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事件结束后,楠楠把景王爷的所有帐户告诉了我们,政府将这些帐户暂时冻结,之后将全部用于慈善投放。

之后在公安厅的帮助下,楠楠和高千绝被送到了另一个国家隐姓埋名的生活,具体地点连我们都不知道,这也是为了保障他们的安全。

高千绝有一笔存款,两人的生活应该不成问题。对于他而言,楠楠像自己的女儿一样,而楠楠也一直视他为父亲般的存在,希望这个小女孩从此能够健康地成长吧!

澳门方面,对这次两地警方联手打击恐怖分子的行动大加赞赏,同时惊叹国驻澳部队的实力,认为在祖国的怀抱下,澳门必将成为亚洲最安全城市。

孙老虎的遗体被我们带回南江市安葬,公安部当天颁发了一枚英烈勋章,和他的骨灰盒一起下葬。

葬礼当天,王援朝、黄小桃都穿了警官制服,在长长一队警察的护送下,孙老虎覆盖着党旗的骨灰盒被放进墓穴,气氛一片庄重肃穆。孙冰心一直在哭,我轻声安慰她道:“别太难过了!”

黄小桃走到墓穴前,把手里的一束秋菊放下,抓起一捧土撒在骨灰盒,说:“孙头,一路走好,特案组绝不会辜负你!”

然后王援朝来到墓前,拧开酒壶朝墓穴里撒酒,抓起一捧土道:“孙哥,真想再和你好好喝一杯!”

接着是我,我来到墓穴前,看着墓碑孙老虎爽朗的笑脸,我心怅然若失。他对我来说像亲人一样,突然离去让我有点不敢相信,但生命是这么脆弱,选择这条路的我们,随时都会与亲人朋友阴阳两隔。

黄小桃、王援朝、宋星辰、我、孙冰心,我们在和这个世界最危险的罪犯团伙打交道,也许下一次,这冰冷的墓穴里躺着的是我们的一人。

但我并不后悔,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要能让这个国家太平,付出生命又算什么。

我把一个古色古香的酒盅放在墓穴里,这是爷爷以前最爱用的东西,我一直保存着。我有千言万语梗在喉咙,然而对着墓碑的照片却又说不出口,只说了一句:“孙叔叔,我会把冰心当亲妹妹一样照顾的,安心去吧!”

我们每个人为孙老虎献了一捧土,渐渐那个黑色的小盒子被泥土掩盖,队伍最后出现一个穿着黑风衣的人,他跪在灵前哭道:“老孙,你怎么这么走了?”

一些警官认出来他,惊讶地说:“程厅长!”

程厅长祭奠过之后,站起来默默走到队伍末尾,他是以私人身份赶来的,并不想惊动我们,打扰孙老虎的葬礼。

仪式结束之后,程厅长和我聊了几句,寒暄之后,他感慨一声:“宋阳,你知道吗?其实本来能当厅长的,是老孙,而不是我。”

我问道:“他放弃了?”

“不,他曾经犯过一个错,唉,人都死了,说这些也没意思!”

程厅长叹息一声离开了。

我在澳门受了些伤,最严重的是肋骨三处骨折,医生给我包了一层固定带,叮嘱我最近要多休息,不要有大动作。

我现在身有许多伤疤,每一道都是一段惊心动魄的遭遇。看着它们我总是很感慨,伤痕是男人的勋章,以前听这句话没什么感触,还觉得有点矫情,自己亲身经历过才深有体会。

此时年关将近,马圣诞节也要来了,王大力的店在搞年末大酬宾,客人络绎不绝,我回去的时候看见他戴着圣诞帽,正站在门口招呼客人,忙得红光满面。

看见这幕情景,我心生起一股暖意,每次在外面奔波之后回到这里,像回家一样,我前恭喜道:“王老板日进斗金啊!”

王大力看见我一愣,喜出望外的大叫:“阳子,你可算回来了,没有你在的日子知道我多寂寞嘛!走走,吃饭。”

我摆摆手:“吃啥饭,我又不是客人,看你忙不过来了吧,我来帮忙吧!”

我也戴圣诞帽帮忙招呼客人,最近又进了一不少新货,感觉我的业务能力又下降了一大截,还好有店员和王大力在旁提醒。

这天忙完,我跟王大力都累趴了,他执意要拉我去吃顿好的,我问他洛优优呢,王大力道:“马要考试了,忙着复习呢!”

我笑笑:“你们没分手好。”

“卧槽,你咒我?”王大力翻着白眼。

我随便挑了一家饭店,吃饭倒是次要,我把这次发生的事情,主要是孙老虎的去世告诉了王大力,王大力震惊得筷子都掉了:“那冰心妹妹怎么办?”

“她母亲早再婚了,也不可能跟母亲,现在一个人住吧。”我叹息道。

“突然之间成了孤儿,太可怜了!”

经历过亲人去世的我,对此深有体会,那种物是人非的孤独感,真的会让人伤心欲绝。爷爷去世之后几个月,每当我看着他坐过的椅子,用过的烟斗,还是他养的盆栽慢慢枯死,心真是说不出的难过。

王大力突然拍案而起:“那我们现在去看看她吧!买点东西,对了,她没吃饭吧,带饭去。”

我诧异道:“现在?”

“卧槽,我白天哪有时间!”

于是我们买了些孙冰心喜欢吃的食物,去了她家,没想到我在楼下看到了黄小桃的车,当我们来到屋门前时,听见里面传来呜呜的哭声。

王大力和我相互看了一眼,他有点怯场,问道:“要不要进去?”

“来都来了,进去吧!”

我敲开门,原来黄小桃晚把孙冰心送回来,孙冰心回到空荡荡的家,桌还有孙老虎看过没有收起来的书,她睹物思人,又伤心起来,刚刚黄小桃正在安慰她。

王大力十分尴尬地说了几句节哀顺变的话,我知道这种场面,用不着帮什么忙,有陪伴足够了。

这天晚我们陪孙冰心到很晚,黄小桃索性留下来过夜了。

之后几天,只要一有空我们轮流来孙冰心家,给她做顿饭,陪她看看电视,或者陪她玩玩桌牌游戏。圣诞节这天,特案组成员不约而同地拿着礼物,来孙冰心家里开了一场小型派对,在大家的祝福声,久违的天真笑容又重回孙冰心脸,让我越发体会到,我们是一个情同手足的小团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