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着心事,这天晚我睡得不是很踏实,隔日早起来的时候,眼眶都是酸的,全身酸胀得不行。

黄小桃凑过来道:“肩膀酸啊?我给你捏捏。”

“不不,不用。”我连连摆手。

她不容反驳地把手放在我肩膀,她的力道不轻不重,捏得十分舒服。

她捏完,我给她捏了捏,黄小桃闭着眼睛发出舒服的声音。此刻在我面前的黄小桃卸下了坚强的伪装,只是一个娇弱的女孩,更加惹人爱怜。

沉默了一阵子,我说道:“小桃,有件事想和你坦白。”

“你说!”

“每次血鹦鹉现身的时候,我总是对她有种特别的感觉,不过我可以发誓,我真的没有喜欢她,只能说……唉,我也说不出来那种感觉。”我支支吾吾的道。

说完,我立马后悔,干嘛要把这些说出来,可我实在不想欺骗黄小桃,哪怕她生气也想说实话。

黄小桃突然笑了:“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一看见美女大脑短路……她长得很好看吗?”

原来黄小桃没见过血鹦鹉的真容,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便道:“也许她身有什么媚惑男性的药水。”其实我心里清楚,她的媚惑不止是药水,还有骨子里透出的娇媚,她是一个活着的妖精。

“那你一定要小心哦!以前也有这种案子,漂亮的女罪犯勾引男警察,让男警官走邪道,这是我在新闻看到的,反正色字头一把刀,千万别了招。”黄小桃叮嘱道。

“我知道!”我感激地道:“你怎么这么善解人意?也不冲我发火?”

黄小桃转身,拿手指戳了一下我的额头:“现在正是办案期间,要是换作平时你和我说这样的话,我早发火了,毕竟我也是女人嘛,等案子结束了我再好好地吃你的醋。”

我一阵羞愧,黄小桃又补充道:“你可得当心哦,千万别在这面犯错误,要不然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放心,昨天是猝不及防,下次遇到她,我会配好解毒剂应对。”我真诚的点了点头。

“有你这句话我放心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去局里吧!”

简单吃了顿早饭,来到局里,梁警官早来了,正在痕鉴心查询罪犯可能出没的地点。等待是焦灼的,我们在临时办公室里坐着,孙老虎和王援朝一根接一根抽烟,孙冰心被呛得受不了,跑去打开门,这时梁警官走了进来,满脸兴奋地说道:“各位,找到了,氹仔东北马路旁边的一处海滩有一座旧灯塔正在施工,凶手可能躲在那里。”

“走!”黄小桃站起来宣布。

“等下!”孙老虎忽然道:“如果钟表匠真的在那里,少不了一场攻坚战,你们特案组在前,我带驻澳门特种部队接应,大家都做好防护。”

我补充一句:“再带两名拆弹专家。”

我们立即出发,当车开出车库的时候,刀神站在路边,黄小桃默契地把车停下,他拉开车门车,黄小桃打趣道:“老人家,你干脆加入我们特案组吧!”

刀神淡淡地说:“被身份束缚之后,行动会变得不方便。”

半小时后,我们赶到氹仔东北马路,黄小桃放慢车速,我望向右侧的大海,搜寻着,视野出现一座灯塔,我问道:“是那个吗?”

无线电里传来梁警官的声音:“对,是它!”

前后两辆车拐进一条小路,不多时来到灯塔下面,这里一片荒芜,只有一座老旧灯塔静静地矗立,周围围绕着一片碧波湛湛的大海。这竟然是我头一次看见海,我从小到大好像没怎么旅过游。

大家都穿着防弹衣,身显得很臃肿,梁警官带着两名警员走在前面,紧随其后是黄小桃、刀神和宋星辰,没有战斗力的我和孙冰心在最后面。

梁警官一脚踹开破旧的木门,灯塔内部呈现在眼前,感觉像进入一座老宅子。屋内一片昏暗,墙的换气扇单调地旋转着,不断切割着一束倾斜的阳光。

我看见一张用木条箱充当的临时桌子,面放着一些食物和罐头,我拿起来闻了闻,道:“食物还很新鲜,说明他们昨天还在这里。”

“又扑空了吗?”黄小桃皱了皱眉头。

这时黄小桃的无线电响了,孙老虎问:“a队a队,里面情况怎么样,需要我们进来吗?”

黄小桃回答:“没有遭遇敌人,看来是临时转移了,你们暂时待命。”

“收到!”

孙冰心笑着对我说:“小桃姐姐指挥起我爸来了,真是风水轮流转。”

旁边有一道木质楼梯,我和宋星辰走了去,面是一个小平台,一间控制室、一间储藏室。我们在储藏室里发现一张钢丝床,一大箱罐头,此处还有满地的零件和发条玩具,进门左手边墙的架子,我找到了一箱雷管。

我说道:“没错,钟表匠确实在这里呆过。”

黄小桃在下面喊:“我们找到一条地道!”

我和宋星辰立即下去,他们在墙边的箱子后面找到一扇暗门,后面是一条黑漆漆的地道,梁警官疑惑地询问:“这条地道不该存在的呀?”

我们一齐望向他,他解释说:“根据港口建筑条例,灯塔是不允许配地道的。”

我看着摩损的石阶和斑驳的墙面道:“这地道有些年头了,可能是和灯塔同时修的。”

梁警察想了想道:“你们可能不知道,五十年代以前,澳门一直是英国走私鸦片的一个转站,我怀疑这条地道是那时遗留下来的,是一个秘密仓库。”

黄小桃挥挥手:“下去瞧瞧!”

我一把拦住她:“等下,把孙叔他们叫进来,以防不测。”

不一会孙老虎带着身穿海洋迷彩服,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冲进来,在此待命,孙老虎自己也换了一身迷彩服。我听王援朝说,孙老虎刚出警校的时候在武警那边呆过几年,两人曾有过一段战友情。

探个地道用不着那么多人,我提议我、宋星辰、刀神三人下去行了,我们不需要开灯!黄小桃不放心一定要跟来,梁警官也要来,他说保护我们是他的职责。

我让其它人留下,五个人慢慢走了进去。

下了台阶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墙壁生满斑驳苔藓,脚下的石板也被磨得很光滑。

通道尽头是一间宽敞的防空洞,墙竟然有电灯开关,我伸手打开,一排排大灯瞬间在头顶点亮。在我们正面两米高的地方有一个玻璃窗,钟表匠此时正坐在里面,举起喇叭对我们说道:“欢迎各位光临寒舍!”

“糟糕,是陷阱!”黄小桃大喊,在这时,我们身后传来爆炸声……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