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梁警官冲出来,兴奋地说:“宋顾问,我们查到一家可疑的公司,这家公司成立十年没有贸易记录,可是一直在正常纳税。 ”

“做什么的公司?”我问道。

“项目还挺多,五金、石油、设计、安保……都有!”

一听‘安保’这个词,我立即感觉这可能是封天公司,我朝刀神看了一眼,他点点头:“十有,我和你们一起去,我也很好这家封天集团。”

虽然现在是十二点,但事不宜迟,我们准备马去。

出发的时候,我让王援朝留下来,主要是考虑到他伤势未愈,多有不便,王援朝起初不同意,黄小桃下了命令他才答应。

孙冰心、老幺、孙老虎也让他们留下,其它人统一穿防弹衣,以防不测。

夜晚的马路几乎没什么车,我们一路风驰电掣赶到那条街,快到的时候,黄小桃用无线电通知大家下车,动静太大怕打草惊蛇!

那是一栋很旧的写字楼,我们从安全通道去,梁警官打着手势,带领一帮警员率先冲进去,他们打开随身手电,看清屋内时发出一声惊呼。

我随后走了进来,只见黑漆漆的楼层里,遍地都是尸体,一部分是穿着黑西装的人,另一部分则是打扮成游客造型的,他们都是枪而死的。

黄小桃问道:“这里发生枪战,难道没人报警吗?”

话音刚落,下面传来警笛声,一帮全副武装的飞虎队训练有素地地冲来,一脚踹开门喊道:“把手举起来。”

梁警官指着自己胸前的证件道:“我是警察总署的梁正鸣!”

对面则道:“我是圣安多尼区的飞虎队队长雷豪天。”

差点搞出乌龙,原来是该区的飞虎队接到市民报警,便立即出动了。

梁警官和飞虎队交涉了几句,我在屋里来回走动,那些黑西装的右臂统一纹着那种纹身,另一拨死者看不出身份,可能是钟表匠的人,或者小丑的人。

我在卫生间里看到了一些灰烬,已经粉碎,看不出面的字。我用手摸了一下灰烬,间还有一些余温,我说道:“看来这帮人刚刚离开。”

封天集团,果然狡猾,一发现自己暴露了便立即转移。

这时,外面的飞虎队突然大喊一声:“什么人,站住!”

我和黄小桃冲出来,只见一个穿着紧身衣的身影飞快跑过,飞虎队鸣枪示警,但那身影毫不停滞。她十分狡猾地插到警察间,飞虎队怕开枪伤到自己人,刚刚举起的枪又放下。

我用洞幽之瞳捕捉到了她一瞬间的身影,那身紧身衣勾勒出一段曼妙的身材曲线,我的心跳一阵加速,是她!

神秘人的下一个动作更让我确认她是血鹦鹉,只见她扬起右手,手像扑克牌一样摊开一排飞标,扬手一甩,便有几个飞虎队员惨叫着倒下。

血鹦鹉似乎看出来飞虎队员都穿了防弹衣,飞标十分狡猾地射在他们脚面,令他们失去行动力。

得手之后,血鹦鹉冲向一条走廊,刀神神速地追赶去。当我跟过去时,看见两人在黑暗交手,血鹦鹉的武器是两只飞标,半空尽是兵刃相交的火花。

毕竟姜还是老的辣,交手不到十个回合,刀神一脚踢在血鹦鹉身,她向后趔趄一步。

“妖女,看你往哪跑!”刀神的语气里压抑着愤怒,次他被血鹦鹉捅了一刀。

血鹦鹉一直退到窗户边,突然把面罩揭下来,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带着泪痕,用手捂着自己的腹部幽怨地说道:“你难道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看到她被打哭了,我的心竟然一阵刺痛,五秒之后,刀神才开口:“你简直是在污辱怜香惜玉这个词。”

血鹦鹉突然咧嘴一笑,手掌多了一个鸡蛋大的球,往地一掷立即烟雾弥漫,她笑道:“不解风情的老头子。”然后是玻璃破碎声。

“小心有毒!”刀神用斗篷扇开烟雾,那烟只是呛人,倒没有毒。

等烟雾散尽,我们发现玻璃被打碎了,窗户框抓着一只铁爪,后面延伸出一段登山绳,血鹦鹉的身影飞快消失在黑暗。

刀神懊恼地向墙壁打了一墙,转身走了。刚刚不仅仅是我,连他也受到了血鹦鹉的欺骗,虽然事后想想很可笑,但只要是男人,面对她那张楚楚可怜的脸,真的很难下的去狠手。

梁警官和黄小桃赶来,问怎么了?我如实告之,血鹦鹉的性格向来是单独行动,这里死掉的喽罗应该不是她的手下,否则她没必要多此一举地在这里现身。

梁警官问道:“尸体要看看吗?”

“看看吧!”我点点头。

这些尸体的死亡时间都在一小时以内,不少人手还握着打开保险的手枪,我在他们身并没有搜到什么东西,手机、钱包等物都没有,大概是被人清理过。

我脱下一名入侵者的鞋仔细察看鞋底,然后又看看另一个人的,两人鞋底都沾着灰色的粉末,我仔细辨认一番,说道:“好像是水泥!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石灰粉。”

“看来他们在一个施工现场呆过。”黄小桃分析道。

我取了样让孙冰心拿去化验,看看还有什么遗漏。

我们随即回到警察局,留下一批人善后,负伤的警员也和我们一起回去,他们脚的伤势都无大碍,只是可能需要休养几天。

孙冰心连夜化验,死者鞋底的成分除了水泥和石灰,还有大量的盐分,是未经提取的自然盐。

我立即反应过来,是海水!

这时梁警官提着一大包宵夜进来,道:“你们大陆警方都这么拼的吗?凌晨三点了,吃点宵夜休息一会吧。”

他一样样拿出食物,有饮料、炒面和煎饺。我虽然很饿,但更主要的是困,这两天没怎么睡好,脑袋都有点蒙,孙冰心和黄小桃也是哈欠连连。

不过成为警方顾问以来,我的身体早已适应这种疲劳的生活,我把化验结果告诉梁警官,问道:“澳门海边有没有正在施工的地方?”

梁警官道:“这个我一时半会想不起来,现在各部门都下班了,明天一早我让他们查,今晚再熬夜也没什么必要,我看大家早点休息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