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立即出发,赶往望香角24号,这次只有我和刀神以及一支特种部队,黄小桃在陪孙冰心,高千绝和梁警官因受伤被送进了医院。!

望香角在澳门南部临海的地方,周围都是一片山地,只有一条曲折蜿蜒的盘山公路,我们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下车,特种部队纷纷戴夜视仪悄悄了山。

走着走着,绿林掩映出现一栋别墅,周围没有任何其它建筑。别墅黑灯瞎火,可是仔细看会发现,四周有一些黑衣人拿着冲锋枪正在来回巡逻。

刀神阴森森的道:“看来钓一条大鱼了,这一定是组织的人,在这里等着接应小丑的。”

孙老虎可能是在囚禁期间无意听到这条情报,拼性命传达给我们,不管屋里的人是谁,他今晚是见不到小丑了。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强攻,如果对方不愿意缴械投降当场击毙,无需多言!

特种部队队长划了几个手势,队员们立即跟,大家默契地分散开,将包围圈推近到最短距离,突然队长一声令下,众人杀出来高喊:“队,不许动!”

对面也是一帮悍匪,竟然二话不说开枪还击,然而全都打在了防弹盾牌。

双方的火力密集交织,无论是在武器还是枪法,特种部队都占了绝对峰,交火不到五秒,已经将别墅周围的人全部击毙。

外面的枪声惊动了屋里的人,二楼亮起灯,特种部队抢先打出一发枪榴弹,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只见黑漆漆的别墅里枪火四起,窗户不断闪烁。

等了约有五分钟,特种部队陆续出来,队长朝我作了一个手势。

我和刀神赶过去,队长摘下头盔道:“打了一个大胜仗!里面全是一帮持枪悍匪,全部被我们击毙了,对了,还有一名头目,你们要不要辩认一下。”

我们走进屋里,这间屋子想象还在奢华,不过现在已是一片狼籍,沿途所见都是持枪的歹徒尸体。我们来到二楼,看见一个穿着红西装的男人坐在沙发里,连人带沙发都被打烂了,他双手右持着一把黄金左轮枪,我戴橡胶手套拾起来,那对枪竟然是纯金打造的。

刀神说道:“这对枪是黄泉买骨人的武器,同时也是信物。”

我一惊,看向死掉的年男子:“难道他是黄泉买骨人?”

刀神摇头:“我并没有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但这么多人保护,感觉是个大头目。”

我从尸体的口袋里搜出一张金属卡片,正是代表黄泉买骨人的那张,我感到异常震惊,我们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地干掉了他?胜利来得太突然,让我有点不敢相信。

但转念一想,无论多么势力庞大,他终究只是凡胎,一发子弹会要了他的命,可能他是在这里等着接应小丑,没想到我们提前掌握情报,过来把他们一锅端了。

队长走来问我:“宋顾问,此人的身份确认了吗?”

我说道:“如果没弄错的话,他是黄泉买骨人,队长,干得漂亮!”

队长却严肃地摇摇头:“不,这是孙局拿命换来的胜利!”

我们收拾现场,准备撤退,这一夜太漫长,我感到身心疲惫,天边已经开始露白。这时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宋星辰打来的,他平时很少用手机联络,看到他的来电,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按下接听:“星辰,怎么了?”

“小少爷,我……我犯了大错,vip被人抢走了!”

我震惊不已:“怎么回事?”

宋星辰正准备说,我打断他:“先不要解释,你在酒店吗?”

“在!”

“我们马过来。”

我挂了电话,把情况告之队长和刀神,两人都很吃惊,队长派了一辆车和五名队员,随我和刀神赶往vip藏身的酒店。

我们当时订了三个最好的房间,挨在一起,宋星辰和楠楠呆在间一间。我们走到房间前敲开门,看见宋星辰浑身是血,手里提着黑殒刀,旁边的床躺着一个人,是楠楠,她一动不动。

我一时有点搞不清现状,楠楠不是在这里吗?

这时,‘楠楠’突然开口了,那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她笑道:“白痴,你们全力对付小丑的时候,没想到我们会来偷袭!现在vip已经落入狂厨大人之手。”

我突然间想起来:“千般色?”

千般色明明是个成年女人,她即使有惟妙惟肖的易容术,怎么可能易容成一个十岁大的小姑娘。我仔细一看,立即感到后背一阵恶寒,她的手脚都是假的,原来她为了缩小自己的身材,将自己的小臂和小腿切掉了!

这个打击让我天旋地转,花了好久才冷静下来,我问宋星辰发生了什么事。

他说晚他出去给楠楠买吃的,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口监视的便衣全部在车内睡着了。他知道事情不妙,便冲楼,却在走廊里闻到一股香,他立即明白是六道狂厨的人来劫vip,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他便用刀刺了自己身的几个穴道。

他带楠楠准备逃跑,可是楠楠却又哭又闹地不愿配合,宋星辰便去抓她的胳膊,入手的触感很不对劲,楠楠的胳膊竟然没有关节。

见自己被识破,千般色从嘴里吞出一枝吹针,近距离射宋星辰的脸,他反应迅速地避开,然后封住了千般色的穴道。

宋星辰火速追赶出去,可是楠楠已经下落不明,他懊恼到回到酒店,把这件事告诉了我。

宋星辰垂头丧气的道:“这女人什么都不肯说。”然后他单腿跪下:“小少爷,我犯了大错,请罚我吧!”

我安慰道:“起来吧,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过错。”

我们一齐朝床的千般色看去,她一脸冷笑,刀神怒不可遏地走过去,捏住她的脸喝道:“那女孩被弄到哪去了?”

“你以为我会说吗?”千般色笑笑。

刀神抽出刀,我忙拦住:“对她施暴也无济于事,回去再慢慢审吧!”

能做出这种事情,千般色大概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这种愚忠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千般色突然问道:“几点了?”

没人理她,墙的钟这时走到五点,千般色的面孔突然扭曲起来,身体抽搐不止,我惊叫道:“她事先服了毒!”

我掏出一粒解毒丹准备强行喂给她,虽然药不对症,但至少可以支撑到去医院抢救。

然而为时已晚,当我用手捏开她的嘴里,一股黑血从她的喉咙里漫出来,她的瞳孔突然剧烈扩张,吃力地说:“最后的赢家是……狂厨大人!”

说完,千般色便咽气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