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被劫持之后,特案组作出反应,黄小桃联系公安部高层,由他们和特区政府协商,迅速出动警力封锁澳门全境,每辆车、每艘船、每架飞机离开这里都要经过严格检查。

黄小桃事后告诉我,这次协商之所以能够成功,有两个因素,一是据情报显示,六道狂厨在澳门也是头号通缉犯,二是特区政府被以孙老虎为代表的国警察精神所打动。

接下来几天,我们一直在苦苦等待消息,特种部队每时每刻都端着突击步枪,保持着箭在弦的状态,孙冰心还沉浸在孙老虎殉职的巨大痛苦之,有过切身感受的我知道任何安慰的话都无济于事,我们所能做的是多花点时间陪她。

第三天晚十一点,我们接到海关打来的电话,称有一辆豪华游轮在接受检查时强行闯关,撞翻了海警的巡逻艇,此刻正在向公海逃逸。

接到这条消息,除了孙冰心和老幺以外,全员立即出动,并带了二十人的特种小队。

一路风驰电掣来到码头,澳门海警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五艘巡逻艇,特种部队齐唰唰地敬礼致谢,对方也回了一个礼,说:“祝兄弟们抓捕顺利!”

黄小桃道:“谢谢!大家船。”

随后,五艘快艇乘着夜色朝雷达显示的目标破浪而去,潮湿的海风吹在我们的脸,大家一言不发,心情紧张。前方海面渐渐出现一片亮光,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本以为六道狂厨会很低调,可是那艘游轮却是灯火辉煌、歌舞升平,宾客往来不绝,仿佛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派对。

刀神低声说道:“这些都是澳门的层人士,说明赌圣也在船!”

“今晚他又要来找你赌博?”我哑然失笑。

刀神望着自己失去两根手指的左手,叹息道:“是祸躲不过。”

在我们接近游轮时,突然舷边出现一排手持冲锋枪的保镖,这边特种部队也齐唰唰亮出武器,大家都紧张地冒汗,对方居高临下,占着地形优势,轻易可以对我们造成重创。

僵持间,一个穿着白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保镖间,正是狂厨的亲信透骨香,他微笑道:“狂厨大人和赌圣大人有请,但因为船已经满员,只允许五位嘉宾登场,并且不得携带武器。”

我回敬道:“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透骨香说道:“那在此杀掉列位!”

我说道:“这里全都是军人,你杀掉我们,将面对疯狂的报复。”

“但你们已经死了!”透骨香微笑着威胁道。

此刻硬碰硬对我们很不利,我们距离太远,难以迅速请来强大的后援。即便有,前方不远是公海,一旦到达公海,任何国家的法律都约束不了他们。

我正沉吟间,刀神低声道:“赌圣是个争强好胜之人,他既然‘请’我们船,说明有所准备,暂且接受他的游戏规则来吧!”

“可是没有武器……”我欲言又止。

“习武之人,拳脚是武器,不怕的。”

看来这行又是凶多吉少,我们商量了一下,我、刀神、宋星辰、黄小桃还有梁警官船,其它人尾随其后,一旦有不对劲立马强攻。

大家把武器扔在巡逻艇,对方放下绳梯,准备登船时,刀神冲我低语:“无线电!”

我悄悄地把无线电交给他,刀神不动声色地藏在斗篷里。

船之后,我们被迫接受搜身,梁警官藏在身后的一把枪,还有我们身的无线电通通被搜走了,顺手被扔进海里,只有刀神身的没有被找到。

透骨香在前领路,我们来到甲板,只见这里彩灯高悬,衣着时髦的宾客往来谈笑,享受着海风夜色,此外还有几张赌桌,一堆人围在那里赌博。

黄小桃冷笑道:“毁灭前的狂欢!”她在下面拉了一下我的手,这个动作让我安心不少。

一名服务生走过来,手里捧着一个盘子,面摆着一沓筹码,我扫了一眼,有十张,直接递到我面前,我问道:“这是什么?”

对方回答:“筹码,价值一千美金,是赌圣大人指明交给宋先生的。”

我们面面相觑,难道赌圣今晚挑的是我,可是我对赌博一窍不通,我满心疑惑地拿起筹码塞进口袋,每张面写着一百。

服务生收起盘子,伸出一只手,道:“几位这边请!”

我们穿过谈笑风生的红男绿女们,梁警官从辨认出不少澳门的名流人士,据情报显示赌圣在澳门也是一介名流,与许多层人士有来往,这些人自然不知道他血腥的过去。

我还听刀神说,赌圣这人非常自恋,曾经威胁某著名导演拍摄关于他的电影,其有几部在国内几乎是家喻户晓,影片的赌圣有他的影子,当然是被美化过的。

我们被带到一张巨大的赌桌前面,桌正在玩二十一点,参赌的男男女女不少,此时赌局正酣,桌的筹码堆积如山,下注金额已经高得令人咂舌。

我当然不可能忽视桌边坐着的一个潇洒的外国男人,他穿着一身金色西装,手戴满宝石戒指,夹着一根硕大的雪茄,我没想到赌圣竟然会这样登场,不过倒也符合他的性格。

“二十一点,庄家胜!”荷官宣布。

“哈哈哈,我又赢了,真不好意思!”赌圣拊掌大笑。

荷官用长柄锄把筹码捞到他面前,赌圣摆手道:“不必!”然后豪迈地将小山一样的筹码一把推倒,“还给你们,开心好。”

一时间人群大乱,大家纷纷抢夺筹码,称诵赌圣的豪迈,听得我有点反感。

赌圣这才注意到我们,好像老朋友打招呼一样笑眯眯地道:“来了,玩一把?”

我摇摇头:“不好意思,我对赌博不是太了解,怕把裤子输掉。”

赌圣呵呵一笑,站起来走到我们面前,对着刀神张开双臂,作了一个拥抱的动作:“老朋友,又见面了!”

刀神并没有吃这一套,用手按住他的肩膀:“从我退出江北残刀的那天起,咱俩不再是朋友了。”

赌圣摇摇头,脸笑意未退:“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绝情啊!”

“划个道吧!”刀神冷哼了一声。

赌圣伸出一只手:“我喜欢你的痛快,没别的,陪我玩一场,我赢了,也不要你们的命,vip归我,你们离开;我输了,vip还给你们!”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