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了摩托艇这一撞,我的肋骨好像断掉几根,钻心地疼,我漂浮在水,距离血鹦鹉大约有十米左右,楠楠不安地喊道:“叔叔!”

其它人正奋力游向我,血鹦鹉发动摩托艇,飞快地接近我,我以为她又要撞我,如果正面挨一下,我必死无疑。手机端

然而在她接近的瞬间却错开了,俯过身将我拽摩托艇,横担在座位,断掉的肋骨扎进了皮肉里,疼得我几乎要昏过去。

摩托艇快速地将其它人甩在身后,一路劈浪斩浪。远远的,我看见澳门的星星灯火,摩托艇没有朝那个方向开,当快要接近岸边时,我看见前方是一处荒凉的码头。

摩托艇停在栈桥边,血鹦鹉跳去,把楠楠抱到桥,然后揭下头套,温和地说道:“在这里乖乖的,姐姐要处理点事情。”

“别相信她!”我叫道。

血鹦鹉冷笑:“也不看看自己的处境!”

她把我拖到栈桥,我全身湿透,加骨折,根本站不起来,爬在地艰难喘息。血鹦鹉猝不及防地一脚跳在我的肚子,把我踢翻过去。

我倒在地,咳出一大口血,血鹦鹉恨声道:“这一下是还你的!”

我看见她那张美丽的脸孔已经因愤怒而扭曲,解释道:“形势所迫,我是不得已。”

“不得已?”血鹦鹉一脚踩在我的胸口,压迫到了断骨,疼得我叫出声。

然后她又朝我踢了一脚:“果然还是杀了你,才解恨!”

“姐姐,不要!”楠楠跑过来说道。

“不许过来。”血鹦鹉凶巴巴的样子把楠楠吓了一跳,然后她掏出一只手枪对准我:“有什么遗言吗?”

我此刻万念俱灰,知道再也无力回天,只能说道:“对不起!”

枪响了,声音震耳欲聋,我感到太阳穴处的皮肤一阵发烫,扭头一看,子弹在旁边的木板射出一个孔。

“我喜欢过你,可是你太让我失望,对待负心男,我从来不会手软。”

我惨笑一声:“你找错人了,我心有所属,动手吧!”

枪声再次响起,可是这一次却不是从血鹦鹉手的枪传来的,她错愕地抬头,我也朝那个方向看去,只见前面一栋漆黑的楼趴着三名狙击手。

刚刚那一发子弹是冲着楠楠来的,但因为楠楠站在血鹦鹉身后,子弹擦着楠楠的肩膀飞过,落在后面。

“混蛋!”血鹦鹉骂了一声,抓起楠楠跑。

失去目标的狙击手转而将枪口对准了我,我站起来拼命跑,突然一声枪响,我感觉肩膀的皮肉一阵火辣辣的烫,低头一看,肩膀被擦出一道血痕。

万幸只是擦伤,不过所谓的擦伤是指子弹从皮肉削出一道沟,我的右半边身子登时被血染红。

前面有一排集装箱,血鹦鹉带着楠楠躲在那里,我迅速跑过去,进入狙击的死角。

四周安静极了,空气里弥漫着杀气,楠楠小声地问:“姐姐,你为什么要打叔叔?”

血鹦鹉笑着抚摸她的脑袋:“因为叔叔背叛过姐姐。”

“哦,原来叔叔是个花心大萝卜!”

我一阵哭笑不得,血鹦鹉也被逗乐了,眼下共同面临的危险,似乎让我们暂时又成了同盟。

血鹦鹉说道:“这个狙击手是老骨头派来的,他不想让vip被任何人得到。”

“买骨人不是已经被……”我一阵错愕。

“你以为他这么容易死了吗?你们干掉的只是替身,有钱人最怕死,他为自己准备了许多替身。”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我感到身体发冷,可能是失血过多,再这样下去我会休克。

起我来,怎么把楠楠从血鹦鹉手抢回来是一个更大的难题。

现在的我孤立无援,打不过血鹦鹉,也离不开这里。

我决定赌一把试试,如果这一招不能奏效,那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楠楠被带走了。

我问道:“你离开楚嫣的时候,她多大?”

血鹦鹉指了指楠楠:“和她差不多大。”

“当初为什么要……”

血鹦鹉扭头看我,冷笑道:“怎么,想感化我?别痴心妄想了。”

我摆摆手:“只是想了解你罢了,你带手机了吗?”

“干嘛?”她不客气地问。

“输入这个址,面有样东西,是给你的。”我报出一个ip地址。

血鹦鹉将信将疑地看着我,掏出一部黑莓手机,输入址。我的心脏在砰砰狂跳,因为那个址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段录音,血鹦鹉点开,楚嫣奄奄一息的声音立即回荡耳畔——

“我一直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我离开的时候,这个世界我出现之前要好一点点,那足够了……谢谢你们!能认识你们,我很幸福。”

“这是!”血鹦鹉瞪大眼睛,手机落在地。

我平静地说道:“楚嫣临死前说的话,我怕手机遗失,所以在保存了一份录音。”

这段话是老幺伪造的,因为我当时并没有录音,但话的内容是真的。我之前左思右想,要如何对付血鹦鹉,她和其它天王都不一样,某些方面她更像刀神,有明显的立场和情感,她的软肋只有一个——楚嫣!

当然,利用这一点来对付她未免有点卑鄙,可是为了夺回楠楠,我只能不择手段。

血鹦鹉大大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我安静地等着,等着这段话在她心发挥作用,过了很久,她声音哽咽地说道:“乖女儿,妈妈会替你完成这个心愿的!”

随即她擦去眼泪:“其实我是替老骨头在找vip。”

我问道:“你和他结盟了?”

“与其说是结盟,倒不如说是我把他迷得五迷三道,我没想到他想杀掉vip。”血鹦鹉抚摸着楠楠的头发:“确实,我已经累了,身心俱疲,这些年来一直在伪装和撒谎,在凶险的世界争夺一席之地,差不多该激流勇退了!眼下七大天王已经死掉四个,倘若再执迷不悟,怕是早晚有一天会死在你手里。”

说完她伸出一只手,抚摸我的脸颊,温柔地问道:“小宋阳,最后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喜欢过我吗?”

我淡淡的答道:“男人喜欢女人,大多是因为外貌和身体,但如果男人爱一个女人,却是用整个心灵。在我的心里,你永远不小桃,所以你失败了。”

“你和那些负心的男人不同,我很满意!”这时远处响起了螺旋桨的轰鸣声,血鹦鹉娇媚一笑:“你的同伴已经来了,乖乖等待救援吧!下次见面,我将不再是血鹦鹉。”

“后会有期。”我点了点头。

血鹦鹉消失在夜色里,空气里留下她身淡淡的体香,我疲惫地靠在集装箱,静静的看着两架直升机在头顶飞掠而过,同时巨大的喇叭声响起。

“非法武装请注意,请立刻弃械投降!”

“二次警告,请立刻弃械投降!”

“开火!”下一秒,炽热的弹幕划破夜空,直接将屋顶的三名狙击手打的血肉破碎,数名特种部队队员顺着直升机绳索滑下,将我守护在了间……

这段危险的澳门之行终于结束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