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里,在场的每个人都露出于心不忍的表情,孙冰心趴在黄小桃的肩膀哭得很伤心。手机端

录相仍然在播放,画面,两名小丑手下慌张地前检查孙老虎,纳闷道:“打死了?”、“都怪你下手太重!”、“是他自己不老实,不怪我。”

这时小丑走进视频里,一言不发地抬起枪,射穿了一名手下的后脑勺。

另一个人慌张地求饶:“老大,是他干的,和我无关!”

小丑拍拍他的肩膀,这人以为得到特赦的时候,突然小丑抖开一张红布遮住了他的脑袋,等收起红布的时候,他的脑袋已经整个不见了。

小丑转身将镜头转向自己,摊开双手无辜的道:“不好意思,人质被我的人玩死了,我向来很欣赏不顾生死的疯狂行为,这个警察……蛮有骨气的!”他笑着舔舔舌头:“这段视频当作给你们的交代,不过你们别以为我已经没有人质了哦。”他用枪口指了指镜头:“你们是我的人质!”

画面戛然而止,一片死寂只剩下孙冰心伤心欲绝的哭泣声。

我完全沉浸在失去孙老虎的悲恸,完全忘了此时所有特种部队队员都在通过视频通讯在看,无线电里传来队长的声音,他嗓音沙哑,似乎也在哭:“孙局他,走得像条汉子!请立刻下达命令。”

“迅速展开突击,里面都是顽抗的恐怖分子,不要顾及,一个不留。”我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特种部队队员齐唰唰地吼道:“收到!”他们的声音里透着按捺不住的怒意。

眼下不是悲伤的时候,我迅速把那盘录影带取出来,收好,说道:“赶紧撤,这里是小丑布置的陷阱!”

我们转身离开,外面传来一阵激烈的交火声,我心头一凛,来得想象要快。

在我们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小丑拿着一把自动手枪走了进来,黄小桃和梁警官同时用枪指向他,小丑举起手来道:“别紧张嘛!那只是我随口说的话。”

我怒道:“人质死了,你还敢出现!你以为自己还能活着离开吗?”

小丑大笑,他身后飞进来的子弹打在墙,他突然扯开自己的衣,只见他的心脏处有一处血淋淋的隆起,面有一道长长的缝合线。

我立即明白,这个狡猾的家伙为自己准备了后路。

他有恃无恐地掏出手机,举起来,画面是几个被绑起来的孩子,吊在半空,他们非但不害怕,还发出兴奋的笑声,周围是一片夜空,大概是实时影像。

小丑指指自己的胸口,咧开一嘴黄牙笑道:“只要我的心脏跳止跳动,这些孩子会从五十米高空掉下来,咻,摔成肉酱,解除的方法只有我知道,除非你们用vip来交换!”

我们惊愕不已,想不到他竟然会用如此疯狂、卑鄙的手段。

小丑大咧咧地走过来:“怎么了,正义人士,不敢动弹了吗?宋阳,老骨头一向很看好你,觉得你可以成大材,可我觉得,你太正经了,你被那无聊的正义蒙蔽了双眼。”

“无聊的正义!”这句话刺激到了我,我吼道:“无论你们怎么标榜自己,充其量只是一帮没有信仰的乌合之众,一旦巨大的利益出现在面前,你们立即会自相残杀,自我瓦解!”

“至少我们活得自在……”小丑咧嘴一笑:“这个人是vip吗?”

他突然朝高千绝开了一枪,这是我们所有人史料未及的,高千绝捂着胸口倒在地,咯出一大口血。我赶紧前察看高千绝的伤势,万幸他穿了防弹衣,刚刚那一枪冲击力太强,震伤了他的肺。

得逞的小丑发出一阵狂笑:“看看你们的表情,哈哈哈哈!老骨头有的是钱,他其实并不想得到vip,他的目的是不让别人得到vip,接下来……”

他的枪指向刀神:“轮到你这个叛徒了!”

我盯着小丑的眼睛发动冥王之瞳,他惨叫一声后退,手手枪同时击发,子弹很险地擦过黄小桃的脑袋,打在后面的墙。

黄小桃叫了一声:“打断他的双手!”

她和梁警官同时拔枪,小丑也举起枪,刀神一扬手,手的短刀钉在他的右肩,然后黄小桃和梁警官枪火齐鸣,子弹全部打在他的两肩和手臂。

小丑手的枪落在地,他脸的笑容更加狂野了:“有种打死我!哈哈哈哈。”

“让你再狂!”黄小桃骂道,一枪射穿了他的大腿。

小丑越痛笑得越猛烈,他说道:“你们不敢,既然如此……所有人听我命令,谁杀掉我,谁是下一任天王!”他对着戴在耳朵的麦大声下令。

我们一阵错愕,我们没想到他竟会来这一手。

小丑癫狂地笑着:“保护我吧,正义人士!”

我们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刀神立即把小丑拽回来,我把受伤的高千绝搀扶起来,鬼屋的入口处有一个转角,进来的人二话不说便是一通扫射,子弹全部打在侧面的墙壁。

我们贴在左侧的墙,然而小丑却大喊:“笨蛋,在这里!”

对方继续朝里面扫射,这一次子弹几乎贴着我们的身体飞过,刀神朝小丑的脸猛揍一拳,捂住他的嘴。当那批人冲进来时,黄小桃和梁警官一枪射他们的脚,然后补了一枪将他们解决掉。

黄小桃说道:“子弹快用完了。”

她准备去捡枪,可是立即被更加猛烈的扫射逼退回来,外面还有更多的追兵,我说道:“朝里面撤!”

鬼屋内部一团漆黑,对我们有天然优势,进来的人胡乱扫射,枪火不断照亮墙壁。刀神交小丑将给我们,他像鬼魅一样接近追兵,将他们依次割喉,惨叫声回荡在走廊。

但源源不断的人涌进来,仅靠他一人应付不来。

我注意到鬼屋内部的墙壁很薄,似乎是为了扩建规模临时加的木板,我对着墙壁踹了一脚,便踹出一个洞来,梁警官继续踹那里,终于出现一个容人通过的洞。

我们依次离开鬼屋,追兵没有注意到这个死角,我质问小丑:“那帮孩子在哪?”

“猜!”他笑道。

我已经厌恶了这种游戏,把手指插进他肩膀的枪伤,小丑疯狂大笑:“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