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即折返,店主看见我们进来,吓得急忙把电话挂了:“你们又进来干嘛。!”

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撸开袖子,冷笑道:“可算让我们遇到一个活的了,你是封天集团的人!”

“不可理喻,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话没说完,店主突然把柜台的关东煮机掀翻,然后敏捷地跳过柜台逃命,黄小桃大喊一声:“站住!”

眼看着他要冲出去了,我对着玻璃门发动冥王之瞳,店主看见我的眼睛,尖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我心想原来这样也行啊?

黄小桃前按住他,店主拼命挣扎反抗,骂道:“死条子,我是不会背叛老大的!”

“我们不是来抓他的,是来帮他的。”黄小桃耐心的解释。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要杀杀,别想从我这里问出半点情报。”

这时,门外出现一堆人,都是各家店铺的店员,他们手拿着棍棒、炒勺、菜刀之类的工具,凶神恶煞地朝这家便利店聚集过来,我注意到他们手腕都那种纹身。

我大感震惊,这条街竟然隐藏了这么多封天集团的成员!

黄小桃拔出枪喝道:“不许动!”

但那帮人根本不在乎,他们慢慢围过来,这时店主的手机响了,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一片死寂只有手机铃声在回荡,我从店主里掏出手机,按下接听。

“为什么来找我!”一个阴沉的男性嗓音说道,虽然他把嗓音故意压低了,但我还是能够听出来,他是之前见过一面的年男子。

我说道:“我们是警方,现在整个组织都在寻找vip,我们想要保护你们。”

“保护?谢谢,不需要,请回吧!”

“你听着,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你们之间火并会波及到无辜的人,保护平民是警方的责任。”我严肃的道。

“哼,我现在只需要一声令下,杀你们像杀两条狗一样,你凭什么保护我?不如来场考验吧,如果你能打败我这帮手下,证明你们有这个能耐,我同意见面,否则还是给我滚回去。”手机那头幽幽的道。

黄小桃在旁听见了,气得大喊:“你不要得寸进尺,袭警是重罪!”

“既然这样,交涉失败……”

“等下!”在他要挂断之前,我急忙叫住:“可以,我们出一个人和你们打,打赢见面。”

“哈哈!”高千绝大笑:“不必这么让着我,警官先生,你们一起吧!为了避免伤和气,咱们双方都不要用武器。”

说完他挂了,然后那群手下的一个人接到电话,大家齐唰唰把手里的家伙扔了,那人叫嚣道:“出来吧!”

我说道:“且慢!我并没有说是我。”

我走到外面,这里聚集了一大堆人,梁警官、孙冰心、宋星辰正赶过来,我对宋星辰交代了几句,他点头,把刀交到我手里。

“别打残了!”我特别叮嘱一句。

“小少爷,你退后点。”

我们退开,孙冰心问道:“什么情况,怎么突然要打架?”

我双手环胸的笑道:“看戏行了。”

梁警官不放心地说:“那位小哥看着弱弱的,能行吗?需不需要帮忙?”

“不用的。”我摇摇头。

对面齐唰唰地抱拳,然后向宋星辰围攻过来,原来这帮人个个都有一定的武功基础,不过在宋星辰面前完全不够看。

冲在前面前的人一拳打向宋星辰,宋星辰轻描淡写地避过,在他腹部一推,他便倒退着摔向后面的人,众人倒成一片。剩下的人从左右包抄过来,宋星辰见招拆招,指东打西,顷刻间让这帮人全部倒地哀嚎。

“星辰大哥好棒!”孙冰心激动地拍起巴掌。

打完,宋星辰不忘礼数,双手抱拳道了一句“承认”,那堆人也一瘸一拐地站起来还礼,然后退到人行道两侧。刚刚打电话的店主拱手道:“请吧,我带你们去见老大。”

我们跟随他进入一条小巷,其它人乌泱泱地跟在背后,搞得我们很紧张,梁警官小声询问:“要不要我报警?”

我赶忙阻止:“不,封天集团已经是惊弓之鸟,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展现诚意。”

我们来到一间关了门的车库前面,店主用钥匙打开门,车库里面并没有车,只有一条梯子,我们正准备去,店主忽然厉声道:“只许去一个!”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我说道:“我去吧,毕竟打过照面。”

“你自己小心!”黄小桃安慰了一声。

宋星辰拉住我低声叮嘱:“如果有麻烦,你跺三下脚,我会立即冲去。”

店主仔细搜过我的身,才让我去。我爬梯子,进入一间阁楼,里面的空间很大,墙壁都是用厚厚的混凝土浇铸而成,这里并没有窗户,外面看到的窗户是假的。

屋子里很黑,但对我没有影响,这是一间临时避难所,有监控设备和一些基本的生活设施。

高千绝从另一间屋子走进来,打开灯,看清我的脸后,他冷笑道:“果然是你!”

我不紧不慢地回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次见面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封天集团的首领。”

他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一瓶放在桌,另一瓶打开,然后坐在沙发喝起来:“说吧,怎么个合作法?”

“你以前为景王爷做过的事情,警方既往不究,vip由我们保护,你要提供情报协助我们铲除组织的人。”我说道。

“既往不究?你有这么大权力?”高千绝斜了我一眼。

我把特案组的证件扔在他面前:“当然有,我们可以特案特办,不必受任何权力机构的指挥。”

“哟,特案组?来头不小啊。”他打开我的证件看了一眼:“宋阳?怎么好像在哪听过……”

糟糕!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转过脸,目光慢慢阴冷起来:“你是除掉景王爷的人?”

这个节骨眼撒谎是没有意义的,我只能坦白:“是我!”

高千绝咬了下牙,突然从身后拔出一把沙漠之鹰,指着我的脑袋喝道:“好大胆子!你应该知道景王爷对我有知遇之恩,你把他做掉了,现在厚着脸皮来找我合作?我看你tm是活腻了。”

我一阵恐慌,冷汗从太阳穴慢慢滑下,我拼命思考着该怎么处理眼前的困境。

这时门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大叔,你在和谁说话呢?”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