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点破之后,小伙的心理防线迅速崩溃,但还是负隅顽抗地重复那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

黄小桃亮出证件道:“我知道你是怕引火烧身,现在能帮你的只有我们警方,希望你合作。 ”

小伙抬起泪汪汪的眼睛:“那我说了之后,可不可以把我保护起来?”

黄小桃点点头:“没问题!”

小伙环顾四周,道:“我不想在这里说,先去警察局吧!”

梁警官留了几个人收拾现场,然后和我们一起回到警察局。这个小伙昨天晚目击到了师傅被人枪杀,今天一整天没敢回家,也没吃饭,我们给他买了猪扒饭和矿泉水,他立即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吃着吃着他突然哭了,说道:“我早劝过我师父不要跟那帮危险的人打交道,可他是不听。”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线索,苦苦寻觅的线索终于出现在眼前,我们都按捺不住心兴奋,我安慰道:“别急,慢慢说。”

他说老金是二十年前这一带非常有名的纹身师,性格也是出了名的孤僻,他打小很崇拜老金,学缀学之后一直求老金收自己为徒,但老金却不肯,于是他死皮赖脸地经常提着礼物门拜访。

直到前年,老金突然松口说愿意收徒,他兴奋得不得了,后来得知,原来老金患了帕金森,对于纹身师来说这等于职业生涯的结束,所以左思右想还是准备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

打那之后,老金倾囊相授,而他也像海绵吸水一样学习着,不到半年已经学有所成。可是老金不放他走,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愿意在这里白打几年工,老金没有子女,当是替老金养老,等老金去世再自立门户。

在这里打工期间,他注意到一件怪的事,这家店几乎没有生意,只靠一些熟客支撑,有时候一月的收入完全不够付房租和水电费。

他建议师父把店搬到闹市区,重新作作宣传,现在可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技艺再高超,没有营销手段也是无人问津。

可老金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说什么都不愿意改变,仍然死守着这家店!

去年六月,四个面相凶恶的家伙找店来,直接丢出一口袋钱,看得他眼睛都直了。然后老金让他给这四位客人纹一个图案,是一种他从没有纹过的怪图案,半蛇半龙。

忙了一整天纹完四个纹身,四个人一言不发地走了,他这才敢问老金:“这几人是黑社会吗?”

老金摇了摇头道:“我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小金啊,你要记住,以后无论如何,这家店都不能挪窝。但凡遇要纹这种图案的人,绝对不要多嘴,我和这些人是有言在先的。”

他忍不住追问原由,老金解释道这帮人二十年前找门来,要他纹这种图案,每年都会带来几个人,并且绝对不能对外界透露!

虽然老金从来没问,但也留了些心眼,曾经有几桩轰动澳门的街头枪战,有纹着这种图案的人死在现场,他猜测,这帮人可能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成员。

昨天晚,一个打扮得怪模怪样的人找到老金,还带了一帮人。当时他正在外面给师父买宵夜,一走到店前看见那个怪人用枪指着老金的头,吓得立即跑了。

他躲在小巷里等了几个钟头才敢回去,看见师父已经倒在血泊,他不敢进去,怕留下对自己不利的证据;也不敢报警,因为他生怕被卷进什么事件。

他一直在那家店附近转悠,直到我们出现,才把这些告诉我们。

听完之后,小伙已经泣不成声,我拍拍他的肩膀:“你在这里呆着,待会我会安排人把你保护起来。”

小伙不停地说:“谢谢!谢谢!”

我让梁警官翻查一下卷宗,花了近两个小时,我们从他前任科长的卷宗里找到一起枪杀案,照片果然有纹着这种图案的死者。

梁警官说道:“原来情报在我们警察局里。”

我笑了笑:“灯下黑也是正常的。”

我翻着那卷发黄的卷宗,心想千万别又是什么线索也没有啊,直到翻到最后一页,前任科长在报告填了一句话:“该组织名为封天集团,地址在xx街,我将继续调查。”后面是一个日期。

梁警官忽然大叫:“这个日期……是前任科长殉职前留下的!”

我合卷宗道:“看来他的死和这个神秘集团有关,对了,他死在什么地方?”

“是一座写字楼,尸体发现的地方好像被人搬空了一样,什么也没有。”梁警官回忆道。

“去那里看看。”我催促道。

“不,不用去了,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栋楼早拆掉了。”梁警官叹息。

煞费苦心,最后我们只找到了这四个字,这个集团究竟有多神秘!

眼下务必争分夺秒,梁警官调动一切资源寻找封天集团,结果令人错愕,这个集团没有贸易往来,没有纳税记录,没有海关记录,像是一个幽灵,我怀疑它可能顶着其它公司的名字。

我们一直忙到很晚,毫无进展让所有人都很沮丧,这时宋星辰对我说:“小少爷,跟我出来一下。”

我和他来到外面,看见刀神站在那里,宋星辰解释道:“我看你们没有进展,试着问了一下前辈,他有话要说。”

我激动地问:“刀神,你知道这个封天集团?”

刀神点头道:“我在组织的时候有所耳闻,它对外宣称是一家普通的安保公司,实际是景王爷安插到这里的一支势力,景王爷很多年前开始染指器官交易,而东南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所以他在这里放了一批自己信得过的亲信,用来保护自己的贸易渠道。同时也是一道保险,在自己出事的时候封天集团将会启动。”

我不禁有些诧异:“这怪了!明明是景王爷的亲信,钟表匠却在杀这帮人。”

“封天集团是直接效命于景王爷的,不听从其它人的命令,钟表匠还没有达到这层权限,所以他只能采取过激的手段,站在钟表匠的立场也可以理解,景王爷覆灭之后大家都盯了vip,他必须快人一步!景王爷这个人很保守,也很谨慎,他生于封建贵族家庭,把那一套满清的权力体系挪到自己的集团,培养自己的亲信和党羽,建立层层的效忠模式。我们在扶风铲除的那帮人贩子和器官贩子,充其量只是替他打工的喽罗,所以他一点也不心疼,说弃弃,这些人的份量加在一起,也不这个封天集团。”

我沉吟道:“看来找到封天集团,等于找到vip!”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