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问道:“你想赌什么,我都奉陪!”

赌圣笑着抽了一口雪茄:“本来我是打算和你好好玩一场,不过狂厨指明要考验一下宋大神探,所以我为他安排了三个关卡,等他通过之后,才是我们的最终对决。”

赌圣拍拍巴掌,立即有服务生用推车送来一部电视,画面里楠楠瑟瑟发抖地坐在一张大桌旁边,旁边有一个黑西装的男人正在吃牛排,镜头没有拍到男人的脸,楠楠唱着歌:“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楠楠看起来很紧张,调子有点不太重,有几个地方咬字太重,想必这是六道狂厨要求的。

黄小桃皱眉:“变态的家伙!你们想拿楠楠威胁我们?”

赌圣无奈的耸耸肩:“怎么会呢,只是让各位看看,她现在很好,这女孩一根头发都值千金,我们绝对不会伤害她的。”

我说道:“既然你们手没有人质,凭什么我要陪你玩?特种部队在下面,只要一声令下他们会杀来。”

“赌博自然不能没有筹码,我的筹码是……”赌圣话音刚落,整个甲板的宾客突然痛苦地叫起来,捂着肚子陆续倒下,我听见有人在喊:“酒里有毒!”

我们目瞪口呆,不到两分钟,甲板的人倒成一片,如同秋后的麦穗,刚刚还热闹非凡的船,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

赌圣笑道:“这都是狂厨干的,一看是他的风格,与我无关。大家放心,他们服下的是慢性毒药,距离毒发死亡还有半个小时,宋阳,如果你赢下这三关,能拿到救他们的解药;如果你输了,这些人都等于是你害死的!”说到这里,他目露一道阴险凶光。

对江北残刀这种卑鄙的伎俩我已经见过太多,连骂他们卑鄙的心情都没有了,我说道:“抓紧时间吧!”

赌圣拍拍手,一个身材火辣、穿着制服的女荷官走到我们面前,从长相看是一个混血儿。赌圣将戴着皮手套的手搭在她肩膀说:“这是我新收的徒弟玲珑,她赌术一般,但精通博弈和猜谜,让她陪你玩。”

一听到博弈两字,我立即明白,给我安排的恐怕不是赌局,而是智力考验,那样的话我未必会输。

玲珑带着我们走进客房,游艇内部分成三层,功能齐全,走在走廊里感觉像置身一间豪华大酒店,两侧的门写着三位数的编号。

我们被带到一间空荡荡的舞厅,和玲珑一起的还有几名黑西装保镖,一走进这里他们立即站成两排,垂手侍立,我们面前的桌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面覆盖着红布。

在它两边,各有一个方盒,面开了孔。

玲珑问道:“准备好了吗?”

我说道:“没什么可准备的,开始吧!”

“第一关是竞拍,用我们手的筹码拍下盒子的东西,价高者得,失败的一方所出的金额全部属于另一方。当然,如同平手的话,重新竞拍。如你们所见,我手也只有一千美金的筹码!”玲珑举起手的筹码展示。

我问道:“总胜负要怎么计算呢?”

玲珑笑而不答,我想,胜负应该与最后筹码总数有关,否则不会给我筹码,也不会设置这种竞拍的考验。

玲珑揭开红布,下面是一个正方形的玻璃盒,里面放着一百美金的筹码,众人一阵吃惊,黄小桃哑然道:“是不是弄错了?这东西也值得竞拍吗?”

“没错,竞拍的东西是一百美金的筹码!请把筹码放在桌边的黑盒子里,为了防止被他人看见,可以去后面的布帘里面进行操作。”

乍一看这个考验很蠢,竞拍的东西完全是有硬性价格,可是这其实是一道心理博弈!一般人自然会出一百美金来拍下一百美金,对手会考虑到这一步,选择出两百美金。

博弈并非单纯的智力考验,而是相互揣测对方的心思。

玲珑一直在玩着手的筹码微笑,我数了一下,她手确实是十个筹码,这样的话,倒是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把一千美金全部押。

不对!

这恰恰是最愚蠢的做法,规则里说失败一方的全部出价归赢家,但是赢家的出价是不会拿回来的。如果我一下子押了一千美金,玲珑可能会一张也不出,我虽然赢了,却只剩下一百美金,下一场输定了。

我仔细观察玲珑,发现她左手不断拿起两个筹码又放下,这个动作表示,她心里的出价是两百美金。但我同时又注意到,她在笑着打量我,我隐隐有种感觉,这女人也是一个微表情专家,我观察她的同时,她也在观察我。

我们相互观察,相互揣测,不知不觉我的额头已经爬满冷汗,黄小桃他们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置身事外是无法想象到这种如同暗战般的心情。

“考虑好了吗?宋先生。”五分钟后,玲珑笑着询问。

“好了。”我点了点头。

玲珑拿盒子先走了,我正要离开,黄小桃拉住我道:“宋阳,出三百美金能赢了,那女人应该会出两百,这样你不赚不亏,对方损失两百。”

黄小桃给我出谋划策的时候,我注意到一名保镖在朝我们看,我不动声色地点头:“知道了!”

我走到后面的帘子,出价完毕拿着盒子回来,玲珑也从对面的布帘后面出来,脸带着胸有成竹的笑。

我们一齐把盒子放在桌,一名保镖从玲珑的盒子里取出筹码,当保镖的手伸出来时,手拿着四张筹码,玲珑说道:“我的出价,四百美金!”

黄小桃瞪大眼睛望着我,如果我按原计划来,对方不赚不亏,而我将损失三百美金。

但当保镖把手伸进我的盒子里时,戴着墨镜的脸却露出震惊的表情,他从里面掏出了五张筹码,我笑道:“我的出价,五百美金!”

在场所有人都异常震惊,尤其是玲珑,她叫道:“怎么会?”

我淡淡一笑:“运气好而已。”

我当然不是运气好,而是我作弊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