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这番话,近乎于在劝一个叛逆的孩子。!

没想到赌圣竟然吃这一套,他挥挥手道:“算了,我宽宏大量地不计较了,给他们注射解药吧……”

保镖们拉开门往外走,我们来到舰桥,看见服务生纷纷给倒地的宾客注射解毒剂,人们相继苏醒,他们昏迷了半小时,对之前的记忆很模糊。

我松了口气,突然想起另一件事,我哼着刚刚楠楠唱的歌:“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黄小桃低声问我:“在念叨什么?”

我猛然抬头,楠楠唱的歌里,“外”、“古”、“天”三个字被咬得很重,她会不会在传递什么暗号呢?难道是数字315!

楠楠是我最见过的最聪明的小女孩,我认定315号房间里一定有什么,很可能她在里面。

这时宾客已经全部解毒完毕,被保镖带到底层去休息。随后有人搬来一张大赌桌,保镖们请我们过去,从舰桥下去的楼梯很窄,保镖走在前面,趁此机会我低声对其它人说:“楠楠在315房间里,六道狂厨可能也在那里。”

刀神不动声色地道:“一会见机行事,赌圣由我拖住。”

他在下面将无线电交给我,黄小桃递个眼色要过无线电,然而借着我们身体的掩护打开,用手指在对讲机敲打,看那节奏似乎是摩斯密码。

稍后,我们来到赌桌前,赌圣在两名性感美女的簇拥下走出来,坐在赌桌一端:“老朋友,玩二十一点吧!”

刀神也落座,问道:“怎么个玩法呢?”

两名保镖来到两人身边,各自给了一堆筹码,大约有一万美金的样子,赌圣毫不在意的道:“像我们以前玩的一样,直到一方输光所有筹码,输掉的一方……”

赌圣拍拍手,服务生推来一辆小车,面放着一副沉重的脚镣,赌圣抽了一口雪茄继续道:“戴这个跳海!”

“看来你这次认真了。”刀神面具下的双眼露出一丝凶光。

“你是唯一击败过我的人,我怎么可能不认真,洗牌吧!”赌圣跟着笑了。

刚刚那名年保镖临时充当荷官开始洗牌,然后推到两人面前,他们各自切了一遍,我用洞幽之瞳捕捉到两人的动作,他们都在以极快的手法出千,把某张牌藏在某个位置。

宋星辰说过,出神入化的赌技其实是功夫,两人的手法确实已经登峰造极,旁人根本没有察觉。

荷官开始轮流发牌,第一轮,赌圣开出黑杰克,赢了刀神五分之一的筹码。

赌圣笑着将筹码拢到自己面前:“老朋友,身手不如从前了嘛,难道是因为左手缺了两根手指?”

“少说风凉话!”刀神冷冷地回敬。

我突然发现海面有光,闪烁节奏似乎带有频率,我在下面戳了一下黄小桃,她回头看去,低声告诉我:“特种部队已经准备好强攻,等我们信号!”

宋星辰暗暗用眼神扫过在场的保镖,和他们腰间的枪,我知道他正在观察局势,随时准备动手。

赌局进入了第二轮,这一次赌圣又毫无悬念地开出黑杰克,刀神将手牌分堆,一平一负,输掉了三分之一筹码。

与此同时,我听见甲板传来脚步声,只见一帮荷枪实弹的黑衣人迅速冲到船舷两侧,将枪口瞄准下面。

我心头一凛,难道他们发现了特种部队的小动作?

这时赌圣冷笑道:“以为我没发现吗?你们的人打算强攻!劝你们别打这种算盘了,我念在旧情的份还愿意和你切磋,狂厨那家伙可我狠多了,逼急了把你们都给炖了吃。”

刀神问道:“堂堂赌圣,竟愿意屈尊于一个厨子之下?”

“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这叫合作!狂厨看似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却一直在暗扩充实力,现在拥有了vip,他不久之后会成为组织最大的势力。”赌圣答道。

“你总是喜欢追随强者!”刀神嘲讽了一句。

“因为我是赌徒,二十年前我还只是组织里替人洗钱的小头目,正是因为我敢赌,不停地拿自己的人生押宝,选择强大的一方站队,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我现在在澳门拥有多少赌场、地产和女人,数都数不过来!倒是你,老朋友,原本你是最有潜力的天王,可是你却放弃了,我真替你感到惋惜!”赌圣感叹道。

“因为我坚持的自己信念,不像你,只会投机取巧。”

赌圣冷笑:“那让我看看有信念的人是怎么死的,最后一轮,我会梭哈!洗牌吧!”

荷官熟练地洗牌,然后交给两人切牌,这一次两人又出了千,赌圣看到明牌后,立即把全部筹码推到桌,喊了一声:“梭哈!”

刀神也全部跟了,我暗暗捏了一把冷汗,这次真的有希望吗?

我站在刀神后面看得很清楚,他的牌,赢面很小!

赌圣笑着揭开第二张牌:“老朋友,你输了,黑杰克。”

二十一点的黑杰克是a,既可以当1也可以当11,赌圣的第一张牌是q,第二张牌如果是黑杰克,是完胜。

但他揭开的却是一张方块5!

刀神冷笑一声道:“看看你手的牌吧!”

赌圣翻过来看,立即瞪大眼睛:“怎么会?明明是黑杰克的。”

“你为什么这么自信,因为你事先安排好了自己的牌,对吗?前两局我故意放水,让你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其实你手有什么牌我一清二楚!因为我换了你的底牌。”

刀神扔出手的三张牌,分别是黑桃4,红心6和一张方块j,他说道:“二十点,我赢了!跳海去吧。”

赌圣气得脸颊通红,把面前的筹码和牌全部扫到地,暴吼一声:“你在出千,我不承认!”

刀神亦站了起来:“世根本不存在极致的赌术,所谓赌术是千术,难道你没有出千?”

赌圣翕动鼻孔,突然从身后掏出一幅镀金的扑克牌,像扇面一样在双手展开,他阴笑道:“我的地盘我说了算,统统去死吧!”

在他扔出扑克牌的瞬间,刀神突然把厚重的赌桌掀起来挡下了攻击,与此同时,保镖们一涌而,宋星辰、梁警官和他们打斗起来。

黄小桃用无线电发出攻击指令,游轮立即两侧传来交火的枪声,回荡在寂静的大海。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