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火速冲进纹身店,现场的画面十分诡异,只见地躺着一具老人的尸体,额头有一处枪伤,两名警察站在旁边,周围是一些发条玩具,绕着他们不停走动。

有不停敲锣的发条猴子、摇摇晃晃的发条鸭子、翻着筋斗的发条小熊,无一例外的是,他们身都用黑胶带缠着一个棒状物体,可能是爆炸物。

警察哭丧着脸解释,他们刚刚正在照拍取证,不小心踢断了一根丝线,然后这些怪的东西从角落里钻出来,他们怀疑是炸弹,不断随便动!

这毫无疑问是钟表匠的杰作,制造这种小机关他最擅长。

梁警官流着冷汗说道:“阿杰、阿诚,你们千万别乱动,我找找机关在哪?”

黄小桃阻止道:“打电话叫拆弹专家过来!”

梁警官苦着一张脸:“现在是下班高锋期,万一是定时炸弹根本来不及,我以前学的是电子,我大概可以应付。”

我注意到这些发条玩具的行动轨迹很有规律,我掏出手机给黄小桃打个电话,注意到讯号不断有干扰,当下胸有成竹的道:“附近有一个很有规律的强干扰源,一定有什么东西在控制它们。”

我举起手机,小心翼翼地在屋里走动,当手机接近一堵墙的时候,干扰信号变得强烈起来。那面墙一张纹身画,我把画撕了,下面露出一个讯号发报器似的装置,在不停地闪烁红光。

梁警察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起子,拧开这个装置的盖后松了口气:“没事,这个东西我还是能搞定的。”

他很麻溜地拆掉一些电路,讯号消失,发条玩具自动停止。

所有人长松了口气,一名警察准备去捡起一个玩具看个究竟,我大声阻止:“别碰,它们可能是触碰式引爆的!你们先小心地走出来,等拆弹专家过来处理。”

我们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一辆排爆车开来,拆弹专家用仪器扫描之后告诉我们,这些玩具面装了雷管和平衡触发器,一倒地爆炸。虽然爆炸强度有限,但炸死人是绰绰有余的,幸好我们处理及时。

一想到刚刚这些玩具摇摇晃晃走动的样子,我们个个心有余悸,看来钟表匠已经意识到我们的到来,不择手段地牵制住我们的脚步。

我回到店内验尸,死者年龄七十岁以,身材矮小,死因毫无疑问是额头的枪伤,从各方面判断死亡时间在十小时以。

我活动着死者的关节,又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死者死亡前似乎是坐在椅子的。我在椅子旁的桌子发现了一个手印,几乎肉眼可见,死者当时把手放在桌边,流了大量的冷汗,以致于形成手印。

由此可见,他大概是被人用枪顶着脑袋强行逼问什么?

此外,在死者左手边的一个架子下面我找到了一部手机,面拨了报警电话,但没有打出去,凶手应该是注意到了死者的小动作,于是一枪结果了他。

我并没有做更近一步的验尸,死者掌握的情报他的尸体要重要得多,从目前的局势看,抢先一步找到vip才是重之重。

黄小桃找到一本纹身图案集和一个帐本,我翻阅了一下图案集,注意到有一页被粗暴地撕掉了,我叹息道:“凶手挺谨慎的,他知道这个线索会暴露目标……”

我拿起帐本,面全是一些数字,我试探从发现一些规律,看着看着,我又翻起图案集,指着页码说:“看这里,页码用字母和数字表示,帐本也有。”

黄小桃凑过来看了一眼,道:“真的哎!”

这名纹身师已经将图案烂熟于胸,用序号可以记录纹身图案,大概是因为每种图案收费不同吧。

我从图案集缺失的那页前后的序号推测,缺失的图案为h13,我快速翻看帐本,这帐本只记录了10年至今的交易,看来这名纹身师生意不怎么好,经常是几天才有一名顾客。

翻到某一页时,我终于找到了h13,是去年6月2号的一单交易,不,是四单!他在后面标了一个“乘以四”的记号,说明当天有四个人来这里纹了这种图案。

果然,这个图案是某集团专用的,可是知道这个也于事无补。

我一阵气馁,线索这样断了吗?

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重新梳理一遍,我把帐本又快速翻了一遍。我突然注意到,前后的笔迹略有不同,前一种笔迹出现的最后几页,字迹很模糊,但能看出来是同一个人写的。

我放下帐本,在屋里找来找去,黄小桃问我在找什么,终于我在冰箱里找到一样东西,是一排药瓶,我拿起来说道:“这是治疗帕金森综合症的药物,老纹身师在前年患了帕金森!”

黄小桃睁大眼睛:“所以去年6月2号的纹身不是他纹的,他有徒弟?”

“没错,这次绝对不能再慢一步,赶紧找!”我叫道。

梁警官给工商管理部门打了电话,却被告之这家店手续不齐,信息已经有二十年没更新了,并不知道老纹身师的徒弟是谁。

我觉得这个人既然在这里工作,周围的人应该认识,于是走访了一下附近的店铺,一个卖盒饭的店主道:“你是说老金吧?他前年确实收了一个徒弟,经常来我这里买盒饭。”

“他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店主说:“我们一直喊他小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这时店主突然望向窗外:“咦,那不是他?”

我们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戴着口罩的小伙正在探头探脑,注意到我们的视线拔腿跑,我和黄小桃迅速追出去,黄小桃叫前面的梁警官拦住他。

这小子简直是属泥鳅的,一转身钻进一条窄巷。宋星辰动作神速地追进去,当我们赶时,小伙被堵在一条死路,坐在地歇斯底里地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为何有这么大反应,于是前试探地问了句:“昨晚,你是不是看见你师父被杀了?”

小伙惊恐地睁大眼睛,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出卖了他……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