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圣从电视机消失后,梁警官愤然道:“混蛋,这也太欺负人了吧,拿那么多人的性命当赌注吗?”

他准备冲过去,左右保镖前强行阻拦,其一名年保镖走到笼子前,道:“赌圣大人交代,如果你们不遵守游戏规则,我们把解药全部扔进海里,所有人都会死!”

我暗暗咬牙,二十个笼子,十次机会,百分之五十的概率?

我环顾这个房间,注意到墙角有隐蔽的监控器,赌圣正在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我把视线移回笼子,仔细观察这些注射器和小白鼠的区别,小白鼠倒瞧不出来什么,它们有的在睡觉,有的在四处乱蹿,全然不知自己噩运将至。

但我发现,一些注射器有冷凝的水滴,似乎是刚从冷柜里拿出来的,其它的则没有。

这些冷冻过的注射器,总共有十枝,海空气温湿,解毒剂必须放在低温冷藏环境下保存,也是说,它应该在这十枝里面。

等等,这会是陷阱吗?

思来想去,我决定相信我的第一直觉,保镖问我:“准备好了吗?”

我默默点头,将一张筹码掷在桌,指向一个笼子:“07号!”

保镖随即取出小白鼠,给它注射,数秒后,小白鼠浑身抽搐着死掉了。

我不动声色地掷出第二张筹码,指向第二个笼子,这次和次也一样,小白鼠很快毒发身亡。

转眼,八张筹码已经掷出去了,八只小白鼠的尸体被扔进一旁的垃圾桶。我的心开始越来越没底,额头爬满冷汗,我猛然意识到不对,赌圣在算计我!

那么明显的冷冻痕迹,他们不可能没发现,他是故意给我看的。

原来赌圣在博弈方面,远胜过自己的徒弟,这个局既简单又致命,我完完全全掉进了他的陷阱。

“请选择!”保镖已经催促了好几次。

我抬起头,脸全是冷汗,有生以来我从未这么慌乱过来,既然试下去,还是选择其它的,我犹豫不定。

刀神忽然插话道:“你不必考虑得太复杂,正因为你想得太多,所以才会被算计!”

我看向他,原来他也看出了赌圣的陷阱,刀神又建议道:“像赌马一样,押双数或者押单数,二分之一的概率!”

“可是,万一输了,那些人……”我压力倍增。

“不怕,有我们在,大不了强抢,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刀神压低声音道。

“请选择!”保镖的声音已经透出些许不耐烦。

我深呼吸几下,指出一个笼子……

我的筹码终于用光了,最后一只小白鼠在保镖手死掉了,我突然间万念俱灰。

屋子里被一片寂静笼罩,仿佛过了很久,电视里才跳出赌圣的脸,他得意地大笑:“你输了,宋大神探,愿赌服……”

“等下!”这声音来次黄小桃。

“黄小姐有话要说?”

黄小桃从口袋里掏出两张一百美金的筹码,道:“我们还有两次机会。”

赌圣瞪大眼睛,手里的雪茄也掉了,他拍桌怒吼:“这是作弊!”

“作弊?你只说用宋阳手的筹码,并没有说筹码应该从哪里得来,况且这两张筹码是你亲手给我的。”黄小桃笑道。

“你放屁!”赌圣的绅士风度荡然无存,暴跳如雷地吼道:“把这几个老千全部宰了。”

保镖们立即一拥而,刀神和宋星辰各自撂倒一个,挡在我们身前,刀神低吼道:“谁敢前!”在他威严的姿势面前,那帮年轻力壮的保镖一个个吓得裹足不前。

黄小桃继续说:“这两张筹码,是你在赌桌边把筹码推倒,掉到我脚边的,等于是你亲手交给我们的……要怪怪你自己太大意吧!”

赌圣气得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黄小桃继续怼他:“法不禁止即自由,更不要说你无聊的游戏规则,既然你事先没说,那这两张筹码有效。”

赌圣怒极反笑:“好好好,我让你们两次机会,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翻盘!”

说罢,保镖们一齐退下,刚刚发生的一切让我的心情好似坐了一趟过山车。我感激地看了一眼黄小桃,她笑笑:“近朱者赤,和你在一起久了,我的心眼也变多了。”然后她把筹码塞到我手:“加油!”

“那么,继续吧!”临时担任荷官的保镖道。

我又选择了两只小白鼠,第一只仍然是死亡,第二只被注射了药物之后,突然在保镖手一阵挣扎,然后瘫软了下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然而在这时,小白鼠又踢腾起来,在保镖手爬来爬去。

“太棒了!”黄小桃兴奋地抱住我。

“宋阳,真有你的。”梁警官大叫,他的脸色因为紧张已经变得苍白。

电视的赌圣气得嘴唇抖动,我说道:“我们赢了,兑现承诺吧!”

距离宾客毒,已经过去二十五分钟了,此刻形势刻不容缓。

谁料赌圣却阴笑着道:“好,我这兑现,把解药给他吧!”

那名保镖前,将给小白鼠用过的空注射器递给我,我当然没接,狠狠地瞪了一眼电视的赌圣:“这算什么?”

赌圣笑道:“我只说赢了给你解药,又没说给你多少解药,这里面还剩下一丁点,大概能救一个人吧。”

我握紧拳头:“你居然也好意思顶着‘赌圣’的名号!这种小孩子耍赖一样的伎俩,你也使得出来?”

赌圣掏出一根雪茄,指指黄小桃:“那位黄小姐刚刚说过,法不禁止即自由,我的规则里哪一个字说要给你足够救下所有人的解药?”

黄小桃立即回敬:“只要宋阳赢下这三关,能拿到救他们的解药……这句话难道不是你亲口说的?”

“是吗,你有证据吗?”

他这种无赖态度气得我咬牙切齿,刀神说的一点没错,此人虽然号称赌圣,却心胸狭窄,赢的时候假装豪迈,输的时候立显小气。

刀神前一步:“赌圣,玩这种无聊的把戏有意思吗?”

“有意思,当然有意思喽,没什么看着你们走投无路更有意思的了,哈哈哈哈!”赌圣哈哈大笑。

“如果你害死这些人,你觉得我还会和你进行终极对决吗?刚刚的试只是热身,你真正期待的是你我之间的较量,赌命的较量,与之相,那帮宾客的性命算得了什么?你一直以来不是经常说愿赌服输吗?一个名冠四海的赌圣,肯定不会没有这种胸襟吧。”刀神开口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