:“小姑娘你太天真了,且不说他们争斗的过程会波及多少无辜的人,一旦一方得到vip,势力养大,再想拔除难加难了。而且修罗血祭在即,这帮天王死掉一批,还会有新的涌现,如果现在不釜底抽薪,才是真正的养虎为患。”

众人一阵沉默,我问道:“那小丑又是什么来头?”

“小丑这个人疯狂残忍,捉摸不透,他可能会是你们最难对付的敌人。”

刀神解释说,原本的七天王并没有小丑的一席之地,他的出身很卑微,是前任一位天王培养的暗杀部队,专门对付组织里的叛徒。

这支暗杀部队都是从小被拐卖来的孩子,在一个秘密据点接受残忍的训练,除了暗杀和格斗技术,他们还会被洗脑,让他们变成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

据说在这个秘密据点,十个孩子里,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活到成年。

小丑是这帮暗杀者的翘楚,他意志坚定,一直没有被洗脑,只是伪装唯命是从,把自己的感情封闭起来。

这位天王会给每一名暗杀部队的成员安排一个任务,让他们杀害自己的父母,当然事先并不会告之目标的真实身份,暗杀成功之后才会说出来,以此达到测试他们的忠诚和洗脑的目的。

小丑在二十一岁这年,和其它人一样接到一个任务,去杀害一对夫妻,当他得手之后,在死者身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他瞬间崩溃了,从此开始变得疯狂起来!

正应了那句话,越是意志坚定的人,崩溃之后越是疯狂。

小丑既疯狂又聪明,他暗谋划,干掉了那名天王,并征服了他的手下,将所有不愿服从的人全部杀掉。这件事在组织里造成了轰动,一名天王竟然被自己手下火并了,为了维护组织的脸面,其它天王纷纷出手,打算把小丑肃清。

在一轮又一轮的肃清,小丑竟然通过各种大变活人的魔术顽强地活了下来,正常人根本捉摸不透他魔术的真假,他简直生来是一名超级罪犯。

这时善于用人的黄泉买骨人出面,让其它天王停手,将小丑吸收进组织,成为天王的一员。黄泉买骨人卖了这个大大的人情,从那时起,小丑和他走得最近,也经常替黄泉买骨人办事。

黄泉买骨人也给他充足的自由,放任他那疯狂的罪犯风格,小丑做的案子每一桩都是‘惊天动地’,充满了魔术元素。

说到这里,我想起在那份资料看到的卷宗,道:“2011年大马戏团惨案,2012年马来西亚银行抢劫案,2014年南海幽灵船案,看来这些都是小丑的手笔。”

刀神点点头:“没错,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

如此可怕的对手,让我们都感到不寒而栗,孙老虎站起来说道:“不管他到底是何等凶险的罪犯,我只认一个理,邪不胜正!为什么,因为我们身后是人民,而他们只是一帮乌合之众。”

这番激昂慷慨的话令众人的愁云一扫而空,我们又重新振作起来。

这时梁警官从外面走进来道:“刚刚巷子里那具杀手尸体,你们要不要验一验?”

我说道:“看看吧!”

往外走的时候,我给刀神看了一下那个纹身,他摇头表示不认识。

我们来到停尸房,尸体依然穿着刀神的服装,看着有点怪怪的。他身什么也没有,我仔细检查了一下鞋底,面有一层沙土以及一些白色的东西,我嗅了嗅道:“好像是鸟粪,梁警官,澳门这边的土质你了解吗?”

梁警察回答:“这个我真不了解,得去请教地质专家。”

我把鞋交给孙冰心,让她先取个样。

梁警官已经给死者拍了照片,送到户籍查询心去调查他的身份,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他的腹部,也是走个流程,我并不指望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当我把听骨木移到死者的胃部时,突然听到喀嚓一声,好像触发了什么机关,我吓出一声冷汗,立即大喊:“后退,他肚子里有东西!”

众人紧张地退到门边,只听见一阵狂笑声从死者腹内传来,一个声音说道:“宋阳,听说你干掉了我们两名天王,了不起!哈哈哈哈!我真想和你玩一场大魔术,可惜这一次有任务有身,奉劝各位一句,不想死赶紧滚回老家,否则澳门是你们的葬身之地!哈哈哈哈……”

声音在一阵疯狂的大笑声结束,我们面面相觑,我过去摸了一下死者的胃,说道:“是一部录音机。”

黄小桃收起枪,骂道:“疯子!”

我问道:“之前你们看到的小丑长什么模样?”

孙冰心描述道:“脸画得像马戏团的小丑一样,头发乱蓬蓬的,脖子系了条红围巾,身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马戏团衣服……对了,他嘴里好像还叼了根棒棒糖。”

王援朝补充了一句:“他使用的枪械是以色列产的乌兹冲锋枪,大陆很难搞到。”

我还有些事情想问刀神,一回头发现他人已经不在了,真是神出鬼没。

我们回酒店休息了一夜,隔日一早,梁警官派出所有人去打听纹身的线索,孙老虎去接驻澳门军营派来的特种部队,我暂时没什么事情可做,和黄小桃去了一趟澳门最大的图书馆,查询一下本地的水、地质、气候的基本信息。

这一等是两天,这天傍晚,梁警官突然打来电话,告之我们一个地址。

我们匆匆赶去,现场是一处位于闹市区角落里的门面店,已经被警方封锁。刚一靠近我闻到一股血腥味,我问梁警官怎么了?他说他们在调查突然发现了一名被杀害的纹身师,此人是个老人,从事这一行已经有四十余年,可能是知道什么情报,被凶手先一步灭口了。

黄小桃攥拳道:“该死,被抢先一步。”

我眉头一沉道:“钟表匠拷问过那两个男人,想必情报我们充足得多,被抢先也很正常。”

这时屋里传来一阵大喊:“队长,不好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