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的建议也是我最开始的计划,按照我的分析,出三百美金的胜率大概有70%!

可是刚刚那名保镖的眼神一直让我心不宁,我怀疑他们在监视我们,所以我耍了一个滑头,我在盒子里放了三百美金,袖子里藏了两百美金。

刚刚我和玲珑一起走出来时,我屏神凝息地去听,听见她的盒子里有不止一枚筹码的声音。同时我注意到,她放筹码的左右口袋变薄了,消失的厚度大概有三百美金。

于是我立即将袖管里的两百美金滑进盒子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作弊,摆了她一道。

面对这个结果,玲珑愤怒地吼道:“不可能,你作弊!”

“作弊?”我淡然一笑:“这里全是你的人,我怎么作弊,反倒是你作弊的可能性更大吧。”

玲珑气得说不出话,博弈拼的正是心理素质,我想趁此机会击溃她的信心,为下一场胜利打好基础,我说道:“竟然自诩博弈高手,拿出真本领来和我,别使这些见不得人的套路。”

玲珑咬紧牙关,脸颊发红,愤怒暴露了她的内心,我想他们确实串通一气,这反倒帮了我。

这时旁边的电视突然亮起,赌圣出现在画面,他叼着雪茄鼓掌:“宋大神探果然机智非凡,玲珑,输了输了,愿赌服输才能笑傲赌场,赶紧开始下一场吧!”

玲珑收敛怒火,道:“请随我来。”

我现在手有一千美金筹码,玲珑损失了四百,旗开得胜,路黄小桃兴奋地说:“宋阳,真有你的,你怎么猜到的。”

解释起来太麻烦了,我笑道:“运气罢了,博弈这种事情,想得太多才容易输。”

我们被带到一间光线昏暗的小酒吧,桌放着一块红布,从红布下面的形状看,似乎是一把枪,我心一凛,难不成第二关是那个……

当红布揭开,下面出现一把左轮枪,我的怀疑坐实了,果然是俄罗斯轮盘赌。

不过这既然是一场博弈游戏,想必不会是单纯地拼运气吧!

玲珑拿起枪,另只手多了一枚子弹,她解释道:“第二关,俄罗斯轮盘赌,规则和经典的玩法一样,两人轮流对着自己开枪,谁打响这把枪算输。不过……另外有一条规则,任何一方都可以选择出价两百美金跳过一轮,赢家所出的筹码最后会全额归还,输家将失去全部筹码的一半。”

我说道:“筹码倒是小事,输家岂不是连命都没了?”

玲珑笑道:“当然不会,这是空包弹。”

也是说,这一轮拼最后赢家不亏不赚,输家会损失惨重。

两轮试都没有赢钱的机会,我越来越相信,最后的试,和手筹码数目有直接关系。

一名荷官走过来,把子弹填进左轮枪,快速旋转,然后推进枪膛,这个过程我一直在目不转睛地看,轮盘归位之后,我闭眼睛深呼吸。

玲珑拿起左轮枪,道:“我是一局的输家,我先开始!”

她举起枪对准自己的脑袋,扣下扳机,没有响,然后把枪推过来。

我拿起枪,对准自己的脑袋,深呼吸,扣下扳机,也没有响。

之后我们又各自开了两枪,气氛紧张到了极点。现场一片鸦雀无声,第五枪轮到我了,其实我刚刚用洞幽之瞳的残象记下了子弹的位置,我确信子弹在这一枪。

我扔出两枚筹码道:“pass!”

玲珑也扔出两枚:“pass!”

她怎么会知道子弹的位置,我环顾四周,突然明白,他们又暗串通。

当然,这一枪我是不可能挨的,反正我手筹码够多,我继续扔出筹码:“pass!”

玲珑很快用光了手筹码,不得不拿起左轮枪,她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突然一声巨响,她倒下去了,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我们围过去一看,只见玲珑瘫在地,太阳穴有一个血眼,正在汩汩地涌出鲜血。

刀神愤怒地揪起荷官的领子,吼道:“你装了实弹!”

“不不不,这是别人给我的,我……我不知道……”荷官拼命摆手。

对手的惨死让我心有余悸,如果我知道里面是实弹,恐怕连扣下第一枪的勇气都没有,赌圣摆明了是要杀了我!

吧台方的电视亮起,赌圣出现在里面,他毫无歉意地吐了口烟圈:“大家少安毋躁,子弹不知道是哪个不成器的手下换的,老朋友,你要是生气宰了这家伙泄愤吧!”

刀神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赌圣继续说道:“宋大神探,想不到你又挺过一关,了不起!最后一关在等着你。”

我不屑的道:“对手都死了,最后一关要怎么玩?”

“最后一关不需要对手……啧啧,可惜我漂亮的徒弟死了,你们几个,把她扔进海里吧。”他说这话时的神情简直是冷血无情,刀神突然抓起桌的左轮枪掷向电视,电视轰的一声炸裂了。

离开这个房间时,一想到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我的心脏仍在砰砰狂跳,黄小桃默默地将一只手搭在我肩膀。

我们被带到一个房间,整张桌子覆盖着一块巨大的红布,红布下面不停传来吱吱地叫声,像是有什么活物在底下,桌子前面摆着一部电视,赌圣在里面对我们打招呼。

我不耐烦地问:“说吧,这一关要玩什么?”

赌圣慢悠悠地抽着雪茄:“想必你也注意到了,这三关开始之前我并没有明确地说要赢几场才算赢,胜负的关键在你手的筹码。”

他拍了几下巴掌,保镖前揭开红布,只见下面全部是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笼子各有编号,每一个笼子面放着一个注射器,里面盛满了各种颜色的药水。

我隐隐已经猜到这一关是什么内容了。

“宋大神探,运气也是一种实力,让我看看,几番出生入死的你是否自有豪运加身!在你面前有二十种药物,其一种是船所有人的解药,你不可能用任何手段来鉴别,你可以出一百美金选择一种药物,用笼的小白鼠来试验,找到解药算赢,祝你好运。”

电视机闪烁了一下,赌圣的脸从消失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